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38 第 38 章

蓝白色2017-3-7 13:4:18Ctrl+D 收藏本站

    38第38章

    在座所有人都愣住。除了徐晋夫,他一早料到炎凉会这么说似的,待炎凉话音一落,徐晋夫当即扭头对站在一旁的秘书喝道:“把保安叫进来。”又怒目指向炎凉,“把她给我撵出去!”

    徐晋夫这次是真的气急了,脸色都是一片铁青,秘书担忧他旧疾发作,正左右为难着,是该去叫保安?还是先安抚徐晋夫的脾气?

    秘书犹豫间,徐晋夫立即劈头盖脸地责骂:“你也要造反是不是?”

    吓得秘书赶紧拿出手机拨打保安处的电话。而就在这时,气急败坏的站着的徐晋夫突然呼吸不顺似的,整个人一趔趄,转眼就跌要坐回座椅上。

    秘书见状,慌得赶紧放下手机,空出手来扶住徐晋夫,待徐晋夫气喘吁吁地安坐回椅中,秘书当即拍他的背帮他顺气。

    炎凉自然也没错过这一幕,本是心下一紧,但很快见徐晋夫脸色没那么难看了,虽仍旧气若游丝,但好歹是又有力气差使秘书了:“还不快叫保安?”

    炎凉听徐晋夫这么说,心中十分矛盾,一半的自己默默松了口气,另一半的自己,却鄙视着那个为徐晋夫担忧的她。见秘书犹豫着重新拿起手机,炎凉当即回过神来,对秘书说:“去给董事长的药拿来。”

    徐晋夫当即对秘书重申:“去叫保……”

    可徐晋夫那虚弱的音量很快就被炎凉盖过:“董事长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就等着失业外加吃官司吧!”

    秘书终究被炎凉的严正声明给吓唬住了,一路小跑着奔出门去。

    秘书前脚刚离开,炎凉就开口说道:“既然叔伯门暂时还没有想出更好的解决办法,就采取举手表决的方式,决定是否需要徐子青出面揽下所有责任。”

    在座的其他股东无一不是一脸铁青。此刻的徐晋夫虽身体欠佳,连话都说得吃力,但威严犹在,股东们不好真的撕破脸。

    可就算不能撕破脸,股东的不满还是需要发泄的:“老徐,说实话,我们对子青真的非常失望。”

    “……”

    一向站在炎凉母亲这边的陈叔自然要帮腔道:“子青和江世军的关系我暂且不说,单就她之前对雅颜做的那些事,那都是十分不妥的,如果不是这次事情败露了,估计我们这些人一辈子都要被蒙在鼓里,甚至把公司的未来都交到她手里。”

    “……”

    另一股东也按捺不住了,无不叹惋的说:“老徐,你护女心切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可是……子青真的要受点教训才行。”

    徐晋夫沉默了半晌,终于又聚起一丝力气,他扫视一眼在座的大股东,似乎已经有了自己的考量,因而改口道:“那好,既然炎凉提出了这么个法子,那我姑且依她的,我们现在就举手表决。”

    徐晋夫虽这一年来断断续续的都在住院,很少在管高层内部的派系之争,但不代表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哪些股东站在自己这边,哪些股东一直在暗地里帮助炎家母女,老头子其实一直心知肚明。

    徐晋夫下了这样的命令,很快,举手表决的结果出炉,如徐晋夫之前的估算的那样:一半赞成对一半反对。

    按惯例,只有超过半数的赞成票,决议才成立——此时此刻的徐晋夫看向炎凉,不像是在看自己的女儿,倒像在看一个落败的对手。

    恰在此时,不远处的大门被推开,徐晋夫的秘书不仅带回了药,还带来了四名保安。秘书走向徐晋夫,而那四名保安则径直走向炎凉。

    炎凉感觉到兜里的手机在震动,有一条短信进来——

    炎凉她低头查看一眼手机,再抬头看看自己身旁的这四个身形高大的保安。

    他们若是要强行带走她,那简直是易如反掌,可炎凉的脸上丝毫没有怯意,也没有怨愤,反倒藏了一丝志在必得的傲气。她淡淡地朝徐晋夫笑笑,下一瞬则脸色一冷,对坐在她斜对面的那位没有举手的股东说:

    “廖董事,您可能还不知道,我昨天刚解冻了我外公留给我的徐氏股份,加上我母亲刚才授权给我的她的那部分股权,我现在名下的股份已经超过您,也就是说——”

    炎凉刻意一顿,君临天下般的目光在场内扫视了一轮,最终才回到廖董事身上:“——您的董事会席位已经被自动解除了。”

    炎凉话音刚落,在座各位长辈的表情变化可真是精彩,其中情绪最糟糕的,不是听闻此噩耗的廖董事,而是刚服下药片的徐晋夫。

    炎凉的目光只在自己父亲身上停留了半秒不到,随后,扬着优雅的微笑补充道:“而我的决议是……”

    炎凉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地举起手来。

    ***

    转瞬之间结果已是大不相同,徐子青背黑锅已成定局,徐晋夫陷入彻底的沉默,而成功演绎了一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炎凉,径直走到徐晋夫座位边,做一副惋惜的模样:“爸,我已经让人把姐姐叫过来了,这次临时会议的表决结果,您亲自跟她说吧。”

    徐晋夫颓丧地坐在那儿,抬头看向炎凉,那末日般的目光里,几乎透着恨了:“这一切是不是你布的局?”

    炎凉一愣。

    徐晋夫不可思议的摇着头,片刻后又突然若有所思地点起头来,嘴边还带着讽刺的微笑:“果然是我徐晋夫的女儿,奸商的这一套玩得比我更好,也比我更狠……”

    徐晋夫口中的“这一切”……

    指的是她操纵股权的行为,今早被曝出的这两桩丑闻,以及她现在的逼宫?

    炎凉很快缓过神来,心中最后一丝亲情的温暖也随着徐晋夫的怀疑而瞬间消弭殆尽。

    她只朝着徐晋夫不置可否的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把手机直接放到了徐晋夫面前,之后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徐晋夫低头看着炎凉的手机。

    在商场上身经百战的他,竟被自己的女儿惊出了一手的冷汗,而当徐晋夫看清屏幕上显示的短信内容时,手心的冷瞬间透过血脉,直击心脏——

    屏幕上赫然显示着炎凉母亲刚才发来的内容:“授权已签,你放手去干吧。”

    放手去干吧……去毁了你父亲留给那个野种的一切吧……

    炎凉走出董事长办公室,带着胜利者特有的意气风发,一路走进电梯,走过走廊,最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周围再没有一个人,她也无需再伪装些什么,关上门的瞬间,炎凉便身体一软,不由自主地靠着门板。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是什么滋味,连她自己都分辨不清了。

    她终于成功了一回,可心里怎么会这么空?

    前所未有的空……

    炎凉如抓着救命稻草一般,走到办公桌边抓起电话听筒,手指慌乱的按下一串号码。

    此时此刻,她需要有个人与她分享。分享她的喜悦,分享她的……无助。

    电话响了三声,对方就接听了。

    炎凉当即控制不住地叫了声:“蒋彧南!”

    “……”

    “……”

    “蒋总他……正在和股东赖正年面谈。”

    李秘书的声音犹如一盆冷水,朝着炎凉当头浇下,几乎是残酷了。炎凉顿时语塞。

    在此番危急情况下,为了稳住徐氏的股价,阻止股东的恶意抛售,持有相当可观的徐氏股份的赖正年,自然是蒋彧南第一个要面谈的对象。

    炎凉顿了顿,才紧捏着眉心找回一贯的公式化语气:“那请蒋总忙完了之后回个电话给我。”

    “好的。”

    炎凉挂了电话。

    没有听到蒋彧南特有的具备着疗伤作用的沉静嗓音,她难免失落,可是,知道有他在为她努力着,她的心,终于不再空荡的可怕。

    她向着窗外。

    看向那仿佛持续了一整个冬天的阴霾。

    同一片阴霾天空下。

    赖正年办公室门外。

    李秘书收起手机,举步返回。刚回到赖正年的办公室门口,耳边就传来赖正年笃定的声音:“蒋先生你大可以放心,我对徐老先生和蒋先生你都很有信心,不会受今天的丑闻影响而抛售股票的。”

    回应赖正年的,是一抹低沉的、模棱两可的笑声。

    但很快这笑声就消失殆尽了,只留下一丝冷酷的余音。取而代之的,是沉静中透着运筹帷幄的声音:“赖先生,你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这次亲自前来,就是为了劝你抛售掉你手中所有的徐氏股份。”

    作者有话要说:哦哦魔鬼的真面目……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