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18

蓝白色2017-3-7 12:55:54Ctrl+D 收藏本站

    炎凉说到做到,“雅颜”这个项目一有进展,她铁定要到路征面前报到。

    路征怕是早已十分纳闷了,这个女人是如此精准地掌握着他的行踪,无论他是刚开完会从公司出来,又或者他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刚下飞机,甚至有时他在私人会所吃个午饭,都能看到这位炎小姐朝自己迎面走来,微笑着递上一份进度书:“路总,请过目。”

    炎凉自然不会把自己找了私家侦探这种事抖出来,经过三番五次的所谓“偶遇”,路征再一次见到她,实在是有点有苦难言了:“炎小姐,我们竟然又见面了……”

    这一次,路征是在集团旗下的高尔夫球场打球,坐着代步车穿过一个小山包时,另一辆代步车远远地朝他迎面开来——

    直到两车即将擦身而过,路征才发现坐在那上头的炎凉。

    这女人似乎也是才发现他,当即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叫司机停车。

    路征也随口吩咐司机:“停车。”

    两车车身交错而停,看到这女人朝自己微笑,路征顿时头痛。

    说出“竟然”二字时,路征刻意加重了语气,明显地表现出了不悦,炎凉却是微笑无虞,睁着眼说瞎话:“那是因为路总和‘雅颜’很有缘分。”

    路征无奈的笑。到底是修了几世的孽缘,才会走到哪儿都能碰到她?

    他猜她下一个动作一定会从包里拿出进度书——像她前几次所做的那样。果然,炎凉说到此处,当即低头从包里拿出最新的进度书,递到路征面前:“路总,这是‘雅颜’在各大电视台的广告投放数据和各省经销商的订单总额,请过目。”

    前几次,路征本着良好的教养,都沉默地接过进度书,象征性地翻几页。可再好的教养,在这三番五次的胡搅蛮缠之下也快要面临崩溃了——路征看也没看就把进度书交给了旁座的助理,郑重地对炎凉说:“炎小姐,放过我,行么?”

    虽说着讨饶的话,但他此时的表情仍是高高在上的,炎凉对此不置可否,依旧是那样不卑不亢的微笑:“路总,不打搅你打球了。咱们下次再见。”

    说完便扭头吩咐司机开车,留路征坐在自己的车里,无奈的摇头。

    ***

    死缠烂打了这么久,收效却甚微,炎凉也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可又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方法,“雅颜”第一个月的销量表出来的当下,她就打电话给私家侦探询问路征行踪。

    也不知是对方手机信号不好,还是其他原因,私家侦探语气有些古怪,结结巴巴的:“他……现在,现在正在明庭酒店一号……一号店顶楼的旋转餐厅吃午饭。”

    炎凉也没多想,说:“我马上过去。”随后就挂了电话。

    她驾车赶去明庭的一号店,只用了十几分钟,一路乘电梯直达顶楼旋转餐厅,一进餐厅就看见私家侦探坐在靠窗的位置——

    却不见路征的身影。

    炎凉疑惑地走近:“他人呢?”

    私家侦探抬头看她,表情十分紧张,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炎凉正等着私家侦探的回答,突然身后传来一句:“炎小姐,真巧啊。”

    炎凉嚯地瞪大了眼。迟疑了足足三秒,才回头。

    果然路征就站在她身后。

    炎凉这回是再也笑不出来了。

    路征倒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我还纳闷呢,这位先生无缘无故跟了我好几天,”说着已绕过炎凉,走向脸色惨白的私家侦探,把他刚才从侦探那儿缴掉的手机不轻不重地往桌上那么一放,“原来他是受炎小姐你的雇佣。”

    侦探一拿回手机立即起身,头都不敢抬,就这样灰溜溜的窜逃,转眼就不见了踪影。炎凉料想他应该不是第一次这样被人抓包,却看得出他是前所未有的紧张,手脚都几乎哆嗦了,足见对方是何等惹不起的人物;又或许在她来之前,路征已恐吓了他些什么……

    炎凉不能多想,她现在自身难保,扭头看看路征,脑中开始默默组织着语言。

    当她还在一心想着该如何为自己辩解,路征突然说:“这次又有什么文件要给我过目?”

    炎凉这回是真的惊诧了。

    狐疑地打量了路征半晌,才把包里的文件拿出来。与之前不同,路征这回接过文件,竟扯过椅子坐下,仔细地翻看起来。

    炎凉愣了愣,立即反应过来,扯过他旁边的椅子坐下,凑过去解说道:“这是雅颜三年来的营业数据,前几年确实很低迷,但这几个月已经有了明显的回升,虽然销量暂时还拼不过在明庭设柜的其他品牌,但足以见得经过重新包装后,‘雅颜’的竞争力……”

    还未说完已被他打断:“在我家做了几十年帮佣的阿姨,昨天帮我收拾房间时看到了你送过来的这些文件,才告诉我她和很多同辈人几乎用了大半辈子的‘雅颜’。似乎……‘雅颜’真的很受老一辈的青睐?”

    这确实是“雅颜”的优势,炎凉当即说:“是的。”

    可刚说到此处,就看见路征的目光出现一丝异样,炎凉语调一顿,转折道:“但是……我们对‘雅颜’的重新定位,主要还是针对当下的年轻人的,大到配方的改良,小到邀请代言的明星,都是主打年轻牌,毕竟他们才是当今购买力的主体。”

    很显然,这才是他满意的答案。

    路征直到翻看到最后一页才放下文件,如此简单的举动已是对炎凉最大的鼓励,炎凉已经开始计划下一次的“偶遇”了,却在这时,路征轻轻巧巧的一句话就断了她这番念头——

    “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安排你和负责明庭广场和百货大楼总体运营的分管经理见面详谈。”

    ***

    走出明庭酒店一号店的大门,炎凉高高仰起头,满足的呼吸。这个城市灰色的天空在此刻的她看来也格外可爱。

    这么好的心情,真该找个人与自己分享。坐上车后炎凉没急着发动车子,而是摸出手机调出通讯录。

    已习惯成自然地翻出周程的号码,正欲拨出,却是指尖生生一僵。僵了半晌,炎凉默默退回到通讯录的界面,翻找了一轮,看到“蒋彧南”三字时,心中的某根弦忽的就被拨动了一下,炎凉犹豫了稍许,迅速按下拨出键,仿佛慢一秒她就会后悔似的。

    “嘟”声响了三声后电话就接通了,传来一声:“喂?”

    这么简短的一个字,已令炎凉莫名地紧张起来。

    一时之间她竟不知如何开口了。

    电话那端静待了几秒,蒋彧南突然笑道:“千万别告诉我路征被你说服了。”

    就这样被猜中了心思,炎凉不惊讶都不行。

    难不成她的呼吸声透露了某些讯息?

    炎凉觉得荒唐的摇摇头,正经道:“还差一点,不过估计也快了。”

    “这可不好。”蒋彧南的语气突然严肃起来。

    炎凉不解:“嗯?”

    “一个不近人情的商人这么容易被一个女人说服,原因往往只有一个……”

    蒋彧南恰到好处的一顿,听得炎凉哭笑不得:“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精`虫上脑,动不动就对女人动歪心思?”

    听筒那端分明没传来任何回应,可炎凉总觉得他此刻应该正无奈地笑着,甚至仿佛都有画面在她眼前闪过——他特有的、浅淡却又撩人的轻笑,无声胜有声。

    随后才听他说:“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成是因为你的魅力太大,而我抗拒不能?”

    炎凉早已忍不住笑开了,但转眼又生生忍住了笑,昧着良心训斥道:“蒋总还是把花言巧语留给别的女人吧。”

    说着已挂断电话。

    低头发动车子后再抬头,正好瞄到后照镜里那女人的一脸笑意。真的是一脸笑意,幸福的就好似……

    热恋中的人。

    炎凉被这个想法震惊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会剧透下章蒋某人因为某人与某人约会,而气的把某人扔上床狠狠“惩罚”吗?

    当然,被扔的是炎凉还是路征,我是绝对不会说的。哈哈哈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