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32、第 32 章

蓝白色2017-3-7 13:1:47Ctrl+D 收藏本站

    32、第32章

    炎凉全身都僵住,尤其是拿着手机的指尖。

    也不知僵在那儿、脑袋空白了多久,炎凉耳边响起“啪嗒”一声开门声。炎凉条件反射地把手机揣回自己兜里。

    下一秒,驾驶室的门霍然拉开――

    短短时间,周程的双唇已冻得发白,他很快坐进车里,一边朝手心呵着气,一边打算启动车子。

    炎凉甚至能听见自己如雷的心跳声,偏偏还要心平气和的问他:“这么快就弄好了?”

    周程笑笑:“别忘了我爸当了一辈子的司机,我从小不知道帮他换过多少个轮胎,当然熟能生巧了。”

    脸都被冻得僵硬的周程吹了会儿暖气才缓过来,车子重新发动,沿着茫茫寒霜天前行。窗外能见度很低,雾气重重,一如炎凉此刻的脑子,迷雾漫布。

    这是吃火锅的绝佳天气,周程的车最后一个驶进这家连锁火锅店的停车场,放眼望去周围停了不少车,可见大晚上的火锅店生意依旧很好,周程一眼就认出了同事们的车,便随后驶进一旁的空位。

    周程熄火准备下车,却见旁坐的炎凉一声不吭的像在走神,只得把手伸到炎凉眼前,打了个响指:“下车了!”

    炎凉被惊回了神智,解了安全带随后下车。跟在周程身后走进火锅店,顿时,带着火锅特有的**的香料味伴着热气,和食客们此起彼伏的交谈声一道,朝炎凉扑面而来。

    身后是极冷的天,身前是热闹温暖的场面,炎凉不由自主地停在这个临界点上,难以前行,直到前方的周程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

    “……”

    “……”

    炎凉终是冷冷的抬头回视:“徐子青到底捅了娄子?”

    炎凉很确定,周程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现在是周程僵在原地,而炎凉慢慢朝他走去。炎凉就站在他面前,很容易就看透他眼中藏着的挣扎,炎凉压下不忍,心一横,说:“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迟早能查到,到时候可别怪我在她落难的时候再补上一脚。”

    周程闻言,分明有半刻的惊慌,可是顿了顿之后,他了然地失笑:“我知道你是嘴硬心软,不会这么狠的。”

    炎凉也不由得失笑,但转眼又敛去了笑容,从自己兜里摸出手机,还给周程,之后面无表情地从他身旁走过,半点也不留恋。

    炎凉进了二楼的包厢,久等了的同事们赶紧招呼她过去:“炎总!这里!”

    而当炎凉刚入座,包厢的门再度被打开,姗姗来迟的周程一出现,财务部一干人等也热情的招呼周程过去:“总监!坐这儿坐这儿!”

    周程循声一看,整张桌子只剩下炎凉身旁的那一个空位,他犹豫了一下,这才朝炎凉走过去。炎凉把头一偏,直接和坐在另一边的部下闲聊。

    周程看看她的侧脸,脸上藏着欲言又止,随后才转移了注意力,微笑着接过旁人递来的碗筷。

    等到烫菜都已经熟了,周程转头看看,炎凉竟还在与部下谈话,周程思忖片刻,拿出手机发短信。

    随即炎凉就听到了自己的手机铃声,炎凉这才中断谈话,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页面上显示的短信,她的表情就顿住:

    “待会儿吃完宵夜我们单独谈谈。”

    信息来自:周程。

    周程掌心还握着手机,见她低头查看了短信之后只是面无表情的把手机调成静音后丢回包里,心里已是一紧。

    同事们吃得正欢,包厢里热气蒸腾,模糊了这二人各怀鬼胎的面目。终于等到炎凉的强颜欢笑用尽,她起身说了句:“我去趟洗手间。”

    之后便离了包厢。

    顺手带上包厢门后,炎凉并未去洗手间,而是在走廊,查看手机通讯录。

    徐子青发给周程的那条模棱两可的求救短信,包含了众多可能的含义,炎凉觉得有必要查到徐子青的财务状况、情感状况甚至是最近发生在徐子青身上的意外事件……

    该找谁去查探这些?该给谁打这个电话?炎凉一点头绪都没有。

    就在她第二遍翻看通讯录时,突然一只手无声的伸了过来,抽走她的手机。

    炎凉一惊,回头就看见跟出包厢来的周程。

    “看你把包都拿出来了,就猜到你不是去洗手间。”

    炎凉没接话,直觉的要夺回自己的手机。

    无奈被周程按住了手。

    “有些事情你知道了只会更麻烦,相信我,我会处理好。”

    炎凉听了,忍不住冷笑:“周程,你一生中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包庇徐子青,和替她善后。”

    她说着就要夺回手机,却被周程避开,历来以好脾气著称的周程如今也急了,“可你现在□来一脚,只会让这一切变得更乱!”

    炎凉停下动作,看看他的薄怒,再看看被紧捏在他手心的手机――炎凉终是哼出一声冷笑,手机索性也不要了,也不用回包厢了,直接绕过他调头就走。

    周程急得要叫住她:“炎……”

    她却已笃定了心思,头也不回。

    这顿宵夜炎凉什么也没吃,就喝了两杯酒以及生了一肚子气。

    回到家时已近一点,炎凉踢了鞋子赤脚踩进客厅,烦躁地把包往茶几上一丢,随后把自己丢进沙发。

    这时,炎凉余光瞥见一旁的电话机上亮着的提示灯。

    她搬来蒋南这儿之后办了呼叫转移业务,她公寓的电话都会被转接到这儿来。

    炎凉倾身过去按下答录键,周程的声音立即响起:“炎凉,别意气用事。我们需要认真谈一……”

    炎凉立马把电话线都扯了,周程的劝道戛然而止。室内再度恢复死寂。炎凉在一片安静中长长的叹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还赖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玄关那儿突然传来开门声。待炎凉循声看去时,大门已经打开――

    随后就看见了蒋南的身影。

    蒋南见她在家,也颇为诧异。他换了拖鞋走近,扫一眼还穿着大外套的她,以及被她丢在茶几上的包,不由问:“刚回来?”

    炎凉点点头。

    蒋南一看便也是几近疲累,他坐到她一旁,闭着眼捏着眉心,炎凉习惯成自然的把冰冷的脚搁到他腿上。

    脚还没捂热,炎凉已经忍不住问:“怎样才能查到一个人近期的一切财务情况?”

    话音一落她就感觉到蒋南身体一僵。

    随后这个警觉的男人便睁眼坐直了起来,严肃的询问:“出什么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哎……问了最不该问的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