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34、第 34 章

蓝白色2017-3-7 13:2:37Ctrl+D 收藏本站

    34、第34章

    炎凉仔细一想,又笑了,这笑容,比落地窗外颓丧的冬景还要惨淡,几近凄零:“又或者,你怕我知道这件事之后,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会真的狠下心来整死徐子青。”

    周程仿佛被她戳中了一般,看向她的目光忽露一丝惊惶。这才是他真正的担忧吧……炎凉了然地点点头,她感到喉咙间快要溢出一丝哽咽了,为了止住这丝哽咽,炎凉逼自己把笑容展得更开,甚至要笑出声音来:“也对,我怎么敢奢望你是站在我这边的……”

    周程愣住片刻之后,急切地起身绕过办公桌来到她身边,一只手按在她肩上,徒劳的想要安慰,“炎凉,你……”

    炎凉敛去笑,冷冷地拨开他的手,看向他的目光也是冷的:“你们都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着,看我是怎样把本该属于我的一切,从她手里一样、一样夺回来的。”

    她说的那样决绝,一字一句都狠下了心似的,看得周程太阳穴突突直跳,“炎凉,你……别这样……”

    周程这句话,曾牵动过炎凉的无数柔思,如今,她却只是嘲讽地笑笑,从桌上拿回文件之后,毫不犹豫的离开,不屑于再多看他一眼。

    离开财务部后炎凉并没有回办公室,直接离开公司,驱车前往万律师所有的万康年律师事务所。

    万律师不仅是徐氏的代表律师,还担任了多年徐家的私人律师,负责徐家一切法律事务。

    万律师并不在国内,这对于炎凉来说倒是极好的,事务所的另一个合伙人高律师负责接待炎凉。

    炎凉来这儿的目的很简单:“我想要查一查我外公当年公开的遗嘱内容。”

    高律师与这位炎小姐这几年难得见过几面,对于她的突然来访,以及她此刻提出的要求,高律师都颇为好奇:“方不方便告知原因?为什么突然要查这个?”

    炎凉只是事务性地笑笑,一副不愿作答的样子,这位大律师绝对尊重顾客的意愿,便也不多问,直接领着炎凉走了趟档案室。

    由于是早已公开宣读过的遗嘱,炎凉无需权限便可查看文件,她接过原件,纸张已有一些年头,边缘已有些泛黄。

    外公去世时她才刚学会走路,对于文件最后的签名,她也极其陌生,但她这些年,不止一次听过其中涉及到她的条款——对于这些条款,她可一点也不陌生。

    她如今亲自前来核对,遗嘱的内容与她所听闻到的并无太大差别。

    炎凉仔细阅读后,抬头看向高律师:“我外公在世时拥有的那部分徐氏股份,指定由我来继承,但是必须在我结婚后,继承权才生效——是指只要我一领证结婚,这部分股份就自动归入我名下?”

    “对。”

    “这种硬性规定能起什么作用?”

    在她的追问下,高律师略有些迟疑,思考思考之后挑了委婉的字眼说:“这样可以避免股份流入——你外公不喜欢的人手里。”

    “不喜欢的人……我父亲?”

    高律师一愣。对这个年轻女人有些刮目相看了。

    见到高律师那透着深意的微笑,炎凉知道自己猜对了,反复琢磨此话,继续小心的揣测着:“意思是……如果把股份交给我母亲,等于要被我父亲分走一半,最后到我手里的只会更少。而规定我结婚之后才能获得股份,是因为觉得既然我都已经到了结婚年纪,肯定不会被我父亲操控,把股份交给我,就不用担心外流。”

    炎凉说完,征询似的看了眼高律师,后者依旧不点破,只讳莫如深地笑。炎凉把文件交回,“谢谢。”

    “还有别的需要么?”

    “不用了。”

    炎凉离开律师事务所,站在事务所所在的大厦楼下时已经下定了决心,拿出手机拨号。

    蒋彧南的私人手机处于关机状态,炎凉只得转拨他的另一部手机。

    去电由李秘书代为接听。

    “炎小姐?”

    李秘书有几次因公事去蒋彧南的住所时,都与炎凉打过照面,对炎凉与蒋彧南的关系估计早已讳莫如深,但炎凉一时之间听见听筒里传来的是李秘书的声音,还是难免尴尬,顿了顿,调整情绪后才开口:“蒋总呢?”

    “我们正在和药监局的领导吃饭。”

    炎凉抬腕看一眼手表,原来不知不觉间已是午餐时间。

    “我想和蒋总单独见面谈些事情,能不能帮我安排下?”

    “很急么?”

    “对。”

    “蒋总的行程已经排到了下下周,估计……”李秘书似乎在查行程表,沉默了一会儿后说,“如果蒋总今晚不加班,9点就能结束工作,炎小姐可以等蒋总回家再和他谈。”

    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炎凉叹着气挂上电话,取了车打算回公司。

    车子行驶到半途,炎凉的手机响了。她一边注意着前方路况一边挂上蓝牙接听,“喂?”

    对方的回答十分的言简意赅,就两个字:“在哪?”

    ***

    炎凉一愣。

    随后才反应过来:“你不是在跟药监局的人吃饭?”

    蒋彧南对此不置可否,只是反问她:“你不是说有急事?”

    “……”

    “……”

    沉默间,炎凉一直紧咬着牙齿,终究是把车暂时停在了路边,深呼吸一口之后才说:“我需要和你见面谈。”

    那边也沉默了稍许,“你现在哪儿?我去接你。”

    “你接下来的行程不是很满?有空?”

    “你更重要。”蒋彧南随口应道。

    你……

    更重要……

    这个男人以多么轻松自然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仿佛在寻常不过。

    可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给了炎凉心口狠狠一击。以至于炎凉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不用了,我有开车,我去接你。”

    蒋彧南报上了饭店的地址,炎凉挂了电话之后直接调头,加速行驶。

    正是车辆高峰时间,堵车严重,炎凉足足花了半小时才到达饭店所在的街道,她拨电话给蒋彧南:“我到了。”

    炎凉挂了电话之后驶进饭店的前庭,车还没停下,就远远看见了蒋彧南从饭店大门出来。

    他也看见了她的车,迎风朝她这边走来。这个男人,大冬天的穿得未免单薄了点,西装外只加了件呢大衣,与鞋子同色的皮手套是唯一保暖用品。

    他一上车,几乎把寒意都带上了车,炎凉只得把暖气调大。

    蒋彧南之前的脸色可与车窗外的寒冬匹敌,见到她之后,明显暖化了不少:“说吧。”

    倒是炎凉,如今手都是冰的,暂时不知如何开口的她直接发动车子,解释道:“先去个地方。”

    她不回答。蒋彧南也不勉强。

    车子一路行去,炎凉握方向盘的手都是僵硬的,蒋彧南扫了她一眼:“冷?”

    “有点。”

    蒋彧南只得再把暖气调大。

    不知又沉默了多久,炎凉的车一直在平稳行驶,炎凉也终于做好了心理建设,虽依旧正视着前方,但她的话,却是对着一旁的蒋彧南说的:“我不想订婚了。”

    她没看向他,自然不能获知他听她这么说之后,会是何种反应。

    但炎凉分明感觉到,已经上调到30摄氏度的车厢几乎在瞬间就冷到了冰点。

    半晌——

    “理由。”蒋彧南严肃的问,声音十分低沉。

    蒋彧南话音刚落,炎凉的车就拐进了一条小道,不多时,炎凉已把车停了下来。蒋彧南看一眼窗外,忽的一愣。

    皱起的眉头里藏着种种不为人知的情绪——

    他的目光还未从车窗外那道写着“民政局”三字的牌匾上收回,已听见身后的炎凉说:

    “直接……结婚吧。”

    作者有话要说:上章jms的留言踊跃好多,果然要作者卖卖萌,大家才会不霸王咩?那……霸王接招!看下面的动图晕了的,都乖乖撒花吧,啊哈哈我太聪明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