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20

蓝白色2017-3-7 12:56:45Ctrl+D 收藏本站

    20、第20章

    面对此番邀请,炎凉不由一愣。

    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抬头看分管经理,虽知道分管经理不会听到她与路征的对谈,但不知为何,她总有些做贼心虚,拿着手机走远两步,正要拒绝,那端的路征却因等了这么长时间仍没得到回音,已自行决断道:“晚上6点我去你公司接你?”

    “……”

    “如何?”

    炎凉犹豫了好半晌,终究说:“好吧。”

    她下午确实要回公司,“secret”发布在即,即便没有徐子青的邀请,炎凉也得亲自去一趟,看看集合了徐氏所有精英之力研发出的品牌,是否真能如意料中那样一炮打响。

    一点半之前炎凉就赶回了公司,发布会的地点就设在徐氏大楼24楼的媒体大厅,一进门就看见多家媒体记者早就架设好了采访设备,场内一时间座无虚席。

    观众席第一排座位专为徐氏的高层们预留。负责secret这个项目的主事者们的名牌已经按职位高低依序排列,自然,“徐子青”三字处于当仁不让的中间位置。

    炎凉一现身,就被眼尖的记者们冲过来围住。镁光灯闪个不停,炎凉只能拿胳膊挡着双眼,艰难地前行。

    “炎小姐炎小姐!怎么不跟你姐姐一同出席?”

    “炎小姐,听说雅颜有意与明庭展开战略合作,确有其事么?”

    “炎小姐,丽铂集团也选在今天召开欧洲系产品的新品发布会,也是两点整,对此你们有什么看法?”

    “之前采访徐子青小姐时,她说徐氏和丽铂的关系一直很好,完全没有恶性竞争的必要。可我们有同事采访江总时,江总却说很有信心,能在丽铂集团与徐氏之间这场竞争中获胜,炎小姐,关于这件事,能不能透露一下你父亲的态度?”

    “炎小姐……”

    此起彼伏的声音在炎凉耳边响着,她甚至听不清前一位记者的问题,后一位记者的声音就盖过了前一位。

    炎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闪避开一众记者,从发布台左侧的偏门匆匆走进后台。

    徐子青正在后台对发布会事宜做最后确认,忙碌之中抬头见炎凉朝自己走来,着实是有些惊讶的。

    徐子青当即把手头事务交与secret的产品总监去跟进,自己则徐步走向炎凉:“你还是来了。”

    “好奇你真实的实力,所以来看看。”

    徐子青估计是真忙才并未说以往的那些风凉话,而不是碍于众人在场。

    炎凉自行找个角落坐下,全一副旁观者的模样,她面前的墙壁上挂着两块大屏幕,其中一块切换着发布会外场的热闹景象,另一块,则播放着直接从电视台切换来的丽铂集团的发布会画面,丽铂历来是徐氏最强的对手,丽铂的总裁江世军又是个十分难缠的对象,徐子青对丽铂的忌惮可见一斑。

    既然后台能看到外场的所有画面,炎凉实在被记者们缠烦了,也不愿抛头露面,索性在后台这儿坐着。

    眼看两点整已到,以徐子青为首的secret团队的所有成员纷纷走出休息室,炎凉则谢绝了他们的邀请,不打算挪窝。

    很快,炎凉就在屏幕上看到了徐子青——

    徐子青与一众高层都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只有secret的项目副总在主持人的邀请下上台,率先与媒体朋友们打照面。

    受邀出席的除了各大记者,国内外知名彩妆达人,全球五大地区的代理商,和全球代言人,自然还有代表强尼韦尔出席的北美区高层。

    电视台的直播画面定格在徐子青与北美区高层相谈甚欢的场景上片刻,这才重新回到发布台上。

    模特和彩妆师们早已准备就绪,发布会在徐子青的设定下,就犹如一个高级秀场,充满冷金属的未来感——

    灯光稍一暗下来,意味着发布会正式开始。

    炎凉手中有发布会流程表:专针对眼妆部分的未来感系列,色彩系列,以及压轴的完美底妆系列。

    因白种人皮肤的缺陷如雀斑毛孔等问题较亚洲人严重,完美底妆系列自然被徐子青定位为拳头产品,将在发布会第四阶段做重点推介。

    secret的发布会按照流程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炎凉暂时把注意力放到了另一块屏幕上的丽铂发布会上。

    和secret发布会层层递进到最后才推出明星产品这一流程不同,丽铂在第二个环节就重磅推出了系列新品中的明星产品。

    这边厢,secret的产品总监还在讲解未来感系列的总体概念,丽铂的产品总监向记者郑重推出:“下面为大家介绍的是——高清底妆系列。”

    炎凉当即愣住。

    震惊的低头看一眼secret的流程表,再抬头看大屏幕上出现的丽铂集团的高清底妆系列的五大产品——炎凉的脑子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率先站起来朝门边冲去。

    炎凉冲到前台时,耳边响起secret的产品总监的声音:“下面,为大家介绍我们这次发布会的主角:完美底妆系列……”

    那一瞬间,炎凉已呆立在当场。

    在侧门的门边这个位置,炎凉已经看到台下的不少记者都接到了电话,虽然炎凉不知电话内容是何,但看到记者们或诧异,或发现新大陆般惊喜的表情,炎凉已是糟糕预感欺上心头。

    此时此刻,炎凉已来不及做任何挽救措施,直到看见徐子青的助理不顾如此多的镜头,急匆匆地冲到前排的徐子青面前与徐子青耳语半晌——

    助理看似说的越来越急,徐子青脸色也由淡淡的僵硬巨变为铁青。炎凉从未见过自己这个向来无往不利的姐姐何时有这样的模样,即便不久前她当着父亲的面揭穿徐子青对“雅颜”所作的一切时,徐子青也不及此刻的十分之一的惊慌失措。

    徐子青匆匆离场,随后就有人叫停了正主持发布会的产品总监,一时之间场面异常混乱,刚被推上台不久的完美底妆五大系列又被推了回去,可就是这样欲盖弥彰的举措令一众媒体成了嗅到腥味的猫,早冲破了媒体区的限制,纷纷冲到发布台前,围住产品总监。

    “我们在丽铂发布会的同事刚发来消息说……”

    “一个是完美底妆,一个是高清底妆,真的有这样的巧合么?”

    “这只是名字上的雷同还是……”

    ……

    ……

    就在产品总监被围得寸步难行时,从场外大批涌入的保安终于赶来维持秩序,一众记者被逼退回了媒体采访区,徐子青随后在保安的围路下去而复返,从产品总监手里拿到话筒:“各位媒体朋友稍安勿躁。我们刚才才发现我们的发布会在流程上出了一些问题,现在继续。”

    一语安抚所有人。

    可就当所有记者都翘首以待着完美底妆系列的粉墨登场,发布会临时改成了彩妆师演示整体妆容这一环节。

    有记者当场就站起来抗议:“妆容掩饰是下一个环节的内容,现在不该是完美底妆系列专场么?”

    记者此话一出,不仅得到了媒体同仁的一致赞同,所有镜头又已有所值地对准了回到座位上地徐子青。

    连台上的产品总监都暂时噤了声,向徐子青投来询问的目光。徐子青看看总监,沉默的示意总监别管记者们的挑衅。

    ***

    全程旁观的炎凉此时已决定离开会场。

    徐子青的助理从她身边路过时还在忙着打电话:“李秘书说蒋总很快会赶过来……”

    蒋彧南?

    炎凉也只是稍稍顿了顿脚步,之后仍旧保持快速的步伐离开。

    丽铂集团……

    果真是他们徐氏的梦魇。

    这样一场糟糕的发布会比原定时间提早了半小时结束,即便完美底妆的发布在中途就戛然而止,可secret的这款当家产品,已经和“剽窃”一词挂上了钩。

    完美底妆还该不该面世?

    在搞清楚丽铂集团为何会推出和完美底妆几乎无差别的高清系列之前,就贸贸然让完美底妆面世的话,不妥。

    但如果选择暂时搁置完美底妆的面世,那secret的产品里就缺失了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底妆一环,意味着原本完整的产品链被认为的切割,买家自然不乐意。

    炎凉一路离开会场,一路思考着这个问题。

    虽说这些是secret团队需要解决的问题,与她无关,她不必为徐子青紧张,可炎凉就是忍不住要担忧——

    炎凉就在这样矛盾的心境中,一直在电脑上刷新着各路媒体对完美底妆事件的跟进情况,直到下午六点,才猛地记起:她,似乎,答应了某个人的约会。

    炎凉匆匆关闭电脑,还没等电脑屏幕黑下去,她的电话就响了。

    很准时,六点整——

    炎凉接起电话,就听到路政不疾不徐的声音:“我在徐氏楼下。”

    绅士的态度下又有点唯我独尊的感觉,这是炎凉听到他这简短的一句话时的第一感受。

    “我马上下来。”炎凉边说边拎起包朝办公室门边走去。

    气氛很好的餐厅,适合约会。

    炎凉这砂业套装,不适合约会。

    她总是走神的态度,更不适合约会。

    前几道菜都已经撤了,路征正若无其事地坐在她对面尝着鹅肝,炎凉正经历第五次走神——

    吃着吃着,路征拿着刀叉的手一顿,终究是装不下去了,皱着眉放下刀叉,抬起头来说:“炎小姐,是食物太令你失望,还是我太令你失望?”

    炎凉这才猛地回神,短短一秒间已粉饰好了情绪,抬起头来做无辜状:“我光专注在吃的上了,你刚才说了什么?”

    路征的眼神似乎在说,他败给她了……实则却只是微笑着摇摇头:“只是问你菜合不合口味。”

    给彼此个台阶下,以免约会朝更尴尬的境地发展。

    炎凉觉得有必要找找话题了,思来想去,终于找到:“想必路总经常来这家,服务生似乎都认得你。”

    路征的表情比之前好了很多,虽然所谓的“好了很多”,也只是唇角眉梢有了一丝丝愉悦的弧度,只听他说到:“这里的法国菜,全国数一数二的地道。”

    礼尚往来似的,路征也提了个问题:“你之前频频走神,是不是在想丽铂集团和secret的罗生门事件?”

    炎凉脸色一变。

    路征当即了然:“放心,我不是八卦的人,不会多问你。”

    炎凉听他这么说,不由得松口气,刚要不知不觉地把话题引到别处去,没想到路征当即补充道:“唯一好奇的是,听说你与你姐姐,我还以为,你不会为她担心,更别提是担心到——”说着,拿餐叉点一点炎凉面前那盘动都没动过的主菜,“——晚餐一点都没动。”

    这样的约会算不算愉快?

    至少炎凉不这么觉得。

    可似乎路征不这么认为:“下次再去别家吃?”

    炎凉只能笑笑了,是答应还是拒绝,就全看这男人是如何自行脑补她这个笑容。

    下行的电梯里只有炎凉与路征二人。光可鉴人的墙壁,一个沉默的看不出想什么,一个则是第六次走神……

    好在电梯下行到一半,有个夫人带着孩子走进电梯,孩子十分闹腾,在小小的电梯间里都能跑个几轮不停歇。

    夫人越是试图抓住孩子,孩子越是笑得大声,这反倒让炎凉内心一隅越发得以安静。

    内心安静着安静着,就想到公司的事上去:徐子青,secret……

    “当心!”

    突然有人叫道。

    炎凉回神,只见那闹腾小孩被自己那玩具球绊了一跤,小身子直接朝炎凉跌了过来。

    炎凉躲避不及差点扭到脚,这时,一只手横抻了过来,顺势揽住了她地肩膀。

    炎凉顺着伸出援助的臂弯望过去,看到路征的脸——

    脸上倒还是没什么特别表情的,淡淡的,可他的手臂,却是很明显地又多了几分力。

    炎凉与他分开的刹那,电梯又抵达一个楼层,电梯门应声而开。

    炎凉忙着低头避开路征的目光,错过了打开的电梯门外,那一对男女脸上瞬间出现的表情波动。

    而当炎凉自己调整好l表情抬起头来,门外那对男女已走进电梯。

    竟然……

    是……

    蒋彧南。

    和徐子青。

    炎凉发现蒋彧南时,蒋彧南已恢复面无表情。目光掠过炎凉:“路总。”

    路征颇为惊讶:“巧,也在这楼里吃饭?”

    蒋彧南模棱两可的笑笑作为回答。

    徐子青此刻的表情?——

    炎凉是绝对不会去关注半眼的。

    一行人就这样来到地下停车场。

    炎凉早在吃饭时已经偷偷联系助理,让助理把她的车开来,如今借口公司还有事,她直接坐进自己车里,没坐路征的车离开。

    车子缓缓驶出停车场,炎凉闭目养神,脑中却总是冒出——

    蒋彧南与徐子青一同走进电梯的画面。

    突然之间,车子猛地刹车。

    炎凉当即睁开眼。

    而她还没看清车前出了什么事,车前有人走到了她这边车门边,替她拉开车门。

    炎凉一惊:“蒋……”

    不待她说完,门外这人已经冷冷的打断她:“我让你来做生意,不是让你来卖身的。”

    作者有话要说:明晚继续~

    嗷嗷嗷嗷一想到下章我就鸡冻,捂脸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