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31、第 31 章

蓝白色2017-3-7 13:1:22Ctrl+D 收藏本站

    31、第31章

    “订婚吧。”

    见她没有反对,蒋南一手取出戒指,另一手执起她的,这就要为她戴上。

    炎凉炎凉心下一片慌乱,低头看着戒圈一点一点地套上自己的手指,忽然就把手收了回来。蒋南手心一空,再看这女人――她已经把手捏成了拳头,藏放在身侧。

    他不由皱起眉头。

    看着这个男人紧蹙的眉心和那深不见底的目光,炎凉心中又是猛地一颤,语气也显得十分急切:“我……”

    蒋南表情一顿。

    他脸上的寒意一点一点瓦解,这令炎凉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六神无主间,什么事都是不确定的,唯一确定的,或许就是他此刻的目光正静待着她的答案。

    炎凉终是咬了咬牙:“给我一个月的时间。”

    “……”

    “……”

    半个月后,炎凉迎来她回国后的第一场雪,预示着整个城市一脚迈入沉缓的冬季。

    大雪初霁的那天,周一,例行会议上,徐氏原cfo宣布提前退休,周程被提为新一任财务总监。

    透过会议室的落地窗可以看见外头一片白茫的屋顶,玻璃上胡着一片融雪后余留下的雾气,外头气温已是零下,大楼里却依旧保持20c的恒温,蒋南亲自宣读新一任财务总监的名字后,炎凉不由看向斜对面的周程――

    周程穿着与这大雪天气不太相配的三件式西装,难免显得单薄,但不妨碍此时此刻他的脸上显现的难得的意气风发。

    散会后,周程起身接受在座同事的恭贺。炎凉起身,走向周程,正欲说声恭喜,却见徐子青斜刺里走来,先她一步来到周程跟前:“恭喜啊!”

    周程回视徐子青,眼中藏着一丝小心翼翼:“谢谢。”

    此情此景在前,看得炎凉脚下一顿。她想了想,直接转身,朝着大门口头也不回地走了。

    很快炎凉就来到电梯间,看到不远处、电梯门前的那几个人,炎凉当下一愣。

    蒋南,李秘书,和两个经理都站在那儿,还是李秘书最先发现她,微微一点头:“炎小姐。”

    李秘书话音刚落,就看到站在最前方的蒋南回过头来。

    这种场面炎凉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但看到蒋南十分客气而疏离地朝自己点了点头,炎凉还是有点不适应。

    直到进了电梯,炎凉也没什么笑容。

    炎凉逼自己尽量不要把目光投向蒋南那片区域,正抬头看着提示板上变换着的楼层数,她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炎凉摸出手机一看,“嚯”地一僵。是一条短信。发自――

    明明与她正身处同一部电梯的蒋南。

    炎凉做贼心虚地把手机往自己这边稍微侧了侧,这才点开短信:“中午不能陪你吃饭了,临时加了行程。”

    她想了想,正要回个“哦”,蒋南却先她一步,又发来一条短信。

    “他升职,你该替他高兴才对,怎么这么不开心?”

    炎凉甚是诧异。

    开会途中,这男人可是一眼都没朝她这边看,开完会他又最先走了,他是何时何地又是哪只眼睛看出了她的不开心?

    炎凉摸摸自己的脸,得不出头绪,索性什么都不回,直接把手机丢回包里。

    电梯一一抵达各自楼层,转眼电梯间就只剩蒋南、李秘书与炎凉,抵达64层后,蒋南也要离开,站在炎凉斜前方的李秘书已率先走出电梯,同时,炎凉也往旁挪了半步,给身后的蒋南让出路来。

    蒋南走向电梯门,与炎凉擦身而过时,手臂自后将她的腰一揽。

    炎凉当即瞪大了眼,偏头看去的瞬间,正巧与他虚位以待的双唇相碰。炎凉吓得直接往后一缩――

    整个过程不超过两秒钟,炎凉还没缓过神来,面前的蒋南已是微微一笑,随后敛去任何表情,若无其事地整了整领口,从炎凉身旁走过,出了电梯。

    留炎凉一人,愣愣看着电梯门随后关上,才回过神来,抬手碰了碰唇瓣,失笑。

    她早上没有其他的事要忙,与其呆在办公室,不如去天台透透气,可炎凉到了顶楼才发现因为大雪,保安已把通往天台的大门锁死。

    炎凉坐在台阶上,思绪混乱。

    看看手边,现在是早上10点50分,离一个月的期限只剩下……14天13个小时10分钟。

    她向这个男人要了一个月的时间,以为足够自己深思熟虑了,哪料到时间又是过得这么飞快的事物,转眼已是半个月后。

    之前的无数次试探,无非是想要这个男人给自己安全感。可,婚姻――这才是令炎凉最最最没有安全感的东西。

    半个月的时间里,她都深思熟虑了些什么?没有,全部时间都在寄情于工作,彼此都忙得连轴转,他不问,她便不想。

    此刻的炎凉坐在台阶上,刚打算好好的想一想,她的手机就响了――

    助理来电:“药妆的批文提前下来了。设计部刚送来两款备选设计图。”

    炎凉叹了口气:“我马上回来。”说完挂机,拍拍脸颊起身。

    片刻后回到办公室的炎凉,俨然又恢复成了那个除了工作、其他都抛到脑后的工作狂:“设计图呢?”

    侯在她办公室的设计师助理当即把设计图交到炎凉手中,炎凉一边把厚的大外套搁在沙发上,一边翻看:“立体效果出来没有?”

    设计师亲自把移动硬盘递给炎凉:“在这里面。”

    “行,我们现在就去会议室。”炎凉对设计师说完,立刻调头朝办公室门外走去,一边吩咐尾随着她们的、自己的助理,“让人把会议室的投影机调试好。”

    “……”

    就这样,炎凉又是连着加班了一星期。整个人熬得十分憔悴,却十分满足――当然,只限于工作上。

    凌晨一点,炎凉穿好大衣与围巾离开公司,打算请一同加班的同事吃宵夜。一行人下到一楼,已经有同事的车侯在路边,炎凉正要和同事们鱼贯上车,突然听到身后的下属疑惑的“咦?”了一声。

    炎凉刚准备弯身进车里,闻言不由得又直起身子,回头看看下属。这时,又听下属问:“那不是周总监么?”

    炎凉一怔,顺着下属的目光望向离他们不远的另一个停车格。周程与一众财务部门的员工,也正准备坐进车里。

    周程也发现了他们,很快走到炎凉身前:“你们也刚加完班?”说话时,呵出一阵一阵的白气,温润如初。

    雅颜团队和财务部的同事一合计,决定同吃宵夜。

    炎凉自然坐上了周程的车。

    暖气十足,炎凉终于可以把厚重的围巾摘掉,对着手心呵一口气,终于不打寒颤了。周程透过后照镜瞄她:“几天不见,怎么觉得你老了起码几岁?”

    炎凉也瞅瞅他,“你也好不到哪去。”

    “没办法,我都连续加了三天班了。”

    一路上这么聊聊,气氛本该很融洽的,可炎凉还是有些坐立不安,只因周程的手机时不时地震动一回,他却始终不接听。

    第一次听到震动声,炎凉还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震了第二次、第三次……炎凉终于确定震动声传自周程搁在后座的公事包里。

    炎凉颇为尴尬,最终没忍住,问他:“怎么不接?”

    她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就又震动起来。

    炎凉看看他的表情,又见他一动不动,只得帮他把包从后座拿过来,送到他手边。周程很明显的犹豫了一下,这才从包里拿出手机――

    却是直接挂断。

    把手机调成静音后,直接揣兜里去。

    炎凉不由自主皱起眉头:“你……”

    周程扭开收音机,调大音量,极少有的烦躁的样子,逼得炎凉终是忍住了,没问出口。

    车速似乎也在不知不觉间提快了,就在两人的沉默中,车前突然传来“啪”的一声。

    车子随之猛地一震。周程急急刹住车。

    车子在路面压过两道深深的车辙后,终于歪停下。

    “怎么回事?”炎凉边问边降下车窗探出头去看。

    周程已经打开了车门:“我下去看看。”

    车门一开,冷风就灌进,炎凉缩缩脖子,刚把自己这边车窗升上去,周程已经返回:“路面结冰,铲雪车估计没把路面铲平,把我车胎给划了。”

    “那……”

    “你坐车里,就别下来了,我一个人能搞定。”

    说着已半个身子探进车厢,悉心地替她调大暖气,之后就站在车外,顺手把车门带上。

    车窗上雾气极重,炎凉倾身过去,拿袖子擦掉掉驾驶室这边窗上的水汽,看周程在酷寒下忙碌。

    就在这时,炎凉余光感受到驾驶座有闪烁的亮光。

    她一低头就看见了卡在座椅里的手机――

    周程的手机掉在了车上。屏幕持续闪烁着亮光。炎凉又看一眼窗外,见周程正在车后取备胎,她又低头看一眼手机。

    脑中闪回周程一直一直不接电话的画面,炎凉犹豫着拿起了他的手机。

    屏幕上显示着十七通未接来电,以及最后的一条短信:

    “周程,求你了,你不帮我我就完了!!”

    发信人:徐子青。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