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12、第 12 章

蓝白色2017-3-7 12:53:23Ctrl+D 收藏本站

    12、第12章

    炎凉忘了是谁说过,聪明的男人从不会强`奸,他们诱`奸。

    这个叫蒋彧南的男人又何止是聪明?

    “我不介意再来一次,好让你晚一点忘记。”

    语罢已轻俯下`身,挺直的鼻尖若有似无地蹭了蹭她的。

    继而是唇,吮一下她的唇瓣,抬眸看看她的反应,继而抬起她的下巴,深入这个吻。手指则顺着她身体的曲线慢慢的一路下滑,最终探进她的腿心,绝对的蜻蜓点水,却也是绝对的撩拨人心。

    炎凉浑身僵硬得不像话,她并非禁不起诱惑的人,但这个男人所表现出的一切,包括含笑的眼,菲薄的唇,品尝她时轻轻滑动的喉结,甚至他的呼吸声……都仿佛在诱哄她:尽情享受这难得的放纵。

    “我……”

    炎凉刚开口就被他以食指抵住了唇。

    紧接着,蒋彧南一矮身就打横抱起了她。

    炎凉慌忙收紧双臂环住他颈项。

    感受到她的紧贴,蒋彧南无声地笑,一路抱着她走进浴室。

    这一折腾又去了将近一个小时,炎凉被这个男人抱出浴缸,回到床上时早已精疲力竭。身后的男人将她搂近胸前,她连哼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躲开。

    裹着被子也不知有没有睡着,炎凉只是觉得一直横亘在她腰上的那股力道离开了,继而迷迷糊糊地听到了什么动静。这时候她有力气睁眼了,就见蒋彧南从外间回来,手里提着件用塑料袋罩好的衣服。

    蒋彧南把衣服搁在床凳上,回身就见这女人正瞪着一双眼睛看着自己。

    “醒了?”

    她只警敏地盯着他。

    “临时给你买了件衣服,尺码应该合适。”蒋彧南来到床边,手指撩一撩她的下巴,低头欲吻,这女人却瞪直了眼推开他的肩,拽紧被角坐起来。

    是真的彻底醒了过来,才会敏捷得就像只松鼠,裹着被子爬到床尾,拿到床凳上的衣服,二话不说扒了塑料袋就把衣服往身上套。

    穿好了衣服才有空看向窗外,此刻外头的夜幕已经有点发白,仿佛能让人嗅到黎明前水雾的清隽。

    床边的蒋彧南始终抱着双臂看着她,眼里的光晦暗不明。相较于他的光明正大,炎凉真觉得自己像个小家子气的贼,心惊胆战地溜出套房,全程当着这个男人的面,深怕他上前阻止。

    破天荒的,她竟然安全地走出了玄关。

    炎凉自己都有点不可思议,反手关上房门的那一刻才放松了下来,背靠门板舒了口气,才找回一贯的自己,踩着细高跟,一路昂首挺胸地快走向电梯间。

    时间太早,炎凉出了酒店,在路边等了许久都没等来一辆出租车,这寒夜已退黎明未至的时刻,气温仍旧偏低,炎凉拢了拢外衣,正低头准备掏手机看时间,不远处车喇叭猛地一声响。

    炎凉惊喜地抬头,看见驶向自己的豪车,立马脸又放了下来。

    继续低头找包里的手机,想要装作视而不见,但车已经停在了她面前,车窗降下,蒋彧南手肘搁在窗棱上,像个爱搭讪陌生女子的老手:“小姐,在等车?”

    “……”

    “我可以顺路搭你一程。”

    炎凉冷冷回:“不用了。”

    他脸色一沉。

    炎凉看见这男人的手移向内把手,以为他这是要下车拎她了,可还没来得及警觉地后退半步,他竟突然十分平静地点了点头,重新升起了车窗。

    车窗升到一半又停了。蒋彧南像是突然想起件事:“对了,你似乎落了一样东西。”

    炎凉不接话,皱着眉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见蒋彧南把手伸向窗外,食指指尖勾着某个小玩意。炎凉刚看清那是一小片蕾丝质地的布料,他已收回手:“我替你保管了。”

    炎凉顿时瞪大了眼:“喂!”

    蒋彧南已经一踩油门,带着她的内裤绝尘而去。

    ***

    炎凉好不容易打到车回家,也只睡了三个小时不到就要起床赶上班。

    整张脸都是虚浮的,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上了几层粉底才遮掉黑眼圈。周一,十点的例会,炎凉9点50到的,刚走出电梯,就看到对面电梯里走出徐子青。

    脸色铁青的两个人。

    炎凉脚步一顿,但很快恢复,举步朝会议室走去,徐子青若要避她,大可以从另一边大门进会议室,可她却选择径直走向炎凉,并堵住炎凉去路。

    炎凉料到她没好话,果然——

    “你好歹也是徐家的二小姐,至于这么快爬到他床上去吗?”徐子青冷斥。

    炎凉扯扯嘴角笑:“我只是做了你想做却做不成的事。”

    她今天的妆容稍显浓艳,玫瑰色的唇微微一启,显得整个人都多了一丝跋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说得徐子青脸色几变。

    仿佛受到了污蔑,徐子青紧紧皱起了眉头:“别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这么随便。”

    炎凉这回真的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低头笑笑,然后破天荒地拍了拍徐子青的肩,劝道:“适当的装装样子可以,装过头那可就让人恶心了。”

    “你……!”

    “我倒是很好奇你接下来会怎么对付我。告诉周程?你现在正避他唯恐不及吧。又或者向爸控诉?那我可要感谢你了,爸现在器重蒋彧南,他真要把我跟蒋彧南凑作堆,你可怎么办?要不干脆印传单发遍整个公司?”

    炎凉说着,甚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恩,这主意不错,不妨考虑下。”

    徐子青被她的话钉在了原地,面无表情的脸孔之下似乎早已在思考众多可能性,炎凉没工夫猜她的花花肠子,绕过她直走。

    走了两步想起件事,炎凉又停下了。

    她回头,徐子青还站在原地,一副走神的样子。

    “蒋彧南让我转告你,请不要有事没事都给他打电话,尤其是……”炎凉刻意一顿,放缓了也加重了语气说,“……私人时间。”

    说这话时,是带着嘲讽的微笑的,尤其是看到徐子青愈加难看的脸色,炎凉倒真有几分开心。可转回头来的刹那,炎凉的脸就垮了下来——

    她竟然已经沦落到要靠一个男人来打击徐子青的地步了,这跟徐子青当初利用周程的行径又有什么两样?

    不由苦笑。给自己两秒钟调适好心情,等真正进了会议室,炎凉已恢复一贯平静脸色。

    “炎小姐,早。”

    炎凉朝刚进门不久的营运总监笑笑:“您早。”

    炎凉与总监一道朝会议桌走去,刚入座就有同事把文件送到他们手里。

    公司与强尼韦尔合作开拓北美市场,开发部早已加快新品研发进度,年底之前,专门针对非黄种人皮肤的彩妆及护肤产品就将陆续上市。

    产品目前已经进行到安全测试阶段,今早的例会主要讨论如何将新品成功推出市场,除了研发部,策划部门、销售部门、广宣部门的经理都将汇报各自工作的进度。

    炎凉刚翻了两页文件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句:“蒋总,早。”

    她捏着文件夹的手一僵,硬是逼自己不抬起头来。然后就听到低了一度的声音回:“早。”

    差三分钟到十点,这三分钟,于炎凉实在是度秒如年。

    她一直翻看文件,一行都没看进去,倒是无关紧要的对话听了个一字不落——

    “蒋总,昨晚酒会您提前走了,李秘书说您身体不适,今天好些了?”

    “好多了。”

    蒋彧南的语调再平和,都有让人听了心头一紧的功力。

    炎凉作势又翻了一页,就听旁坐的总监也加入了对话:“本来媒体等到最后还想要合照呢,结果您和炎小姐都没了踪影,董事长也没按原定的行程出席,媒体差点都闹事了,幸好还有徐经理撑着场面。”

    徐子青谦虚起来,声音真是动听:“那本来就是我的分内事,也要感谢媒体朋友肯卖我这个面子。”

    炎凉还想听徐子青如何悄然应对各种夸赞呢,一声略显突兀的干咳声响起——

    蒋彧南拳头抵唇清了清嗓。瞬间就阻了众人的谈话。

    李秘书深谙蒋彧南任何微小举动的背后含义,当即作势提醒道:“蒋总,十点整了。”

    蒋彧南微颔首:“那会议开始吧。”

    炎凉心里叹:此人实在是摆架子的高手。

    她盖上文件抬起头来,却蓦地怔住——

    蒋彧南正看着她。

    带着**。

    是的,她竟然能在这男人该死的平静的眼中看到一种……似乎要将她拆骨入腹的**。

    耳边是策划部经理的声音:“这是我们宣传方案。事先已经和广宣部门开过会了,这是一致通过的版本。”

    炎凉拿起杯子,以喝水做掩饰,同时强迫自己转头去看正发言的策划经理。却在这时,蒋彧南忽的朝她挑眉。

    这小动作逃过了所有人的眼,偏偏被晚一步移开视线的炎凉捕了个正着。前一秒还在喝水的她猛地被呛到,当即咳嗽起来。

    众人皆愣住。

    蒋彧南的嘴角牵起个隐秘的弧度。

    笑容转瞬即逝,蒋彧南恢复往常的面无表情,问道:“怎么了?还好吧?”

    成为众人目光焦点的炎凉连瞪他都不能,只能压着火气连连摆手:“没事,没事。”

    ***

    各部门倾力合作,为新品的上市铺路,会上通过的策划案也十分精彩,但对炎凉来说,这绝对是她参加过的最糟糕的例会,没有之一。

    宣布散会后,炎凉还坐那儿不动,打算等蒋彧南走了再起身。

    她目送蒋彧南离座,没想到蒋彧南刚走两步就突然被人叫住:“蒋总。”

    叫住蒋彧南的,除了徐子青还能有谁?

    “我待会儿要去医院探望我父亲,他很关心新品研发的事情,要不待会我们一道去医院,由你直接向他说明?”

    蒋彧南思索片刻,吩咐李秘书:“查下我的行程表,什么时段空的出来?”

    李秘书不用查,早背下了:“您待会视察完市内新设的一批vip级专柜之后,到下午1点之前,都可以。”

    徐子青笑道:“那要不就中午吧。去了医院之后我请你吃午饭。”

    “可以。”

    因为行程比较赶,蒋彧南微微颔首表示道别之后即快步朝会议室门口走去,很突然的,蒋彧南脚步一顿。李秘书收步不及,险些撞上去,幸好机敏的偏了偏身,歪到了一旁。

    蒋彧南正好在这时回身,当着徐子青和李秘书的面,朝炎凉勾勾手指。

    一直默不作声地看着自己姐姐演戏的炎凉当下一愣。

    她看不懂蒋彧南的面无表情。

    对他的动作更是没半点领会。

    李秘书却已经了然,赶紧解释道:“炎小姐,蒋总邀您一起去视察vip专柜。”

    邀请?

    如果这是邀请,那绝对是炎凉见过的最高高在上、让人想要咬牙切齿的邀请。

    作者有话要说:不留言的孩纸们太凶猛了,再霸王我我就……

    如图,森森的鄙视乃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