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33、第 33 章

蓝白色2017-3-7 13:2:12Ctrl+D 收藏本站

    33、第33章

    “出什么事了?”

    有这样一个警觉性极高的恋人,有时也是件极恐怖的事,与其冒着被揭穿的危险扯谎,不如……“不是什么要紧事。”

    她不想说,他也不勉强。蒋南起身朝书房走去,片刻后回来,给了炎凉一张名片:“这表面上是家财务公司,但……绝对能帮到你。”

    炎凉仔细看了看这张名片,默默的收下。脑子里乱的很,一点困意都没有,而蒋南坐在她身旁微合着眼不说话,室内的安静更加令炎凉的思绪飘远――飘到曾经,回味周程无数次对徐子青的袒护。

    周程如此对待徐子青,炎凉曾是嫉妒与怨恨,如今嫉妒少了,怨恨不减,羡慕却是与日俱增。再偏头看看身旁这位几乎睡着的蒋先生。

    他即使这么困,也愿意陪她在客厅沉默不语地坐着,可就算如此,炎凉却不知自己的哪一种第六感在作祟,总令她觉得这个男人危险、且未知。

    心念所动间,炎凉屈膝在沙发上坐起,继而朝蒋南跨膝过去,转眼就跨坐在了他身上。经她这么一闹,蒋南自然是醒了。

    眼中很快扫去睡意,清冽地看着她。炎凉俯身亲了他一下,抬头看看他的反应,又低头亲一下。这一来二去,把蒋南逗笑了:“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

    她不答反问:“你累了?”

    “有点。”

    炎凉的兴致随着他的话冷却了大半,双腿一收身子一侧,下一刻已从沙发上站起,手伸向蒋南,要拉他起来,“那赶紧洗漱了就睡吧。这都……”炎凉瞄一眼不远处的挂钟,“……一点三……”

    还未说完蒋南就反向一拉,炎凉没把他拉起来,倒被他拽得跌坐回沙发。

    沙发都还没坐稳,蒋南已经将她放倒在他腿上。炎凉后脑勺枕着他的腿,看着他弯腰拉近彼此间距离,直到极近处,都看得到彼此瞳孔中倒影的自己了,蒋南才慢条斯理地说:“炎小姐难得的这么有雅兴,蒋某再累也要奉陪的。”

    冬天的衣服那么多,要一件件除去甚是繁琐,沙发旁铺的地毯一角几乎都快堆满了衣物,蒋南一边吻着她的锁骨一边解开她的内衣,炎凉配合的抬起胳膊,方便他帮她褪下肩带――

    可这一抬胳膊,炎凉就彻底不愿动了。

    忙碌了这么多天,她终于切身体会什么叫心有余而力不足。感受到这女人开始拒绝回应他的吻,蒋南不由停了,随即欺身而上,询问地看着她。

    炎凉嘟了嘟嘴,难得的撒起娇来:“不想做了。累。”

    蒋南趴在她身上好一会儿,才不舍地起身,随意地将衬衫穿上。

    大半衣扣都敞开着,他边系纽扣边偏头看去,只见炎凉还躺在那儿,一手遮着眼睛,一手压着虚挂在胸前的内衣,一动不动的样子看上去还挺滑稽。

    蒋南无声的失笑,兀自摇摇头,打横将她抱起。

    炎凉环搂住他的颈部,心安理得地被他搬运进卧室,她是连牙都不想刷了,沾着床就把被子一裹,就准备这么睡。

    蒋南坐在床沿,伸手把被子从她头上扯开些,这女人忙得连妆都没化,素净的脸,袒`露着的疲惫。

    “你又要挑逗,到头来又说不做。真是难伺候。”

    炎凉不回答,又把被子扯上,蒙住脸。蒋南拿她没办法,自行起身去浴室洗漱。炎凉只听见他离开的动静,很快就彻底睡死过去,再醒来时,迷迷糊糊地根本不知道此时几点几分,唯一确定的,是环在她腰上的那只胳膊。

    炎凉回过头去就看到了熟睡中的蒋南。

    这个男人,五官生的好,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俊朗以及严肃,静静聆听,她甚至能听到他平稳的鼻息。

    很久之前看过的一本书上,有句话,此刻的炎凉突然想起来:爱情并不是通过做`爱的**,而是通过与她共眠的**体现出来的。

    炎凉侧回身去,重新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想要全身的细胞都体会一下此刻的宁静。

    烦心事?暂缓吧……

    可需要处置的事情,迟早要花心思去处置――

    不到一周时间,财务公司已经传给炎凉一份详细的报告。这段时间里,徐子青名下的资金流动量确实很大,多是流入了一些私人名义的投资项目,但收支基本保持平衡,并没有太大异常。

    这份报告不仅没有打消炎凉的疑虑,反而令她更困惑。徐子青什么时候爱上了投资?而且是十分大手笔的投入,风险之高可以想象。

    财务公司继续往下查,炎凉的疑惑渐渐被解开。这些项目多是与丽铂集团有关,估计徐子青是在和江世军共同投资,有了江世军的□消息,不怕到时候财源滚滚进。

    可这些都是炎凉的猜测,财务公司只能帮她到这里,炎凉思来想去,终是拿着这些报告去了趟财务部。

    正值上班时间,财务部处处透着忙碌,炎凉一路直朝财务总监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炎凉直接推门而入,坐在办公桌后的周程正低头飞快的阅览着文件,下属则站在一旁等候。听见动静,下属率先回头朝门边看过去。

    见到炎凉,下属一怔,正要开口向炎凉打招呼,炎凉已不动声色地走向办公桌。

    周程忙着看文件,丝毫没察觉,直到另一叠文件被递到他面前――周程习惯性地接过,正要把刚送来的这叠文件先放到一边,突然就惊住――

    “嚯”的把那份文件拿回。

    只看了两行之后周程就脸色一白,抬头就见炎凉站在他面前。

    周程顿了顿,对下属说:“你先出去。”

    下属领命离开办公室,为他们带上门。

    周程沉默地看着炎凉,紧紧捏着炎凉带来的这份文件,手指节用力到泛白。半晌,周程忽的把手一松,顶着一副修饰好的表情,把文件还给炎凉。

    炎凉并没有接过,“你现在可以说了吧。”“你怎么查到这些的?”

    “老爷子不知从哪里知晓了子青和江世军共同投资的事,你也查到了,资金数目可不小。老爷子似乎和江世军有些过往恩怨,子青这次的所作所为令他很失望。子青想让我替她求情。”

    炎凉之前隐隐有过类似的猜测,难道……真被她猜着了?

    她不由得失笑。

    却不敢相信:“如果只是这么简单,你不可能这么怕我去查这件事。”

    “还有……”周程语气一顿,看向炎凉的目光,瞬间复杂了好几分。

    炎凉一副冷硬不催的样子,静待他继续,周程见状,终于沉了口气,继续说道:“……原本老爷子已经请万律师拟定新的遗嘱,想要增加子青所得的份额,可出了这件事之后……”

    炎凉这回是真的想笑了。

    可这回,也是真的再也笑不出了。

    原来发生了那么多事,她却始终被蒙在鼓里……

    原来……

    她才是这个家里最大的局外人……

    “……”

    “……”

    不知沉默了多久,“周程,你之所以不让我查,该不会是怕……在知道了我爸把本该我获得的遗产分割给徐子青之后,我会伤心吧?”

    周程没有承认。

    当然也没有否认——

    作者有话要说:好想剧透,好想拆穿他的、和她的、还有他的欺瞒……可是,我不能这么做,抹泪……

    截止到下个月6号,这两个星期要更4万2,从今晚起,要日更两周,jms给我点动力吧!前几章留言好少好少好少,大哭……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