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5

蓝白色2017-3-7 12:50:27Ctrl+D 收藏本站

    炎凉顶着这样一副头发蓬乱、脸上留着残妆的样子,从办公室一路走出去,引来不少人侧目,她冷着脸装视而不见,心里却早已骂了蒋彧南千遍万遍。

    幸好电梯直达一楼,二人出了大堂,直接上了候在大门口的轿车。

    司机发动车子。

    炎凉这才发现除了司机,车里还坐着个人。很明显对方一眼就认出了她:“炎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炎凉一时没答话,对方轻车熟路地自报家门:“炎小姐估计不记得了,我曾替蒋总送还过你一副眼镜。敝姓李。”

    炎凉跟这新上任的首席秘书寒暄了两句,随后掏出手机准备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备,一上车就开始检查她“作业”的蒋彧南突然开口打断:“为什么没有对销售渠道的分析?”

    被这么一问,炎凉愣了一下,才把手机揣回包里,思绪调回到工作频道:“您只让我分析产品线。”

    “产品线和销售线从来都是一体的,哪些产品在哪些渠道卖得好,哪些产品需要改变销售路子,这些对生产供应链都有影响。”

    炎凉忍住回嘴的冲动,咬着牙说:“对不起是我疏忽了。”

    这个该死的男人似乎对她这态度挺满意,放下文件宽厚道:“这次出差回来之后再补上。”

    被大挫锐气的炎凉霍霍转头看向窗外,再多对视一眼,炎凉都怕自己要忍不住给他一拳。

    很快车子停在一栋酒店式公寓前。

    蒋彧南率先开门下车。

    炎凉之前刻意避忌坐了副驾驶位,听见蒋彧南下车的动静,她正好重新摸出手机拨打家里的电话。

    可她还没来得及拨号,副驾驶这边的车门突然被人拉开。

    车门大敞,炎凉看着笔挺地杵在门边的蒋彧南,这才领悟过来他是在等自己,忙说:“我待会去机场再洗漱。”

    这个男人说“不”的方式就是直接伸手将她拉下车。简单快捷,不给人回绝的余地。

    电梯很快载着二人直达住户层。

    开门进屋之后,炎凉本能地环顾四周,开放式厨房没有一点油烟的迹象,到处都是纤尘不染的,要么是勤打扫,要么是根本就不常住。

    炎凉从各式豪华而无人情味的家具上收回视线的同时,猛地一惊——

    “你干嘛?!”

    蒋彧南闻言,手上的动作一顿。

    相对于炎凉的大惊小怪,他只是十分冷淡的偏头乜了她一眼,然后继续,拽下领带丢在沙发上。

    这番平淡无奇的态度衬得炎凉一惊一乍的反应分外小家子气,可炎凉并不想欣赏他的脱衣秀,在他解开第一粒衬衫纽扣之前扭头离开客厅,自己去找洗手间。

    蒋彧南解着纽扣头也不抬地提示道:“进卧室,右拐到底就是洗手间。”

    洗手台上摆着全新未开封的洗漱用品,和酒店的布置如出一辙,炎凉感叹道,这果然是间没有半点人气儿的房子,拆了包装,倒水刷牙。

    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炎凉很气馁。却不知道自己因何而气馁。她摇摇头,抓紧时间漱完口,粗略地洗把脸,不再想别的。

    然而一抬头,炎凉就从镜子的折射中看到了站在门边的蒋彧南。炎凉一脸的水,视线也模糊着,可她总觉得自己看到这个男人非同寻常的目光。

    与其说这种目光是极其勾人的,不如说是极其吓人的。

    炎凉顺手拿下杆子上的毛巾抹了把脸,这就准备走出洗手间。

    洗手间的门并不宽敞,这么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又分毫不让地站在那儿,炎凉只能侧着身挪出去。

    如此之近,她闻得到他身上残留的咖啡味道。

    此人冷眼看着炎凉的局促,看够了,这才走进洗手间,让出门边的空间:“我冲个澡。”

    炎凉背对着站在那儿,听到花洒开始放水的声音,她抬腕看一眼手表,正要开口让他别磨蹭,转念一想,自己老板都不怕错过班机,她急个什么劲?于是二话不说地朝外走。

    蒋彧南突然命令道:“关门。”

    举手之劳而已,炎凉反身拉上门把。不料门还没关上,耳边又传来一句:“去卧室拿一套我的西装备着。”

    炎凉的手僵在门把上,同时迎来第三句:“打电话叫两份早餐,让他们打包好。”

    炎凉给自己三秒钟时间冷静。

    可她发现自己冷静不了。

    回过神来时炎凉已“砰”地一声甩上门,在这洗手间的密闭空间里,炎凉快步走近,揪住蒋彧南挂在颈项上的毛巾:“别得寸进尺。”

    这个男人似乎生来就没有“生气”这一种情绪,即使现在这番针锋相对,他都是那样一尘不变地浅笑,吃定了她似的:“小狮子发火了?”

    “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以为你是谁?不就是个高级打工仔吗?”

    他眼里居然还是笑意满满:“等你强到足够跟我抗衡的时候,再说这些话不迟。”

    “去跟你的主子说,这工作我不干了!”炎凉骂完就走。

    没走两步就被蒋彧南一手横住挡下去路。

    炎凉从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女人,二话不说,对着他的胳膊张口就咬。听着他“嘶”地倒抽冷气的声音,炎凉简直浑身舒畅,鄙夷地瞅他一眼,格开他的胳膊朝外走。

    她都已经快要走出卧室了,突然被人环臂而来抄起了腰。明显能感觉到此人的手臂肌肉在她腰间猛地收紧,炎凉尖叫了一声,还没反抗就已经被抡到了床边坐下。

    炎凉立马就要站起来,被眼疾手快的蒋彧南扣住双肩,又给按了回去:“想走试试?信不信我把你绑这儿?”

    蒋彧南说这话时,样子几近凶狠了。

    炎凉确实没想到这男人力气能这么大,一时是有点忌惮了,但仍旧死咬着嘴唇不退让半步:“我不是你请的老妈子,没义务服侍你。”

    蒋彧南生平头一次碰见能让他无奈到连连摇头的人。

    “乖乖坐这儿等我。”蒋彧南的手还按在她的肩上,确定她不会再抗争,才转身拉开衣橱,把要穿的衣服一件件扯下衣架。

    蒋彧南换上衣服,打上领带,回头见这女人抱着胳膊置气似的把脸一偏,心念所动,他一步靠近。

    感觉到他猛地欺近,炎凉顺势就要站起来走人,没成想又被他捞住了腰。

    他把胳膊举到她面前,上头的齿痕泛着血印。

    “真属狮子的?”

    他的掌心扣着她的后腰,炎凉把手探向背后想要掰开他的手,没想到就在这时他一用力,瞬间把他揽地更贴近。

    “我是个锱铢必较的人。说吧,咬哪儿好?”他的目光点在她的身体四处,真的像在寻找什么地方好下口。

    最终目光定格在她的唇上。

    这个信号很危险,可不等炎凉条件反射做出些什么,他已经朝她俯低了身体。

    相聚一厘米?

    或者只是半厘米?

    卧室外适时地传来“嘀嗒”一声,那是房卡成功开门的声音。

    这两个人都僵住了。

    随后就是从玄关处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和李秘书的声音:“蒋总,再不出发怕是要赶不上班机了……”

    作者有话要说:亲不到不怪我哦,我允许大家把李秘书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

    大半章都用来调`情了,我有罪……不过还是要弱弱问一句,应该也有喜欢这种调`情调调的筒子的吧?一定要说有啊,否则该作者要伤心断肠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