半欢半爱

3

蓝白色2017-3-7 12:49:37Ctrl+D 收藏本站

    3、第3章

    炎凉试了几次都没能抽回手,这个男人看似姿态慵懒,实则力气极大,炎凉无论如何也撼动不了,最终只能怒目相视:“放手。”

    他却只是微微一笑:“撒起泼来可就不漂亮了。”

    “不关你事。”

    “你破坏了我之前对你的美好印象,怎么不关我事?”

    这男人说得十分真挚,倒是与他周身散发出的疏离气场不大相配了。炎凉一时语塞,依稀能听见有别的脚步声在靠近,她还是顾及着面子的,反抗的力气不由得收了,这个男人有所察觉,这才慢条斯理地松了手。

    脚步声越来越近,炎凉抬眼见来人是周程,不由得垂下眼,牙齿也咬得越发紧了。

    周程一走进电梯间就看到正僵持着的这三人,脚下微微一顿,似有短暂的权衡,之后才走到他们面前:“蒋先生,我送你下楼。”

    男人闻言看向周程。

    这似乎才是这个陌生男人该有的样子,淡然的,冷漠的,以至于让人感到一丝轻蔑的:“不用,谢谢。”

    话音落下,电梯也正好到了,他抬步走进,却在中途驻足回头。

    他看向炎凉的目光,令人莫名的心生忌惮。

    “泼辣的小姐,再会。”

    炎凉控制不住剜他一眼。

    此刻的徐子青看向炎凉,笑得这般体贴入微:“炎凉,你不是要走么?把汤给我吧,我带进去给爸。”

    炎凉冷冷看她一眼,扭头朝病房走去。

    徐子青留在原地,无奈地朝周程耸耸肩。

    周程也拿炎凉的古怪个性没法子,只能拍拍徐子青的肩以示安慰,却不知徐子青全程都在用余光瞥着电梯方向,直到电梯门合上了,才带着异样的神采问周程:“他是谁?”

    “……”

    “……”

    “蒋彧南。”

    徐子青当即愣了。

    即将拐出电梯间的炎凉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迅疾的脚步也猛地停了。

    蒋彧南……

    他竟然就是蒋彧南。

    炎凉对这个名字一点也不陌生。

    之前蒋彧南任职某国际品牌亚太区经理时,风光一时无两,三年内地区业绩提升一倍,开创的专门针对亚洲肤质的副线品牌更是广受欢迎,成为总公司的又一摇钱树。

    老爷子有意挖角他来出任ceo?

    炎母很快听闻了消息,当晚在家里吃饭时,就十分焦急地询问炎凉此时的详情。

    炎凉埋头吃饭,不愿抬头,只含糊地说:“我只知道他今天特意去医院探望了老爷子,其他的一概不知。”

    炎母饭都吃不下了:“要真是这样,那你怎么斗得过他?”

    “对公司的未来的来说,这是个明智决定。我觉得挺好。”

    炎凉此番态度使得炎母当即把筷子往桌上用力一搁,“啪”的一声,格外响亮。

    “你这什么态度?你爸架空你的既得利益,你怎么一点都不急?”

    炎凉低着头努努嘴,明里不敢反驳。

    炎母见自己苦口婆心说了这么多,女儿却一点都不上心的样子,只得端端督促:“总之,下周一的临时股东大会,我会让你陈叔带着你去,你一定要反对这个决议。”

    “……”

    “听到没有?”

    炎凉脑中无端浮现出一双鹰般锋利的眼睛,她努力挥去这幅画面,放下筷子起身:“我吃饱了。”

    炎凉就这样带着这种复杂心情参加几日后的股东大会。

    为了老爷子的这一决定,股东们吵得不可开交,有赞成,更多的是反对,深怕蒋彧南的出现打破公司内部的亲族体系,坏了自己的既得利益。

    也有人还在观望:“蒋彧南还没有答应徐总的邀请,一切都还言之过早。”

    陈叔一直是坚决反对的一方。而这次的股东大会,实则是持反对态度的股东们私下一聚,讨论如何阻止此事成真。

    陈叔正好把意见引到炎凉身上,问:“炎凉,你觉得呢?”

    公司的老臣子们都是看着炎凉长大的,一直都当她是继承公司的最正统人选,一时间目光齐刷刷看向炎凉。

    炎凉夹在自己的意愿和母亲的旨意之间,进退两难:“我……”

    话音未落,会议室的大门突然大开——

    开门声令一室的人全狐疑地扭头看去。

    只见徐子青推着轮椅走了进来,轮椅上坐着气色还算不错的徐晋夫。

    炎凉也很诧异,站了起来:“爸。”

    徐子青将轮椅推到主席座的位置,徐晋夫环顾四周,慢慢开腔:“见到我出现,各位是不是很惊讶?”

    徐晋夫现今有些口齿不清,但意识看似十分清醒。

    股东们当下表情各异,各怀鬼胎,但没有一个人敢做声。

    徐晋夫的目光在会议桌边巡查了一轮,最终失望至极地定格在炎凉身上:“我还没死呢,你们就能瞒着我召开股东大会了。那等到哪一天我真的死了,岂不是我的公司都要被你们瓜分一尽?”

    徐晋夫即使经历一场大病,依旧十分震得住场,听得众人脸色均是一阵发白。听徐晋夫说:“会议结束了,你们都可以走了。”在座的几位股东经过几番面面相觑,都拿着东西起身,灰头土脸的离开。

    炎凉刚起身,还未离座,又听父亲补充道:“炎凉,你留下。”

    ***

    终于会议室内只剩下炎凉与徐晋夫,以及,徐子青。

    “你太让我失望了。”

    炎凉瞥一眼站在父亲身后的徐子青,再看自己父亲对自己的一脸鄙夷,既无奈又生气:“我根本就没打算参与……”

    徐子青却在这时打断炎凉:“你就少说一句吧,别再惹爸生气了。”

    这么说完之后,仍不给炎凉开口的机会,转眼就给徐晋夫倒了杯水放在桌上,似要平息他的愠怒:“爸你别生气,炎凉还小,估计被伯伯们撺掇了几句,怕自身的利益受损才……”

    很显然,徐子青的话适得其反——

    徐晋夫手臂一挥,愣是打翻了水杯。

    滚烫的水,炎凉当即被泼了一身。

    炎凉头一回如此钦佩自己这位同父异母的姐姐,竟然提前准备了这杯滚烫的水给她……

    “年轻不是借口!你为什么不能学学你姐……”

    炎凉低头看看自己,白色的衣裤已被水浸润得半透。她自己都诧异,自己竟还笑得出来:“你从来都是不听我解释就给我治罪,我已经习惯了。”

    说完调头就走。

    她走出会议室,能感觉到周围的人都在窥伺,窥伺她的狼狈。

    炎凉抚着额快速朝电梯走去,水凉透了衣襟,滚烫。心口却是越来越凉,凉的她透不过起来。

    你太让我失望了……

    耳边回响起徐晋夫的这句话,炎凉嚯地抬头。

    她这一抬头,驻足在她周围看热闹的人们被撞破,纷纷闪避开目光。

    此时的她,手臂烫的通红,衣服裤子都湿了,内衣清晰可见……炎凉突然被一股强大的无助感笼罩,不知如何是好。

    炎凉就这样被钉在原地。

    周围的热闹衬得她越发渺小。

    是啊,她该去哪儿。

    突然,肩头一重。

    有什么东西披在了她肩上——

    炎凉猛地醒过神来,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竟被披上了一件西装。

    她还未来得及抬头,一只手搭在了她另一边肩头,牢牢揽着她,穿过众人的目光,走进电梯。

    平缓下行的电梯。

    只有两个人的电梯。

    炎凉偏头看,光可鉴人的电梯壁,映衬着身旁这个男人坚毅的侧脸。

    “蒋、彧、南?”

    闻言,男人偏头回视。

    他的笑很淡,但是直直映在了炎凉眼里。

    他是那样云淡风轻,又那样志在必得地看着她:“既然你已经知道我叫什么了,那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你的名字?”

    炎凉默默看着这个今天解救了她的人,也是引起这些祸端的人,一时不知自己该不该回答。

    ***

    犹豫许久她才开腔:“炎凉。”

    话音落下的同时,这个男人竟严肃地审视起她的脸来,炎凉被看得十分不自在,他却是忽的似笑非笑地一扬眉梢:“原来是徐家脾气火爆的二小姐。”

    此人的这副表情看得人想要磨牙霍霍,炎凉“呵”了一声,似冷哼又似苦笑,她低头看看自己,“你看我现在这副挫样,明显都已经被人欺负到头顶上了,哪点像是脾气火爆?”

    这女人的这番自嘲,引得蒋彧南深究似的眯起了眼打量她:“可我一点也看不出你在伤心。”

    “还没到伤心的时候。”

    电梯“叮”的一声抵达地下停车场。炎凉深深吸了口气,脱下西装还给他:“你来我们公司应该是有正事要谈吧,就不麻烦你了。”

    说完就要走出电梯。

    可这时,一只手自后扣住了她肩头。

    炎凉回头,见他用下巴点了点她手臂上的红痕:“你有必要去趟医院。”

    炎凉笑了下:“我现在还分不清你是敌是友,想必你也是。所以,目前为止你还不必费心思来拉拢我。”

    听她这么说,蒋彧南忽的双眉一皱,但很快眉心就舒展开来,恢复一贯的浅淡笑容:“男人对漂亮女人献殷勤是种本能,炎小姐,别对自己这么没自信。”

    能把一句揶揄说得这么委婉,炎凉倒是挺佩服他这点,可她来不及回敬他些什么,电梯门已经应声合上,表情懒懒目光锐利的男人消失在门后。

    炎凉看看手表,即将10点。

    她的车就停在不远,炎凉找到自己的车,倚着车身蹲下。她正思考接下来该这么做,很不巧的她的电话响了。

    看号码,是徐子青来电。炎凉正要挂断,却中途改了主意,按下接听键。

    “炎凉,你现在在哪?”

    徐子青语带满满关切,兴许正当着徐晋夫的面打这通慰问电话,炎凉沉默地听她继续演:“我让司机送你回家,剩下的事我来处理,你就别生爸的气了,好么?”

    “徐子青。”炎凉冷冷打断她。

    电话两端都沉默了片刻,炎凉这才笑一笑,说:“不是只有你会装可怜的。”

    说完不等徐子青反应,她已挂断电话。下一秒,不远处响起周程那满带诧异的声音:“炎凉?!

    炎凉扭头一看,周程就站在自己车前。

    “你蹲这儿干嘛?”周程满脸不解。

    炎凉摇着头低声说:“没事……”

    见她蹲在那儿迟迟不动,周程上前拉起她,立即看清她衣服上的水渍和手臂的红肿:“怎么回事?”

    炎凉这才眼泛泪光硬笑起来:“真的没事。”

    周程像是真的气着了,侧脸绷得很紧,不由分说拉起她调头就朝他的车走去:“我送你去医院。”

    “你不是10点上班吗?”

    “你都这样了我还有什么心情上班?”

    炎凉这才依从着,跟着他上了车。

    周程启动车子,一手握方向盘,另一手抽了纸巾给她:“你真的吓到我了。”

    “怎么?”

    “我起码十几年没见你哭过鼻子。说吧,到底怎么了?”

    ***

    这一天炎凉没回大宅,打算在自己的小公寓里住一晚。却迎来了不速之客。

    透过门上的猫眼看到站在外头的徐子青,炎凉思索片刻,还是开了门。

    徐子青看看她手臂上贴着的烫伤药膏,再看看她手里拿着的红酒杯:“挺有情调啊,躲这儿自斟自饮来了。”

    炎凉懒得理她。

    “不请我进去坐坐?”

    炎凉呷一口酒,堵着门口不退后半步,勾一勾嘴角笑得不甚明显:“我刚请阿姨打扫了房子,不想让脏东西进门,有事在门外说。”

    徐子青脸一白。

    “行,那我就直说了,反正我也不是来找你叙旧的。”徐子青深呼吸一口气,炎凉倒是很少看到她这般为难的样子,听她说道:“你到底跟周程说了什么,他竟然跑去爸那儿替你求情,要知道爸原本都打算让你去底下分公司先改改脾气再调回来。”

    炎凉这回倒是真的笑开了:“怎么?徐女神当心自己地位不保了?”

    徐子青咬牙,又松开牙齿,面上表情调整好了,才继续:“我知道来你这儿免不了被你羞辱的,你以为我会在乎你对我的这点言语伤害?”

    炎凉静心欣赏了一番她隐忍不发的样子,才慢悠悠地接话:“我只是突然发现男人都很吃你这一套,当然要向你学习学习才行。”

    “你这话什么……”

    炎凉没工夫再跟她闲扯,断了她的话,自行说道:“慢走。不送。”

    下一秒已“砰”地关上门。慢悠悠踱回房间,继续一边喝酒一边看文件。

    周程给她的资料横跨今年和去年总共五个季度,徐氏的经营不善已经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公司成立之初为公司招揽了无数客源的传统系列“雅颜”几乎已被弃置,这两年开发的新品市场反响又平平,再这样乱投钱盲目开发新品,只会让情况更糟糕。

    资料很多,小型吧台都被堆满,她今天惹了父亲,估计这几天都不能去公司,正好躲在这小天地里查资料,白天再去市里的各大专柜看看情况。

    熬夜到三点才睡下的炎凉并没有想到,第二天一早,父亲的秘书就打电话吵醒了她:“二小姐,你父亲让你今天来公司上班。”

    炎凉揉着惺忪睡眼,一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不得不重复一遍:“刘秘书,你是说……今天?”

    “对,你父亲已给你安排正式职位。9点准时上班。”

    炎凉带着问号摸索着爬起床,看一眼床边的闹钟——8点半!

    这回是彻底清醒了,赤脚奔去洗漱。

    可再怎么赶,她还是迟到了。

    10点过5分炎凉才到公司,到公司顶楼时,刘秘书已经等她多时,“快进去吧。”

    炎凉整理整理衣领,顺着刘秘书所指方向进了ceo室。

    还没进门她就愣了——

    刘秘书跟在她身后见她停在门口,不得不催促:“怎么不进去?已经等你很久了。”

    炎凉的眼睛黏在门上的那块写着名字的铭牌上:“这牌子什么时候换的?”

    “新任ceo昨天答应你父亲的邀请,我们当即请人重新布置了这里。”

    炎凉似乎明白了什么,可是又似乎更糊涂了:“那……”

    刘秘书已经等不及,替她推开了门。

    炎凉当即从门缝看到背门而立的一个侧影。

    那个侧影听见了动静,分明就要回过头来。炎凉有些不可置信:“那找我来做什么?”

    “ceo新上任,缺一位协理。”

    刘秘书的话令炎凉刹那间无言以对。

    作者有话要说:我换上改名强迫症了,想到个名字《芳心终结者》,如何?(莫鄙视╮╭)

    看到留言有筒子怕太虐,放心哈,在此声明,此文道路虽曲折,但前途光明

    另:继续鞭策霸王浮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