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19

蓝白色2017-3-7 12:56:19Ctrl+D 收藏本站

    19、第19章

    炎凉驾车回公司,待她来到她专用的小会议室,她的助理早已经把“雅颜”团队的所有成员都从餐厅叫了回来。

    她一落座当即把好消息告诉大家。当然,接踵而来的将是更繁杂的工作:“我需要一个完美的方案,去打动明庭的分管经理。越快越好。”

    自此,“雅颜”团队的全体成员又恢复到了忙碌而无止境的加班生活中。

    转眼已过去一周时间。

    路征的助理已经打电话来确认:和明庭的分管经理的会面就约在隔天。炎凉当晚就在公司对已最后成型的方案做最后确认。

    为了攻下明庭,炎凉这段时间所有精力都用在了这上头,公司的其他事务她一概都不感兴趣,可刚清净了这么一阵子,就又有讨厌的人前来烦她——

    她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忙碌着,突然耳边传来开门声。对方既没有敲门,又没有知会一声,就这么直接推门进来,炎凉当即不悦地抬眸:“什么事?”

    当她看到门边站着的徐子青,炎凉真的是不知该说什么了。她已无视徐子青多时,徐子青却依旧惦记她惦记的紧。这是怎样一种执着的心态?炎凉无法理解,因此更无话可说。

    徐子青向来是不请自来的,不需要炎凉搭理,她也一脸安然自得地走近。将一张包装精美的卡片放到炎凉桌上:“明天下午两点,‘secret’举行全球发布会,我加班到刚才,路过你这里发现你也在加班,正好把邀请函给你送过来。”

    炎凉看也没看那邀请函,一直面对着电脑,头也不抬:“没空。”

    “是没空去?还是没勇气去?”炎凉不用抬头都知道徐子青说这话时该有多意气风发。

    以至于见到炎凉没有接话、没有反驳、没有置气、没有任何反应之后,徐子青刻意加重了语气继续道:“我听说最近你缠上明庭集团的小开了。为了‘雅颜’那么个扶不起的烂牌子,连自尊都不要了,这可一点也不符合你的性格。”

    炎凉继续无视。

    历来经不起激的女人现在这样一副无动于衷的态度,徐子青看着,终于打算结束这无谓的挑衅,“明天下午两点,希望你能出席。看看‘雅颜’和‘secret’比,究竟差在哪里。”

    炎凉这回终于是摘了眼镜抬起头来,却似乎完全没有听见徐子青之前那么一长串的话,只冷淡的说:“慢走。不送。”

    徐子青终于挫败在她的不卑不亢之下,扭头快步离开。原来不让徐子青占尽便宜的方法就是冷漠以待这么简单,炎凉自己都诧异了。

    正要重新戴上眼镜埋头工作,她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蒋彧南的私人号码。

    一接起,那端就问:“在公司?”

    炎凉被这莫名的问题问的一愣:“是啊,怎么了?”

    “下来吧,我在公司楼下等你。”

    炎凉更惊讶了:“你不是出差么?”

    “嗯,刚下飞机没多久。”

    他是那样淡的语气,甚至带了一丝疲惫的,可这么简单的话,炎凉却仿佛能从中得出某种深意,比如,他一下飞机就赶过来找……她。

    炎凉的语气不由得迟疑了:“找我……有事?”

    “嗯。”

    “什么?”

    “想见你。”

    炎凉站在平缓下行的电梯里,觉得自己还真是挺可笑的。她手头还有工作没处理完,就控制不住一门心思冲到公司楼下了。

    电梯在她还在纠结此事时已经抵达一楼,炎凉心里明明有制止的声音,可脚步不受控,快步朝大门口走去。

    因是深夜,大堂里只有值班的保安坐在角落打着瞌睡,其余的一切都是沉静的,她的高跟鞋在地面上快速的“哒哒”着,直到快要走到大门边,才刻意放缓步子,粉饰掉之前的急切,慢悠悠地推开玻璃侧门。

    推开门的那一刻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蒋彧南迎风而立,朝她微笑着。

    炎凉依旧是刻意放慢脚步走近,待走到他面前,他抬腕看看手表就是一句:“一分半钟。”

    炎凉闻言当即就有不好预感,没想到真被她料中——他下一句就是:“也想我了?”

    “自作多情,我只是历来效率快而已。”

    炎凉条件反射地抛出这么一句,蒋彧南也不执著于这个问题,为她开了车门:“打算去哪吃?”

    炎凉上车的时候,绝没料到吃顿宵夜到最后竟然演变成去超市买食材,到家里自制宵夜——

    她甚至不记得这是谁提出来的馊主意,就已经开了自家的大门,让拎着两大袋子食物的蒋彧南进门。

    当然,她没忘了事先声明:“我可是一点厨艺都不会。”

    蒋彧南坦然接受此噩耗:“我会就行了。”

    对此炎凉是绝对不会相信的,看到他麻利地卷起袖口,也以为蒋总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可真等到一盘色香味俱全的通心粉送到她面前——事实胜于雄辩。

    “真看不出来,你的手除了会赚钱,还会做饭。”“还以为你是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公子。”

    “你忘了你之前说过的?我只是打工仔,高级一点的而已。”蒋彧南不甚了了地说着,顺便递上餐叉。

    炎凉尝了尝,味道着实是不错。嘴停不下来吃了足有五分钟才觉得有些异样,抬头看看坐在餐桌对面的蒋彧南:“你不吃?”

    “不饿。”

    “可明明是你提出来要吃宵夜的。”

    蒋彧南笑了,一副她在明知故问的模样:“想见你的借口而已。”

    她瞬间不知以何种表情来回应,他已故作一副惊讶状:“别告诉我你没听出来。”

    炎凉不与他抬杠,面对此人,沉默才是让自己不吃亏的唯一法则。蒋彧南却偏偏要诱导她,一边抽了张纸巾递给她,示意她擦擦嘴,一边不无惋惜地说:“我倒是有想吃的,可惜,太珍贵了千金难换。”

    “什么?”

    蒋彧南微眯起眼——这是在这个男人在表达某种暧昧意图时特有的小动作,随后,在她心生警惕时,他悠然地答道:“你。”

    炎凉思考了许多自己该有的反应,可左右寻思许久,却是连她自己都没料到自己的回答会是:“我很累,而且,我明天会很忙。”

    说出口的瞬间自然就已经后悔了,可蒋彧南的眼眸里分明染上了一层诧异,:“没关系,等你哪时候有体力了也不迟。”

    就这样把炎凉逼进了有口难言的地步,炎凉略微慌乱的想着该怎么更合理的解释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可半晌都没想出要如何解释,终究只能默认。

    ***

    次日中午,炎凉带着团队与明庭的分管经理和几位权利人士开会。

    她准备的十分充分,又是诚意满满,亲自前来明庭总部,在利润分配上,也答应给予明庭最大的让步。

    足足经过两小时的谈判,明庭方面终于松口:“我们答应让‘雅颜’设柜,但合约只暂签一年,剩下的四年以意向合同的方式来签。如这一年内‘雅颜’的业绩不佳,意向约则被视为无效。”

    这并不是最好的谈判结果,但也不是最坏,起码让炎凉又多了一年的时间和机会来重塑“雅颜”的品牌价值。在这一年时间里,拥有明庭这样一个优质平台,对“雅颜”来说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

    会议终于结束,炎凉与分管经理分别在合同上签了字。虽在谈判时不乏剑拔弩张的时刻,但一切尘埃落定,双方人士一一握手。

    分管经理似乎还要电话联络路征、汇报结果,炎凉只能朝正打着电话的分管经理颔首以示道别,先行带着团队离开。

    可还未走出会议室,炎凉就被分管经理叫住:“炎小姐。”

    炎凉驻足回头。

    分管经理向炎凉走来,竟把电话递向了她:“路总想与你说几句。”

    估计是要说些“合作愉快”一类的场面话,炎凉立即接过,毕竟有求于人,她索性先行感谢了:“路总,谢谢你肯给‘雅颜’这个机会。”

    “哦?”路征似乎没料到她这么说。

    听了路征这疑问语气,炎凉也不由得一顿,似乎……这男人要她接电话的意图,并不是她以为的那样?

    可她还没出言挽回,那端已经顺应她的意思,继续问了下去:“那炎小姐打算如何感谢我?”

    “……”

    “……”

    “要不这样?今晚我想要邀你共进晚餐,不知……赏不赏脸?”

    作者有话要说:明晚继续~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