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44、第 44 章

蓝白色2017-3-7 13:6:49Ctrl+D 收藏本站

    44、第44章

    “我们遭到了恶意收购。”

    “……”

    “你母亲让我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你,可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蒋彧南的手按在她肩上,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道,“也好让你做好打算。”

    炎凉霍然站起。

    愣愣的看了蒋彧南半晌,才明白这一切都不是她的幻听。

    她的神智还停留在恶意收购的噩耗上,喃喃地重复了一遍:“打算?”实则脑中一片空白。

    在蒋彧南沉默的凝视中,炎凉好歹是理清了一些头绪:“收购的消息是从哪儿泄露出来的?”

    “流通股市场一直有资金在趁低买进徐氏的股票,数额越来越大,相关部门发现了不对劲,顺藤摸瓜的往下查,才发现……”蒋彧南噤声瞥她一眼之后,继续道,“……情况比预想的还要糟糕。”

    炎凉当即心中一凉。

    一千种思绪如今全糅杂在了一起,快要堵得她没办法呼吸,耳边则一直回响着蒋彧南的声音:情况比预想的还要糟……

    糟?能有多糟?炎凉迟疑了半晌,终于问:“收购方已经在对股东下手了?”

    蒋彧南看着她,无奈地点了点头。

    那个瞬间,炎凉只觉得眼前似有短暂的发黑,噩耗一个接一个,早已超出她的能力范围,以至于她跌坐回椅子里,沉默了许久才又抬头问道:“有没有查到是谁在幕后运作?”

    蒋彧南摇头:“目前只查到一家挂名的空壳公司。”

    “……”

    “别太担心,我已经启动了反收购的应急方案。你母亲决定出资回购股票,相关手续也都已经签好。应该还为时不晚。”

    虽听他这么说,炎凉提着的心却没能有半点松懈,恶意收购一事既然已经惊动了徐氏,想必收购方现在手头所持徐氏股票的份额已经相当可观,炎凉已经没有勇气再往下推测,宁愿由面前这个男人来告诉她更糟的现状:“哪些股东已经出售了所持股票?”

    “目前获知的名单包括赖正年,刘军。”

    蒋彧南此时此刻的表情,预示着事态是何等严重,炎凉已经不忍直视,只低下头听他继续说道:“我们已经收到消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周成宽,我们也已经在和周成宽接洽,看能否挽回。”

    寒风将被丢落在草地上的白布掀起一角,看着正凄凉地翻飞着的那一角,炎凉低垂的目光正落在那上头。忽然之间她发现,自己其实就像那白布,面对强势的外力,毫无反抗能力。

    而后一只手捡起了那块白布,把它重新搁回桌上。

    炎凉顺着那只手望上去,看到蒋彧南的脸。

    “别发呆了,看你,手都冻僵了。”蒋彧南边说边执起她的双手,把它们捂在他的掌心,呵着热气,“进屋吧。”

    感受着他传递来的温暖,炎凉的身体终于有所回温。这个男人临危不乱的样子总能把人从绝望的边缘拉回来……

    炎凉点了点头,他便牵起她往回走,悬在天边的那整片阴霾终被他们抛到了脑后。

    一走进室内,炎凉就看到远远朝自己小跑而来的梁姨,寻见他俩之后,梁姨先是朝蒋彧南客气地点了点头,之后才转向炎凉:“万律师到了,太太让你赶紧去书房,马上就要宣读遗嘱了。”

    蒋彧南对炎凉笑笑,“我在这儿等你。”

    虽已是徐家的女婿,但在遗产分割一事上,他仍是十足的外人。炎凉点了点头之后便随梁姨上了楼。

    周程站在书房外的走廊抽烟,炎凉一上楼就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炎凉,扯了扯嘴角算是打招呼,可就算是这样微笑着,炎凉在他脸上看到的,却只有忧愁。

    “你不是早就把戒烟了?”

    那已是几年前发生的事了,徐子青抱怨了一次他屋里的烟味,不出一个月,他就把烟给戒了。

    可此时此刻的周程听炎凉这么问,却是慢慢的又深吸了一口烟,只朝炎凉无言地笑一笑。

    炎凉自知没有资格当场摘掉他的烟,只是五味陈杂地看着他的侧脸,终是什么也没说,调头走向书房。

    在门外迟疑了一下,炎凉推门进去。

    徐晋夫在世时,若无事在家,最常呆的地方就是这间书房,从家具的选择到摆放,都是按照徐晋夫的意思来办,如今徐子青母女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中等待,炎凉从沙发上收回目光,无意间一瞥,就瞥见了挂在书桌后方墙壁上的那张全家福。

    那似乎是五年前拍的照片。上边的炎凉板着脸孔,徐子青笑容明媚,徐晋夫精神矍铄地端坐在正中央。

    那是一个私底下分裂,但表面上看起来仍旧完满无缺的家庭。不像如今,连明面上的团结都不需要再去维系……

    在炎凉发呆的当下,房门再度被推开,炎母与万律师随后进来。

    “炎凉?”

    炎凉的神智这才被母亲唤回,从全家福上收回目光。

    看到了母亲和万律师,炎凉也很快整理好情绪,坐到了远离徐子青母女的另一边沙发中。

    此次宣读的待分割的遗产,包括徐晋夫名下所有动产和不动产:

    因为徐子青之前的所作所为,除了她之前所获得的徐氏股份,徐晋夫没有再在遗嘱中划分股份给徐子青,而是全权交由炎母打理。

    徐晋夫这样的决定,等同于间接声明:徐氏将由炎凉继承。

    而其余的大部分不动产,则归徐子青和她母亲继承。

    除股票和不动产外,其余的遗产都由专门的信托基金管理,所有人都将受益,炎凉母女和徐子青母女分别按4:6比例分配。

    她们此刻身处的徐家大宅,当年建成时就是炎母与徐晋夫的联名财产,徐子青母女当下就可以搬离大宅,住到刚被分配给徐子青母亲的那栋城区别墅中去。

    所有人对遗产的分配都没有异议,签字,离开……何谓“人走茶凉”?或许就是炎凉坐在那儿,看着徐子青母女相携着离开,而她,竟然很想对这些她怨恨了许多年的人说一句:再见……

    又或者,再也不见……

    就在炎凉艰难的从那两人的背影上收回目光、愣愣看着自己面前的那杯咖啡上时,已走到门边的徐子青却在徐母眼神的示意下,去而复返,来到炎母跟前,说:“大妈妈,我们走了。”

    炎母点了点头。可转念想到了什么,炎母又开口叫住了准备再度离开的徐子青:“子青!”

    徐子青疑惑地回过头来。

    书房里的所有人都听清了炎母接下来的话:“你开个价吧,把你爸爸之前给你的那部分股份转卖回来。”

    徐子青脸色一变。

    见她迟迟不说话,炎母猜她应该是为难,语气尽量和缓一些:“你考虑下。徐氏这段时间的局势太动荡,希望你为了大局着想。”

    徐子青迟疑了好一会儿,最终只是模棱两可地说:“我会尽快给您答复的。”

    ***

    终于离开……

    是的,终于……

    徐子青与母亲同车离开,母亲在旁无声的啜泣,徐子青撑着下巴看向窗外,耳边是母亲那断断续续的、隐忍的呜咽声,脑中回响的,却是炎母的话:你开个价吧,把你爸爸之前给你的那部分股份转卖回来……

    徐氏这段时间的局势太动荡,希望你为了大局着想……

    “妈。”徐子青突然说。

    母亲一愣,赶紧拭了拭泪,调整好了声音才应声道:“怎么了?”

    “……”徐子青沉默了半晌,终究是没有继续说下去,“……没什么。”

    车子一路行去,终于离开她生活了几十年的大宅。一路上虽没说几句话,徐子青心思却是前所未有的乱。

    终于,她警醒一般回过头来,对司机说:“下个路口放我下车,你送太太先过去。”

    “你要去哪?”

    徐子青勉强笑了笑:“有点事情。”

    司机停在了下个路口,徐子青立即开门下车。很快就打到了出租车,直奔丽铂集团。

    外界如今都将她视为未来的江夫人,她出入丽铂自然畅通无阻,徐子青一路勉强的应和着旁人的招呼,一路直达江世军专属的办公区。

    秘书见到她,立即起身要去向总裁通报,徐子青阻止了她:“不用了,我自己进去。”

    徐子青就这样孤身一人走了进去。

    办公区里很宽敞,外间用来招待客人,还摆放着小型的室内高尔夫,内间才是办公室,徐子青走到办公室门口,正欲推开虚掩的房门,里头突然传出一句:“彧南,什么时候跟我一起回去为你父亲扫墓?”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生病所以没更,常常熬夜把免疫系统都熬坏了,苦逼……这章是最后一次0点以后的更新,以后更新,都会在0点以前,不熬夜的作者才有命写更多作品给大家……

    下一章,本周五晚10点不见不散……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