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17

蓝白色2017-3-7 12:55:29Ctrl+D 收藏本站

    路征迅速打量了她一轮,表情已不像片刻前那么严苛,但也客气不到哪儿去:“早就听说徐晋夫家的二女儿不好惹了。果然——”

    看出这个辣气壮的女人不会因此做任何自我检讨,陆征随即转头看向另一旁那位酒已醒了大半的醉汉说:“不好意思张董事,您若不介意,我让助理带您去对面的明庭,衣服送去干洗,很快的。”

    路征口中的张董事这才彻底清醒似的,立马双眼一横,这就要朝炎凉冲过来,却连炎凉的手指头都没碰到就趔趄了一步,险些摔倒。

    眼疾手快的路征当即横臂过去,看似顺手扶了张董事一把,实则是将力道一顺,转眼就挡住了张董事的前路,保了身后那女人的安全——

    “张董气量大,我替这丫头片子谢谢您。”

    路征的助理早就捕捉到了路征递去的眼色,此刻已经候在门边,路征很快就把张董事交到了助理手里,吩咐道:“送张董事过去。”

    如此轻松地就把炎凉惹出的麻烦给摆平了。

    张董事被请走,音乐继续,余下众人该喝的喝、该闹的闹,照旧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但显然,路征并不打算邀炎凉加入。

    “炎小姐,如果我没记错,你今天可不是我的客人。”说着已顺势做了个请她出门的手势。

    炎凉却似乎没有一点不速之客的自觉,态度还十分强硬:“路总,看样子您现在也不是很忙,可否让我占用你几分钟时间?”

    虽是疑问句,可她表情冷硬的就好似在下达命令。

    路征自然不吃这套,几乎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就断然拒绝道:“不好意思,我很忙。”

    “你明明就很有空……”

    看到路征脸上闪过的那一丝不悦,炎凉脑中猛地回响起蒋彧南的耳提面命,当即噤了声。

    咬着牙强忍下驳斥的冲动,一点一点重展笑颜:“不要紧,我可以等派对结束后再找您谈。”

    很显然,路征一点儿也没被说动,但良好的教养令他从不把话说死,只说:“如果你等得住的话。”

    服务生已默默地替炎凉拉开门。

    炎凉看了门边一眼,笑容快要维持不住,但终究是撑住了一脸的伪善,留下一句:“祝你玩得尽兴。”扭头就走。

    一等就等到了凌晨两点。

    炎凉打着瞌睡坐在大堂的沙发上,不时看见自家的经销商喝的酩酊大醉,被服务生搀扶着走出来。自然也有还算清醒的经销商穿过大堂时,见她还在这儿,诧异地上前打招呼:“炎总?”

    “……”

    “你怎么坐这儿?”

    可想而知炎凉有多尴尬。

    只能咬着牙继续等。实在困了,也只能枕着沙发背眯下眼,不敢放任自己睡着。

    一众合作伙伴嗨到凌晨三点才结束,路征最后一个离开,尽够了地主之宜,却已是一身倦意,扯着领带穿过大堂。

    他的车已停在旋转门外,服务生也候在门边,准备把车钥匙给他。路征却在这时停下脚步。之前行走匆匆,他只用余光瞥见沙发那儿窝着个人,这回定睛望去——果然是那个臭脾气的炎小姐。

    ***

    炎凉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拍她的脸。

    她启开一条眼缝,眼前一片模糊,似乎有个人站在她身前,她想要睁眼细看,可转眼就败给了困意,想也没想,对这扰人清梦的人士竖了竖中指,转个身继续睡。

    路征直到看到她拿后脑勺对着自己,才反应过来:她确实是对自己竖了中指。

    他略带错愕的笑起来。

    为了叫醒她,路征原本是微微俯下`身的,见她睡得如此香甜,丝毫没有回身的意思,路征只得直起身子,转身欲走。

    可步子还没迈出去,却已是无来由的心念一动,路征定住片刻之后,返杀接坐进了一旁的单人沙发中。

    看一眼睡得无知无觉的她,仰头靠向沙发背,也闭上了眼。

    有他路征在,便无人敢打搅,凌晨三点半就该结束营业的夜场,静静地开到了七点,直到炎凉猛地醒过来——

    睁开眼的那一刹那,炎凉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完了!

    自己睡了多久?关于这个问题,炎凉毫无头绪。

    她不确定周围明亮的光线是来自清晨的阳光,还是夜场的灯光;更不确定这个唯一能与路征面谈的机会,是否已经被自己睡掉了。

    炎凉愤懑地一拍额头,抱着一半的沮丧和一半的懊恼从沙发上坐起。果然,此时已是清晨——

    在沙发上窝了一晚,不亚于宿醉后醒来,脖颈酸痛,脑袋发胀,炎凉狠狠地把头发往后一拨,闭着眼睛靠向沙发背:“holy**!”

    “一大早就爆粗口可不是个好习惯。”

    炎凉蓦地僵住。

    竟有人接话?而且这声音……

    炎凉嚯地睁开眼——

    路征、竟然、就坐在她身旁。

    ***

    一时之间,炎凉真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面对。

    沉默间,他微微一敛眸,示意性地抬腕看表,提醒她:“你还有……五分钟时间。”

    音色徐徐的一句话,效果却不亚于醍醐灌顶,炎凉三魂七魄全在瞬间就被惊醒。她立即坐直了,正色道:“那我长话短说,我想争犬雅颜’在贵集团旗下的连锁百货和商业广场设柜的权利。”

    还真够“长话短说”的,一点迂回都没有,新人的孤勇姿态靠这一句话就已展露无遗。路征自然也不拐弯抹角了:“不好意思,想要在明庭设柜,‘雅颜’的级别还不够。”

    炎凉早料到他会这么说,立即拿过自己的包,从里头取出一份文件:“这是我们的策划书和专门针对明庭做的分析数据。”

    路征看着她递到自己面前的文件,似有犹豫,但最终还是接了过来。

    一边翻看一边听她继续道:“‘雅颜’确实是个老品牌,但我们这次打的旗号就是‘经典护肤系’,完全是把‘雅颜’当一个具有巨大潜力的新品牌在做。其中就包括‘雅颜’进行全新的定位和包装。资金支持、产品研发、广告投入、业内造势……在这些方面,‘雅颜’和徐氏旗下的其他大牌获得的绝对是同等的待遇。等到明年,路总你和其他品牌谈专柜的续约问题,那时的‘雅颜’已经绝对够级别在明庭设柜。当然了,入驻费用,我们绝对是毫不吝啬的。而且……”

    她还要继续说下去,路征却是在这时默默点了点头,随后合上了文件。这是一个饱含深意的动作,炎凉看着,不由噤了声。

    他是被说动了?

    炎凉倒是觉得一次性成功的希望渺茫,果然,他笑着说:“你在许我一个美好未来,可如果我现在就答应你,到时候‘雅颜’的复出却不尽如人意,我岂不是做了冤大头?”

    虽说早已料到他会回绝,但真的亲耳听到此话,炎凉仍旧无法平衡心态:“按照你们明庭的规矩,都是头一年就和品牌谈好后五年的设柜合同,如果我明年再找你谈,五年后‘雅颜’才能入驻明庭。我等不起。”

    路征自有思量,直接忽略她打的同情牌:“说实话,你说的这些,真实度有待证实。如果徐氏真的重视‘雅颜’,你们蒋总自然会亲自来找我谈,哪里还轮得到你?我虽钦佩你的执着,但是论到专业素养,你与你们总裁,明显不在一个段位上。”

    此话虽无恶意,可听着总归是心里不舒服的,炎凉沉默的工夫全用来自我调节了,可当她正欲张口、重新扮演起低声下气的角色时,路征轻巧的一句:“五分钟到了。”就彻底地结束了这次的对谈。

    这个男人坐这儿陪她一晚,却是说走就走,炎凉看着他朝旋转门走去的背影,扬声说:“放心吧路总,‘雅颜’这个项目有任何进展,我都会第一时间造访你的。”

    言下之意十分明显:炎凉已打定主意将死缠烂打进行到底。

    作者有话要说:好开心,上章霸王少了留言多了,看来必须再次大吼一声了:明晚继续!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