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45、第 45 章

蓝白色2017-3-7 13:7:14Ctrl+D 收藏本站

    45、第45章

    “南,什么时候跟我一起回去为你父亲扫墓?”

    对方似乎是在室外,沉静的语调伴随着类似寒风的声音,显得格外冷冽:“过段时间吧。”

    “那明天我自己单独去一次,”江世军拄着头,与十分熟悉的人谈话,姿态自然而然显得惬意,“等你有空了,上次送去的花都要烂成花泥了。”

    彼此都没再多说什么,对方就此挂断电话,江世军则把电话切到了秘书那儿,悠悠的,一边摸了摸手旁那壶早已冷掉的茶,一边吩咐秘书:“沏壶茶进来。”

    “好的。”

    江世军一向不喜欢久等,因此训练了秘书十分迅速的办事能力,不一会儿门就被敲响,江世军抬头:“进来。”

    闻声推门进来的,却不是秘书,而是……

    江世军一愣,狐疑的一眯眼,但很快就展颜笑开:“你怎么来了?”

    徐子青端着沏好的茶,笑吟吟地走进来:“怎么?不想看到我?”

    徐子青已经走到了办公桌边,一整套颇具古风的茶具她用起来得心应手,很快就将杯盏送到江世军手里。

    江世军接过,却没喝,只问:“不是说今天律师会到你家公布遗嘱?”

    “结束之后我就过来了。”

    “结果如何?”他紧接着又问,似乎比徐子青本人还要急切。

    徐子青直接做一番苦笑:“预料之中,我爸把徐氏交给了我妹妹。”说着也为她自己倒了一盏茶。

    如此泰然的样子令江世军不由得再度眯起了眼打量她:“我还以为你对这个结果会很不满。”

    在他预料之外的,徐子青只是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徐氏现在这么动荡,她接手的等于是个烂摊子,连蒋南这么个能人也有些回天乏术的架势了,我也想通了,与其在商界冲锋陷阵,不如,好好做个男人背后的女人。”

    徐子青一边喝着茶,一边隐秘的观察这个男人对自己这番见解的反应,结果他却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别的情绪。

    徐子青也不清楚面对对方这样的反应,她该不该松口气……

    忽略掉内心的翻涌,徐子青坐在椅子扶手上,瞅了瞅这个男人微微发白的鬓角,又是一番权衡后,才懒洋洋地把脑袋贴了过去:“你呢?你待会儿还有什么事要忙么?”

    “没什么事,很快就能走了。走吧,正好一起去吃晚餐。”

    江世军说着已站了起来,二人一前一后地往门边走,江世军从立架上拿下外套,正穿着,站在他身后一步之遥的徐子青,则轻巧地将手伸进包里摸到手机――

    按下一个键之后,手机立即响起了铃声。

    江世军刚穿好衣服,听闻铃声立即回过头来,只见徐子青接起电话来就说:“妈?”

    “……”

    “我在外面啊。”徐子青抬眼看了看江世军,顿了顿才继续道,“怎么了?”

    “……”

    “好的,我马上回去。”

    徐子青挂了电话之后,立即抱歉地看向江世军,目光楚楚:“不能跟你一起吃饭了……”

    “家里有事找你?”

    徐子青点了点头。

    “……”

    “……”

    “那好吧,改天。”

    江世军很爽快就答应了,徐子青笑着快步走到他身边,吻了吻他的脸颊:“下次我请你。”说完便一路小跑着离开,很快身影就消失在了门后。

    徐子青一路都是这样奔跑着,一贯的优雅早已不见踪迹,几乎是落荒而逃地进了电梯,下了楼离开了丽铂,直到最后坐进出租车里。司机驾车绝尘而去,徐子青终于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她不由自主地回头,透过车窗看一眼后头那栋越来越渺小的丽铂大楼,总觉得顶楼的某一个落地窗后,一双眼睛正狠狠的盯着她。

    惊得徐子青立即收回目光,迟疑着摸出手机,拨出了一串熟悉的号码后她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对方很快接通,徐子青也不等他说话,就直接问出了口:“周程你在哪儿?”

    “……”

    周程还没回答,她又说:“我立刻、马上要见到你!”

    ***

    炎凉又在徐家大宅住了将近三天,才被蒋南半强迫的带走。

    下周一就要举办葬礼,母亲很忙,炎凉却被蒋南这么带离了家里,难免颇有微词――

    还在和蒋南一同离开徐家大宅的车上,她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发表对这个男人的不满:“你不该拉我走的,让我妈一个人住在那么空荡荡的房子里,我有点不放心。”

    “是你母亲要我带你走的。”

    听着蒋南这样的解释,炎凉抬了抬眉,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只沉默的扭头看窗外,但很快一只手就把她的肩扣了过去,她和蒋南之间未免显得有些生疏的距离,此刻被他打破――

    “你几天没合眼了?黑眼圈重得吓人。”

    炎凉靠过去,枕着他的肩膀,语速因缓慢而显得疲惫:“就在昨天,一些叔叔伯伯门都来家里看望了我们。包括刘军。我就纳闷了,刘军都已经把股票转卖给了别人,怎么还有脸来,说出‘节哀’两个字的时候,他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感受?”

    “……”

    “果真是……世态炎凉。”炎凉仔仔细细咀嚼这个与自己同名的字眼,仿佛能嚼出一股宿命的味道。

    蒋南只是将他揽着她的那只手揽得更紧,“别想那么多……”

    “怎么能不想?我爸死了,恶意收购方如果成功的话,我家的产业就等于毁在了我手里,那……”炎凉有些说不下去,转念想了想,还是决定说些别的,“我在想,回购股票的同时,我们是不是要重新制定新的股份计划,赋予我妈妈亲信一方的股东以特定的优先股利?如果还是没办法阻止恶意收购,那就干脆鱼死网破,在迫不得已的关头,可以选择提前偿还未到期的债务,给收购者在收购成功后造成巨额的财务危机。”

    “……”

    “……”

    “对了,还有一种办法……如果揪出了恶意收购方的幕后老板,我们其实也可以寻找一个友好的支持者,作为收购人,与恶意收购者相竞争,刻意抬高收购价。甚至可以通过锁位选择权,直接把……”

    之前一直侧耳聆听的蒋南忽的打断了她:“你如果真这样做,还没击退恶意收购方,说不定你就已经先破产了。”

    炎凉一愣。

    意气用事之后再仔细想想,他说的也对……不到万不得已,不必和那背地里的敌人这么拼命。

    “那……”

    炎凉欲脱口而出的询问被当下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这个新的手机号只有至亲和下属知道,屏蔽了媒体等无聊人士的滋扰。每一次响铃,都有可能意味着另一个噩耗。因而她没有拖延半秒,几乎只响了一声半的铃声,她就已经接起。

    是周程的来电。

    “周……”

    只说了一个字的炎凉就被周程打断了:“你在哪儿?我有事找你。”

    炎凉一愣。

    周程的这种语气令她不由得坐直了身体:“怎么了?”

    “电话里说不清楚,总之我需要你现在过来一趟――你原来住的公寓这边。”

    蒋南投来目光的同时,炎凉听见周程问说:“别问为什么,现在过来就是了。”

    “……”

    “……”

    炎凉无奈了:“千万别告诉我又是因为徐子青。”

    “……”

    “……”

    周程的沉默像极了默认,炎凉已经是万般无奈了,却只能说:“好吧。”

    炎凉挂了电话,实在无法解答蒋南问出口的那句:“怎么回事?”

    显然电话那头周程那急切的声音,蒋南也听到了一些,自然也没漏掉炎凉那句已经说烂了的:别告诉我又是因为徐子青………

    于是也不用等炎凉编些什么说辞,蒋南直接说:“我送你过去。”

    “不用,我直接打车过去。你先回家吧。”

    蒋南也没再强求,让司机停了车,目送她打到了出租之后,才吩咐司机开车。

    蒋南的车与出租车很快分道行驶而去,最终互不相视。

    十余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炎凉曾居住的公寓楼下。

    炎凉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停车格里,倚着车身而立的周程,再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徐子青的身影。

    炎凉才拎着包下了出租,周程也很快看见了她。

    待炎凉走到车边,周程也只说了一句:“走吧。”

    “去哪儿?”

    周程决绝的坐进驾驶座的模样仿佛在告诉炎凉,他这回是铁了心不解答她的疑问了。

    “你刚被蒋南从大宅里接出来?”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

    他的语气有些怪异,但他的这个问题,炎凉怎么听怎么都觉得是个无关紧要的寒暄话,于是她也没再追问。

    直到车子朝着郊外的方向越行越远,直到车子驶进了一座墓园――

    炎凉已经不知道怎么开口询问这趟怪异至极的行程了。

    周程下了车,领着炎凉沿着石阶上山,炎凉不得不停在石阶下,提醒周程:“你来错地方了,我爸的墓地选在了另一家墓园。”

    她不走,周程索性伸手来拉她。

    炎凉只能态度勉强地重新跟上。

    周程最后停在了一个陌生人的墓碑前。

    炎凉随后也停下。她看着墓碑上那张似乎尘封了多时的照片,以及旁边两束还算新鲜的花束,实在忍不住开口打破此时此刻的沉默:“他是……?”——

    作者有话要说:心跳加速了有木有!!!!!!!

    后天晚上10点不见不散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