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36 第 36 章

蓝白色2017-3-7 13:3:27Ctrl+D 收藏本站

    36第36章

    炎凉送走母亲之后,这才让助理把同事都叫回来,会议继续。

    又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针锋相对,团队最终决定使用第三套设计方案,样品效果出来之后,雅颜的药妆新品“草本集”就能正式投入生产,造势活动随后也将启动。

    除了这个会议,炎凉今天再没别的事要忙,她特地提前下班,把婚姻材料带到律师事务所,依旧是高律师亲自接待她。

    高律师对这个女人真的要刮目相看了,倒不是钦佩,而是觉得——疯狂。

    股权明天一早就能正式过户,心中一块大石总算落地,炎凉驾车离开,终于可以给自己放个假。她下午从婚姻登记处出来时已和蒋彧南约好,双双提前下班,新婚的第一个夜晚,就算没有旅行和蜜月,也总不能在没完没了的加班中度过。

    行驶到中途,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炎凉看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刘秘书”是三字,一愣。这虽是父亲曾经的首席秘书刘秘书的号码,但如今这个工作号码,是徐晋夫的新任秘书在使用。

    刘秘书因帮助炎凉母亲召集了那次股东大会,已经被迫提前退休。多年的主雇之宜已被徐晋夫一招摧毁。

    炎凉本想直接挂断来电,但转念一想,还是接听了。听筒里传来炎凉所陌生的声音:“炎小姐。”

    “你好。”

    “您父亲刚接到律……”

    炎凉已无须再听下去,直接打断她:“如果我父亲想针对我的婚事发表些什么观点,那请我替我转告他,这是我的私事,无需他操心;如果他只是舍不得那些股权,那我只能说,没有我外公就没有如今的徐氏,我外公是不会允许公司落在一个野种的手里的。”

    电话那端的新任秘书被炎凉的坚决态度堵得连连语塞,不知何时电话已经交到了徐晋夫手里,炎凉就这样一边平稳地开着车,一边听着父亲的怒喝:“子青是你姐姐,你怎么能一口一个‘野种’的这么叫她??”

    炎凉不答话,面无表情的坐在车里,心中也再没半点波澜。因为她的沉默,徐晋夫的怒意几乎快要扯断这无形的手机电波:“我徐晋夫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没有教养、还心地毒辣的女儿!!!”

    炎凉无声地笑着挂上电话。将父亲接下来的话彻底隔绝。

    还没把蓝牙耳机扯下,她的手机又响了,看来父亲还没骂够她,炎凉索性直接挂断。

    原本炎凉还在犹豫该不该做某件事,如今,是真的被自己父亲逼急了,索性真的歹毒一回——

    她打电话给助理,直接吩咐道:“放消息给各大媒体,就说徐氏千金徐子青与家族的死对头——丽铂集团总裁江世军关系苟且,如今更是不顾家族颜面,与江世军共谋私利,此举彻底激怒了徐氏的高层,纷纷要求徐晋夫严惩爱女。”

    助理不明就里:“炎总,这……”

    “按我说的去做。”

    炎凉说完就挂了电话,直接关机。

    这个世界终于清静,明天的腥风血雨,明日再议。她回到家时,还不到6点。手机关了机,她直接用家里的座机给蒋彧南打电话。

    他的私人手机很快打通,接电话的……却是李秘书。

    “开会?”炎凉诧异的反问。

    李秘书答道:“对。”

    “今天原本的行程不是都取消了么?”

    “不好意思炎……蒋太太,这个会议很重要,蒋总推辞不了。”

    蒋太太这个称谓对炎凉来说实在是有些陌生,但听来却觉得分外悦耳,她是微笑但不自知,考虑了一会儿,之后说:“那替我转告他,让他开完会之后直接回家,今天不去外面吃,我亲自做晚饭。”

    “好的。”

    挂了电话之后,炎凉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夸下了何等海口。

    亲自下厨?她绝不是这块料。

    两个工作狂的家里,冰箱自然是空空如也,她垮上包穿上外套,去附近超市采购。

    一边推着超市的推车一边用手机查看菜谱。兜兜转转买了不少食材,光是看着就觉得满足。

    可是,真要在厨房又洗又切,炎凉却没了满足,只余手足无措。

    牛排煎焦了,倒掉,鱼炸坏了,倒掉……炎凉天昏地暗的忙碌着,丝毫不比加班轻松,意识到时间不早,她抬头看向墙边的钟,已经8点。

    而她,才刚做好一道番茄炒蛋。

    看一眼空空如也的餐桌,再看一眼堆得慢慢的垃圾桶,炎凉气的直接把菜刀往砧板上一搁。扶着额头站在料理台边——终究是叹着气放弃,调头回到客厅,拨打餐厅的外送电话。

    半个小时后,餐桌上已摆放满了佳肴。炎凉送走外卖员,回来看着餐桌,抱着双臂满足的笑了。再看一眼手表,快9点了……

    他也该开完会了吧……

    炎凉回沙发上坐着等候。

    9点……

    10点……

    ……

    ……

    开门声终将打着瞌睡的她惊醒。

    炎凉从沙发上抬起半个身子,朝玄关望去——蒋彧南终于回来。

    凌晨一点——炎凉看着座钟上显示的时间,脸色可不好。

    “还没吃饭?”蒋彧南很是惊讶。

    炎凉以沉默表达不满。

    蒋彧南走近看了看那桌早已凉透的佳肴,随后才折回来,也坐进沙发,朝着炎凉十分抱歉的笑着:“新婚之夜让妻子一个人饿着肚子在家,我有罪。”

    炎凉挑眉觑他:“怎么谢罪?”

    “……”

    “……”

    “罚我把那桌冷菜全部吃光?”

    这是个好主意,炎凉摆起架子,手指悠悠地撩起自己的袖口,露出手表,示意蒋彧南:“限定半小时内,全部吃光。”

    没料到她真的会答应似的,蒋彧南皱着眉笑一笑,最终智能认命:“遵命。”

    半小时后,一分一秒都不差,炎凉掐表算着时间,到点了就直接走到餐桌前检查——

    竟真的全部吃光。

    完全看不出吃撑了的蒋彧南优雅地拿餐巾擦拭着嘴角,浅淡的笑里有显而易见的夸赞:“原来我老婆的手艺竟然这么好?”

    想到早已被丢进垃圾桶的外卖餐盒,炎凉违心的笑起来。

    她的笑容还没收起,就听蒋彧南意有所指的补充道:“都可以跟对面那家餐厅的大厨匹敌了……”

    炎凉的笑——

    僵住。

    蒋彧南则依旧微笑无虞,起身来到她身后,自后搂住炎凉,将她的披着的长发拨到另一边,露出这个女人形状美好的颈项。

    而蒋彧南,下巴搁在她肩头,带着明显的暗示的手,慢慢伸进她家居服的下摆,说:“我饱了,现在轮到我喂饱你了……”

    ***

    很饱。

    被喂的……很饱。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床边早没了蒋彧南的身影。

    他留了张纸条,压在床头柜上的闹钟下。

    “老公上班赚钱。”

    炎凉收好纸条之后才顾得上看一眼时间,这一看,就吓得她彻底醒了过来——

    竟已经过了十点。

    炎凉赶紧起身穿衣,另一边忙着去找自己的手机,昨天关了机,她现在才重新开机——

    她手机上的闹钟设定被人关了。

    丈夫的这个行为,该说是很贴心呢?还是太不贴心了呢?

    炎凉急急忙忙洗漱,偶尔抬眼看到镜中的自己,两颊泛着微微的红晕,唇瓣也是殷红的,像是被滋润极了的花朵。

    失笑着摇摇头,把昨晚香`艳的画面摒除出脑海。

    洗漱完之后,炎凉刚走出浴室,就听到手机响。

    是助理的来电。

    她昨天让助理透风声给媒体,想必今天消息就能见报,也注定了,今天会是不安宁的一天。

    估计助理是来汇报结果的,炎凉赶紧接听。

    “炎总,不好了!”助理惊慌失措的声音立即传进炎凉耳朵。

    炎凉一愣。

    “雅颜……出大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呜呜……断网到刚才,现在终于更上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