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37、第 37 章

蓝白色2017-3-7 13:3:53Ctrl+D 收藏本站

    37、第37章

    “出什么事了?”

    炎凉声线紧绷地问。

    助理显得十分手足无措,声音也颤巍巍的像悬在那欲断未断的琴弦上:“有顾客在……使用了雅颜的面霜之后,引、引起了皮肤过敏。她们决定联名控告我们,今天一早各大媒体都大篇幅报道了这件事,律师信就在刚才寄到了……寄到了您的办公室。”

    噩耗有如醍醐灌顶,使得炎凉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呆了不知多久,直到抬眼看到对面那道以镜子装饰的背景墙上的自己——那脸色惨白、满目无措的自己,炎凉才从愣怔中猛地惊醒过来。

    炎凉快步走进衣物间,迅速扯下衣架上的物品,把手机夹在耳朵与肩膀之间,空出双手换下家居服,同时大脑飞快的运转,思考着挽救方法:

    “让公关部联络各大媒体的负责人,尽量压下这篇新闻;以最快方法找到那些参与联名控告的顾客,让我们的人和她们谈,只要能私下解决,多少钱不是问题。”

    炎凉一边换上职业套装,一边有条不紊的吩咐着,助理在电话那头连声称是,炎凉则继续吩咐道:“查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包括是哪个批次的面霜出了问题,是哪个生产环节出了问题;查查近一年来我们收到的关于面霜过敏的投诉……”

    说到这里,炎凉系衬衫纽扣的手一顿——

    因为回想起了某些事情。

    面霜……过敏……投诉……

    近一年前,徐子青把本属于雅颜的生产线拨给其他当家产品使用,雅颜被迫外包给其他的代工工厂生产,那时候就出现过类似的皮肤过敏投诉……

    这两件事是否相关?

    炎凉不敢多做揣测,就怕自乱阵脚,她挂断电话,直接拎着大衣和皮包跑出衣帽间,直至奔出家门。

    公寓大门在她身后“砰”的一声合上,通往电梯间的走道里,高跟鞋发出的“哒哒”声越走越急,越行越远……

    炎凉一路飞车驶向公司,期间接了四通电话,打出七通,拒接三通,依序处理好了下属的汇报、朋友的关切和媒体的滋扰。

    徐晋夫的来电炎凉自然也是要拒接的,而当她挂断这通电话之后抬眼一看——自己已经驶进了徐氏大楼前的减速道。

    更糟的情况随后降临——

    看清大楼前堵着的那一众记者模样的人,炎凉顿时头皮发麻。

    守在大楼下的众多记者之中,有眼尖的一眼就认出了炎凉的车,转眼间就架着器材朝这边狂奔而来。

    其他记者纷纷效仿,转眼间炎凉的车前已被堵得水泄不通。

    车子再难前行,炎凉不下车,记者就拿着相机对着车窗一阵猛拍,噼里啪啦闪烁着的闪关灯隔着车窗上贴着的黑色保护屏,都能刺痛炎凉的双眼。

    大楼里的保安后知后觉地冲出来维持秩序,她的车是不可能开进去了,眼看车外的保安艰难的控制住了场面,炎凉索性就地熄火下车。

    她后脚还在车上,没来得及跨下,记者们的声音就如雷般在她耳边炸响:

    “炎小姐,势头正劲的雅颜突然曝出质量问题,是否会牵连到相关责任人……”

    “听说徐氏的公关部已经在封锁消息,这是……”

    “炎小姐,你姐姐和江世军的关系,是不是真如外界传闻的那样……”

    “徐子青真的因为和江世军的关系被逐出了徐氏的决策层么?”

    “我们刚收到消息,说你父亲今天下午会亲自召开媒体见面会。选在这个时间会见媒体,是为了平息雅颜的风波,还是为了给你姐姐辟谣?”

    “炎小姐,有消息称徐氏董事会将面临巨大变动,各大股东所持的股份份额也将做出相应改变,这个传言是否属实?”

    “刚刚靠雅颜起死回生的徐氏,在同一天遭受到两个重大打击,你们有没有什么相应的应对方案?”

    问题一个赛一个的尖锐,炎凉却始终一言不发,在保安的开路下穿过这层人潮,终于成功躲进徐氏大楼。

    经过方才的推搡,炎凉已是一身狼狈,她拢一拢头发,重拾迅疾的脚步,快速走进电梯。

    助理一路小跑地跟着,气喘吁吁的向炎凉汇报:“股东们收到消息之后都赶了过来,现在就聚集在董事长的办公室,说是一定要董事长亲自过来一趟,针对今天的事端给股东们个说法。”

    炎凉一边焦急地看着楼层显示器上持续上跳的数字,一边问助理:“蒋总人呢?”

    “正在董事长的办公室,安抚股东的情绪。”

    “他有没有下达什么指令?”

    “蒋总下达的指令跟您之前在电话里吩咐我们做的那些事情大致相同,另外,等董事长来了之后,蒋总就要抽身去忙别的了,尤其是要去游说董事会成员以外的那些股东,劝他们不要抛售徐氏的股票。”

    炎凉光听这些都已觉得头痛万分。昨晚她还想,等忙过这阵之后就和蒋彧南补办婚宴,现在看来,那简直是奢望。

    这一问一答间,电梯已经抵达,炎凉快步走出电梯,一路朝办公室走去。助理还在继续着:“本来我按您的要求,把徐子青的丑闻整理成新闻稿,发给相熟的记者,当时还没引起这么大的震动,可好死不死……雅颜的过敏事件随后就被曝出,今天开市后不久我们的股票就已经跌停了。”

    炎凉止不住的叹气。

    想来真是无奈,她只歹毒了这么一回,竟这么快就遭到了报应。如果两段丑闻曝出的时间不这么凑巧,如今的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如果明天开市之前这两段丑闻、尤其是过敏事件还没有被解决,股价肯定会跌得更惨。到时候就怕引起非董事会成员的股东的恐慌,引起他们的不理性抛售。”

    她一说完,助理就问道:“炎总,您想怎么做?”

    炎凉摇摇头。这不是她权限范围所能管的事,她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处理好雅颜的问题。

    或许是越想要挽回,事情就会变得越糟?

    联名控告徐氏的消费者全部拒绝私下了断,即便炎凉开出的条件足够诱人。

    不仅司法部门介入了此事,质检、工商等部门长官的电话都直接打到了炎凉这里,语气强硬的要求她尽快解决此事,否则就要不顾颜面,按照一般程序严厉查处。

    媒体的爆料也是越来越辛辣,连一年前徐子青擅自挪用雅颜生产线的往事都挖了出来。

    炎凉也几乎是在同时,得知了这次事端产生的原因:“那些联名控告徐氏的消费者,使用的就是一年前在徐子青手底下出了问题的那个批次。”

    “那批次的产品我们早就已经收回了,怎么可能现在还在市面上流通?”

    “这个……我们目前还没查到。”

    “那就继续往下查!!!”

    炎凉几乎是对着听筒怒吼,之后直接“啪”的撂下听筒。

    还没到午饭时间,炎凉已经收到消息:不少销售渠道上的雅颜产品遭遇到了下架处理。炎凉获知此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联络分管明庭广场的总经理。

    明庭的经理也很为难,与炎凉周旋到了最后,只能给她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其实我们也很为难。要不这样吧,炎小姐您亲自和路总说。路总答应您的话,我们一定照办。”

    炎凉这是已经走投无路了。几乎没给自己迟疑的时间,这边厢刚挂断明庭广场总经理的电话,那边就拨通了路征的电话。

    可惜电话是由路征的秘书代为接听的:“实在对不起,路总正在国外度假。休假期间不处理公司事务。”

    炎凉听到如此托词,心已是凉了大半。

    仰着头闭着眼靠在椅背上,还没清净一会儿,助理就敲门进来:“一级代理商的电话——您要接听吗?”

    炎凉只得重新睁开眼,“帮我先安抚他们。”

    这是一场硬仗。而她的对手是谁,炎凉至今都没看清楚……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奢望身在国外的路征的私人电话能够打通。

    炎凉拨出号码,屏住呼吸听着等候音。

    等候音响了三声,竟然……接通了。

    “喂?”

    谢天谢地这是路征的声音。

    炎凉立即条件反射的坐直了身体,把一切糟糕的情绪都整理好、隐藏好,之后她才开口:“路总,是我,炎凉。”

    “哦?”虽然只是短短一个字,但已透露出了路征的惊讶。惊讶中似乎还透着一丝——惊喜?

    炎凉没工夫揣测他的反应,毕恭毕敬地说:“冒昧打搅您了。”

    听炎凉这么说,路征明显一顿。

    再开口时,已恢复了一贯的沉着语气,这语气在炎凉听来,难免显得公式化:“炎小姐找我,是为了公事?”

    电话这边,炎凉深深的呼吸了一大口,才重拾勇气开口:“是这样的……”

    简单的把事情原委陈述了一遍之后,炎凉豁出去一般的把要求晾了出来:“我希望路总看在我们这段时间合作相当愉快的份上,答应我,暂时别把雅颜专柜上的产品下架。”

    “……”

    “……”

    听着路征那该死的沉默,炎凉下意识的提着电话在办公桌前来回踱着步,焦急万分。

    “这……”路征突然开口。

    炎凉仿佛能从他的语气中嗅出他接下来会说出口的拒绝,急得她直接打断他的话:“我承诺在最快时间内平息雅颜的丑闻——三天!就三天,三天之后如果我没能做到我的承诺,到时候你要让我们下架,甚至是撤柜,我们都没有怨言。”

    “……”

    “……”

    “好吧,”路征终于决断道,“就三天。”

    暂时保住了明庭广场的销售渠道,炎凉也算能对一级经销商们有个交代。

    刚挂断路征的电话,助理又敲门进来,“周程,周总监的电话……您,接吗?”

    炎凉无力地摆摆手,转念一想,她又叫住准备关门的助理:“股东们现在还在董事长办公室?”

    “对。您父亲也在。”

    炎凉想也不想的起身,直接离开办公室,直奔董事长办公室。

    董事长办公室外空无一人,董事长专属接待员也没有坐在入口的办公桌上,炎凉一路毫不受阻地来到办公室门外。

    也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进去。

    刚一推开门就听到一个股东说:“……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有个人站出来,把责任揽上身,背下这个黑锅。”

    另一人问:“谁肯背?这么大的责任……”

    还不等这人说完,炎凉已敲了敲门。

    “叩叩”两声一响起,在座的所有人都警觉的望了过来。

    坐在主席座上的徐晋夫当即皱起眉头。

    两位世伯也惊诧地唤了声:“炎凉?”

    炎凉这才举步走近,边走边说:“各位长辈应该收到了消息,雅颜出现问题的批次,和我姐姐脱不了关系吧?”

    “……”

    “……”

    看在座众人的反应,炎凉已心知肚明:叔伯们应该是知道的。

    徐晋夫当即断喝:“炎凉,你先出去。”

    炎凉对此置若未闻:“陈叔叔说的没错,现在想要遏制住颓势,只能壮士断腕了,既然需要一个人把责任揽上身,我倒有个人选,世伯们看看合不合适——”

    徐晋夫预见到了些什么,已经愤怒地站了起来,直接抬手朝门边一指:“炎凉!胡说八道些什么,给我滚出去!”

    滚……

    这个字可真是刺耳。

    炎凉皱起眉笑了笑,酸水对父亲的回答,而后继续道:“这个人就是——徐子青。”

    作者有话要说:囧请假时说的是加量更一章,不是加更一章哟,看到有筒子看错,偶心里一惊啊

    4000字,应该算是……加量了吧(觉得不算的话,咱明晚继续4000)

    算加量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