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42、第 42 章

蓝白色2017-3-7 13:5:58Ctrl+D 收藏本站

    42、第42章

    丁晨海热络地打着招呼:“早啊路总!早啊……”意有所指的停顿和意有所指的目光都投向了路征身旁的这个女人,“……炎小姐。”

    “原来你们认识?”路征所表现出的惊诧实在是天衣无缝。

    炎凉自然也要极尽全力的配合了,对着丁晨海莞尔一笑。还不等炎凉向路征解释,丁晨海已经替她说了:“我公司旗下的化妆品店铺上个月还进过一大批雅颜的商品,我和炎小姐怎么着也该算是半个朋友了吧。”

    丁晨海一边说着,一边引炎凉和路征往里走。

    餐厅中,依序排列的长桌上供应着各式点心,骨瓷的餐具很是优雅精致,用餐区的每一张圆桌上都放着一大簇新鲜的无香玫瑰,一些人选择坐着,更多的人则直接站在长桌边,一边把点心夹进盘中,一边与朋友闲谈,用餐的气氛十分轻松惬意。

    炎凉也很快走进他们当中,这些看客们,全都很快就掩盖掉了见到她时的惊讶,对路征与他带来的这位女伴颔首致意。

    仿佛外界的风云变幻都与这里无关。

    炎凉也尽量全身心的融入这场虚与委蛇的较量,她刚夹了些花蟹意面放进盘里,丁晨海已经按捺不住的试探了:“我还以为炎小姐最近会很忙呢,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你?”

    一提到这件事炎凉就万分头疼,可偏偏一点也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朝丁晨海无谓的笑笑:“我们徐氏内部其实还是一切照常的,只是媒体把事情的严重性夸大了而已。”

    路征一边绊了些沙拉给炎凉,一边接过话题,带点无奈、似乎还带着点宠溺地向丁晨海数落她:“她啊,天生的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相关政府部门的调查结果都还没有出炉,就已经有不少商家贸然给‘雅颜’来了个下架处理,她倒是无所谓,还有空来陪我吃早午餐。”

    路征这番恍若无意的话语似乎在丁晨海那儿激起了千层浪,丁晨海本来已经夹了份柠檬塔要放进盘中的,这会儿,硬是把柠檬塔放回了远处,低眉思忖了好一会儿之后问路征:“这么说来……雅颜在明庭广场设的专柜还在正常营业?”

    眼看这位丁先生要上钩了,炎凉心中一喜,立即接话道:“其实雅颜……”

    却在这时,路征默默地朝她递来一个眼色,炎凉语速一顿,配合的把话语权交给路征,由他来说:“那个批次的问题产品早就被徐氏收回了,只是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产品重新流入了一些低端市场,这才引发了这次的过敏事件。按理来说从正常渠道进货的销售商根本不可能会受到波及的,晨海,你说呢?”

    丁晨海只是笑笑。

    丁晨海的态度是不明确的,但胃口突然变差了倒是真的,炎凉在长桌前慢慢挑选着,回头就见丁晨海空空落落的盘子,“丁先生,怎么好像没什么胃口?”

    丁晨海这才回神,微蹙的眉头勉强一松,对炎凉和路征抱歉一笑:“不好意思,我有个紧急电话要打,先失陪一下。”

    丁晨海的这部分,算是挽回了?炎凉不确定自己能否暂时先松口气。

    路征的声音悠悠的在耳畔响起:“猜他是不是去打电话撤销雅颜下架的命令?”

    炎凉循声看向路征,无奈的耸耸肩:“希望如此。”

    短短半小时间,路征已为她引荐了不少人,终于能够清闲下来时,炎凉第一反应就是想躲开场内这些人的那些带着探究的窥视,以至于草草对路征说了一句:“我去趟洗手间。”就离了席。

    躲在洗手间的隔间里,终于耳根清净了,炎凉坐在马桶盖上,用手机查看了徐氏今天的股价,竟然没有跌停?炎凉很是惊讶。

    甚至还有一小段时间的反跌为升。查看一下反跌为升的时间,似乎就是她和路征同时在餐厅现身后不久……炎凉现在只希望这不是巧合。

    儿当炎凉刚把手机放回包里,起身准备拉开门栓,隔间外突然传来高跟鞋的声音。

    炎凉的手僵在门栓上,神情严肃的立在那里。

    不久后就传来两个女人的对谈:“今天股市一开盘,徐氏又是大跌,她怎么还有闲情雅致来这儿吃早午餐?”

    “这徐家的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眼看姐姐勾搭上了丽铂集团的老头子,妹妹也按捺不住,要对路家出手了呗。”

    “说来也真是可怜,堂堂的千金小姐,现在要沦落到卖`身求荣的地步……”

    “什么叫沦落到,说不定人家炎小姐正巴不得呢!”

    炎凉默默地听着,转身就要坐回马桶盖上,可转念一想,她又改了主意,拉开门栓,大大方方地走了出去。

    在洗手台前站着的两人从镜中看到炎凉,惊得双双瞪大了眼。炎凉倒是一脸淡然,径直走过去洗手。

    两个女人打招呼也不是,视而不见也不是,炎凉所表现出的淡定,不像是听见了她们之前的对话,其中一个试探着对炎凉笑笑。

    炎凉也朝她笑笑,边笑边说:“有个宗教里说,爱嚼舌根的人死后是要下地狱、割舌头。希望你信的不是那个教。”

    看着对方笑容一点一点僵硬僵硬,炎凉轻巧地一挑眉,转身离开洗手间。

    洗手间的门在炎凉身后合上,背地里的嘲讽被她关在了里头,炎凉站在那儿,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回到餐厅去面对那些明面上的好意。

    远远就看到路征,已整理好情绪的炎凉走回他身边。

    路征打量打量正板着张脸孔的炎凉,沉默的用手在半空中划了个笑脸。

    炎凉虽不甘不愿的撇了撇嘴,但最终还是按他的指示,重新笑起来。

    各怀心思的二人一前一后朝另一边的长桌走去,当炎凉路过坐在其中一张圆桌上的一个男人时,那个男人正看着当天的报纸,偶尔从报纸上抬起目光,就正巧看见了炎凉。

    男人先是一惊,目光微转,又看到了炎凉身旁的路征,此男子随后便完美的粉饰了惊讶,折上报纸,起身走来:“路先生?”

    炎凉瞥一眼那份报纸——

    徐晋夫在昨天的记者会上被当众泼脏物的照片刊登的很大,就算这男人刻意把报纸折上了,依旧能教人窥见小半张照片。

    “你不是在国外度假吗?”那人问。

    炎凉一时没认出此人,路征却与此人交情颇好的样子,直接答道:“家里出了点事,就提前回来了。”

    家里?

    路家最近可是风平浪静得很,那他口中的这个“家”指的是……

    陌生男人那道了然的目光轻巧地落在了炎凉身上。

    显然这女人已经被路大少归类为了“家人”,路征对此却是一副无知无觉的样子,这才开始为炎凉和这男人互相介绍:“这是方大证券的林瑞。这是徐氏的……”

    不等路征说完——

    “我知道,徐家千金嘛,”林瑞已经把手递向了炎凉,“炎小姐,久仰大名。”

    炎凉看看持鼓励态度的路征,毫不犹豫地朝林瑞递出了手。

    在这位国内颇具实力的券商面前演这场亲密戏码,路征此番安排自有他的道理,她只要配合就好。

    路征中途离开接了个电话,回来后就要把正和林瑞相谈甚欢的炎凉带走:“不好意思还有些事情要办,就先走了。”

    林瑞微笑着点点头:“那我们下次再聊。”

    炎凉跟着路征出了餐厅才问:“去哪儿?”

    “有没有兴趣参观一下还在修建中的明庭世贸?”

    说实话炎凉倒是更愿意呆在餐厅和林瑞继续聊下去,光林瑞手头的大客户,每个人分出一点点投资基金来购入徐氏股票,都够她翻盘了。只要徐氏的股价能坚持一天,再加上路征为她造的这番声势,雅颜应该还有救。

    “去那儿干嘛?”炎凉有点留恋地回头瞅瞅餐厅入口,一边问道。

    “换个地方,再演一遍。”路征意有所指地说。

    明庭世贸将是明庭集团迄今为止最大投入的一个项目,也已被政府定为重点工作项目。建成后将成为本市最大的cBd综合区。

    现在虽仍在建设当中,但休闲购物中心、写字楼与半封闭型的步行街已初具规模。

    炎凉下车之后就由路征亲自带进工地,看到有记者在场,炎凉扭头看看自己身旁路征,顿时已心知肚明。

    路征由负责人带领着视察购物中心,记者一路跟着,对炎凉和路征的互动自是非常好奇:“路总,您和炎小姐……的关系……”

    路征的助手当即要打断记者的提问,但见路征似乎并没有生气,便默默退到了一边,而路征,脚下步伐未停,一边走着,一边说:“隶属于雅颜的药妆品牌“草本集”的第一家专柜,将会设在这里。今天正好有空,就带她来看看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路征的脚步也停了,扭头看看身旁的炎凉,指向不远处的空地:“就是那个区域……留给‘草本集’的,位置最好。”

    不仅记者惊讶,连炎凉都愣得说不出话来,路征却只对她微笑,讳莫如深的样子。

    “咔嚓”一声,记者的相机永久记录下了这一幕,这个男人的宠,这个女人的不知所措。

    炎凉何止是不知所措。

    这位路先生玩得未免太大了。

    回到车上的炎凉实在忍不住要问:“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路征低头看着手机,看完了门户网站上刚新鲜出炉的新闻,才抬起头来,看看她,对她的问题不置可否,只说:“这记者不错,把我拍的比上次那个财经杂志的封面要好看。”

    炎凉瞥一眼他的手机,刚才那个记者的报道竟然这么快就刊登了出来?

    她收回诧异也、收回目光,不为所动:“为什么?”

    显然,他转移话题的水平还不够搪塞这女人。

    对于她的二次提问,路征似乎没有听见,沉了沉眸子,说:“既然挽回不了过去的错误,不如干脆许给他们一个美好的未来,让合作伙伴们看到越多的希望,他们就会越坚定的支持你。”

    显然,他的避重就轻还是没能拗过这个女人的执着,他不回答,她就再重申一遍:“为什么?”

    为什么?

    路征似是仔细思考了一番,失笑着回答:“或许是因为我爱上了……”

    “……”

    “……”

    路征这刻意的一顿,瞬间就领炎凉整个身体都绷紧了。

    路征却只是一笑,缓缓地补充道:“爱上了做救世主的感觉。”

    说完,也不看她是什么反应,重新低头看手机,阅览他和她的合照。

    ***

    同一时间里,阅览这张照片的可不止路征一个人——

    有人敲门,蒋彧南这才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重拾一贯的淡漠目光看向门边。

    可李秘书一进门,还是发现了异样。毕竟是跟在蒋彧南身边时间最长的亲信,自然嗅到了这平静目光下的一丝不寻常。

    以至于李秘书顿了顿才说:“江世军先生已经到了。”

    “请他进来。”蒋彧南一边说着,一边随手关掉网页。

    新闻所配的那张照片里的那对无论长相、气度、仪态都十分相称的男女,瞬间消隐在屏幕上……

    作者有话要说:离编辑要求的字数貌似还差个8000+,周五之前要写完……想到就想吐血,筒子们,给我力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