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27、第 27 章

蓝白色2017-3-7 12:59:41Ctrl+D 收藏本站

    27、第27章

    炎凉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色厉内荏的模样格外瘆人,短短一句话就令她莫名其妙的问心有愧起来。

    蒋彧南不给她回旋余地,即刻又问:“你中午回家,该不会是去赴你父亲设的招婿宴吧?”

    她可什么讯息都没透露,这个男人竟就这样猜着了?炎凉都快要开始怀疑他雇了私家侦探跟踪自己。但显然,炎凉目前最大的疑问并非这个,而是——

    “蒋彧南。”

    她突然严肃地直呼名讳,令蒋彧南不由得眼底一凛。

    炎凉咬了咬牙:“你看上我什么?”

    事实证明她的迟疑是有绝对道理的,因为她把此话问出口的当下,就引出蒋彧南的一声失措的笑。

    好在蒋彧南很快敛去了笑,正了正脸色,这副模样看起来格外真挚,炎凉以为他这是要说什么令人动容的情话了,屏住呼吸等着……

    却只等到他的一句:“看上你筋开腰软会旋转。”

    一秒,两秒……炎凉足足愣了三秒有余,才艰难的忍住了想要在这个男人严肃的脸上狠狠扇一巴掌的冲动。

    蒋彧南却是莞尔一笑,似乎对他自己这番登徒浪子般的回答十分满意,继而才敛了笑意,真正的正色而言:“我当初拒绝明庭的原因很简单,明庭已经具备十分完善的管理系统,挑战性远比不上替徐氏收拾烂摊子,而我又正好是个喜欢挑战高难度的人。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

    他刻意地一顿,随后目光便牵引到了炎凉身上。

    炎凉依稀能在他的目光里读到他接下来想说的话——果然在这道已有所指的目光{阅读就在,.}后,跟了这样一句话:“……我在回国的飞机上遇上了秀色可餐的徐家二小姐。利用工作之便解决一下个人问题——在我看来,这绝对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说者或许无心,听者却是有意,炎凉只觉得心中顿时五味陈杂,是该庆幸听到了这番令人动容的话,还是该为他一贯这么模棱两可的戏谑态度而叹气?

    几种情绪交织到最后,炎凉也模棱两可地笑起来,半真半假地诧异道:“原来蒋总是这样一个公私不分的人。”

    蒋彧南微笑着接受了她的谴责。

    炎凉装得越发惊讶:“边工作边想着泡妞,有没有一个职业经理人该有的操守?”

    她话音一落,就遭到蒋彧南猛地一揽,炎凉被他拥的几乎只有脚尖着地,整个身子都被迫紧贴着他的,看他在她极近处似真似假的眯眼笑起来:“这就叫公私不分了?看来你还没见识过什么是真正的——公、私、不、分……”

    很快炎凉就明白了这个男人说此话时,眼中为何会出现一丝近乎阴险的光——

    隔日便是周一,蒋彧南没有安排司机,自然就由他亲自担负起司机的职务,开车送炎小姐上班。

    路上堵得厉害,司机先生趁着停车的空档急急忙忙吃早餐,炎凉倒是第一回见这男人如此大{阅读就在,.}快朵颐的吃东西,实在是想把这一幕拍下来,叫公司那帮唯蒋彧南马首是瞻的高层们看看他此刻这副狼吞虎咽的样子,反差一定很是强烈——

    正大快朵颐着的蒋彧南却在这时忽的抬起头来。

    正偷窥着炎凉碰撞上他的目光,条件反射地一缩脖子。

    “干嘛这样看着我?”蒋彧南十分警觉。

    炎凉支吾了片刻,脑中灵光一闪,直接说:“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什么?”

    “其实……”炎凉险险憋住笑,“……你是属猪的吧?”

    成功看他脸色微变,炎凉幽幽地把头转向车窗,勾出一抹得意的笑。

    而这位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炎小姐呢,倒是吃得慢条斯理的,离公司还有半条街的距离时,她刚好吃完,拿餐巾印一印嘴角,悠悠地一吩咐:“在前面路口停一下。”

    蒋彧南并未应声停车,只投过来询问的一瞥,听她随后解释道:“我待会儿直接走过去,被同事看见我从你车上下来的话,不知道又要被传的多难听。”

    但显然,蒋彧南并未让她如愿——

    车子快要行驶到下一个路口时,蒋彧南明显把车速放缓,眼看就要在路口停下,可就在炎凉要伸手拉开车门时,此人却忽的一踩油门,车子“轰”的一声加速横穿这个路口。

    炎凉当即惊呼:“你!”

    蒋彧南却只是微抬头,透过后照镜朝她微微一笑:“这已经是一只猪开车的最高水平了,见谅。”

    把车开得这么横冲直撞,果然是报复心强烈的人种……气急了的炎凉双手环胸猛地往靠背上一靠。

    很快车子就驶进了徐氏大楼的地下停车场。通行卡在司机那儿,蒋彧南开的又是自己的私车,保安没认出,一时没有放行。蒋彧南只得降下车窗——

    保安见到降下的车窗里现出蒋彧南的侧脸,当即一愣,随后恭敬地叫了声:“蒋总!”

    炎凉心里七上八下,只得偏过头去用手挡住侧脸,以免被发现。

    蒋彧南很快被放行,停好车之后,炎凉迫不及待地解开安全带,三两下就已经下车、绕到了车前。

    就在这时,突然一只胳膊横伸过来,那只胳膊往里那么一带,炎凉就跌靠在了车前盖上。

    炎凉顺着这只胳膊向上看——蒋彧南。

    炎凉都来不及感叹此人逮人的速度未免太快,蒋彧南已稍稍跨前一步,双手往车前盖上一撑,转眼就与她整个人面对面。

    他朝着她微一俯身,就逼得炎凉不得后仰着避开。可惜后腰有车前盖顶着,炎凉退无可退,只能看着他贴的离自己越来越近。

    “你又忘了件事。”

    听他这么说,炎凉不由皱起眉头——并非因为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件事”,反而是因为太了解他说的“那件事”指的是什么。

    果然,在她拒绝之前,他已轻轻松松地吻上她的唇。

    炎凉嚯地瞪大眼,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闪过:这是在停!车!场!

    耳边很快传来汽车驶近的声音,炎凉一边承受着唇上的撕磨,一边越过蒋彧南的肩头望过去,只见一辆车刚驶进他们对面的停车格,很快,那辆车上走下一个人——

    那人下车后,自然很快就发现了对面呈现的这香艳一景,吓得炎凉慌忙去推蒋彧南的肩。

    蒋彧南分明也感觉到了有人在身后看着,却不愿结束似的,只是按低了她的头,将{阅读就在,.}她整个人藏于自己身前,明目张胆地继续着。

    很快那人便识趣地离开,许久之后,蒋彧南才放开怀中这女人。

    炎凉狠狠剜他一眼,绕到车身侧边去照了后照镜之后,又忍不住抬眼剜他:“我的口红全被你吃了!”

    蒋彧南意犹未尽地一抹嘴唇,平静的表情下是放肆的暗涌:“还请炎小姐慢慢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公私不分’……”

    作者有话要说:姐妹们昨个儿光棍节过得快乐否?

    这章的蒋先森骚`情否?

    在此大吼一声“明晚继续”的某颜色可爱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