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47、第 47 章

蓝白色2017-3-7 13:8:4Ctrl+D 收藏本站

    47、第47章

    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炎凉接起来:“喂?”

    对方则以一贯的称谓称呼她:“二小姐。”

    炎凉猛地一顿:“刘秘书?”

    ***

    炎凉猛地从梦里惊醒。

    面前的天花板上,裂着一道从窗帘缝隙中透进来的月光。

    这道月光,将户外融雪时散出的寒意狠狠地烙进本该温暖的室内,令炎凉还没从梦魇中回过神志来,就已经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

    她按着抽筋式阵痛的太阳穴从床上坐了起来,还没有任何其他举动,耳边就传来一声带着担忧的问话:“睡得不好?”

    炎凉全身一僵,缓过来之后偏过头去看,只见蒋南也醒了,正微靠着床头看着她。

    蒋南是睡眠极其浅淡的人,她只发出了这么点动静,就把他给闹醒了。

    炎凉讪笑着摇一摇头作为回答,这就捏着被角睡了回去,刚躺回床上,蒋南就伸臂将她搂了过去。相拥入眠的姿势令炎凉一时无法抬起头来,只能低着眸侧靠在他胸前,听他说:“怎么?做噩梦了?”

    “也不算是噩梦,”黑暗的房间里,谁也看不见一个女人撒谎的嘴脸,“只是想到了白**礼时的情景。”

    “难怪……”蒋南叹着气似的说道,顺势把她搂得更紧。

    “难怪什么?”

    “之前我醒了一次,见你虽然睡着了,却时不时的皱一皱眉头。”这个男人的声音是何等的温柔,如一个称职的开导师,劝她说,“熬过这段时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炎凉终于忍不住抬头看他。

    这是一个只需一眼就令人有翩若惊鸿之感的男人,此时此刻却是安静的,温柔的,散漫的,与世无争的,可就算这样,却能一直在不经意间从眉宇中散发出英气和威慑力……炎凉一度以为自己已经读懂了他。

    炎凉闭上眼睛,想要结束谈话,想要就此睡去,迷迷糊糊地带着睡意的嗓音,在温暖的卧室里悠悠的散开:“你不懂……没有过至亲去世的经验,是不会理解这种痛能有多痛的。”

    就算她恨自己的父亲恨了数十年,可毕竟……

    炎凉转了个身,十分安静,连鼻息都渐渐和缓下去,像是真的睡着了,实则眼睛都还是睁着的,只是眸光中空白一片,什么情绪也没有。

    蒋南看着这个女人侧着的背影,下意识地伸手过去,却在手指快要碰到她肩头的时候停了下来,犹豫间,沉默地收回了手,就这样仰面躺着,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睁着眼直到天亮。

    寒冷的阳光斩破云端的阴霾,那一刻,无眠之夜就此结束。蒋南偏头看了看这一整夜都保持着侧卧的睡姿的女人,轻手轻脚地起身。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蒋南与平常一样洗漱,换衣,衣帽间里,之前被打破的那面穿衣镜早已经换上了一面全新的、毫无裂痕的镜面。

    蒋南早已习惯了一边站在镜子前打领带,一边在心中提醒自己:蒋南,你不爱她……不爱……

    不爱……

    这几乎已成为一个魔咒,蒋南打好领带回到卧房,始终面无表情,却在看到床上还在沉睡着的女人时,眸光微恸而不自知。

    他回到床边,俯下`身。

    谁又会知道吻在眉心的意思其实是……

    对不起。

    ***

    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再也听不见,炎凉才睁开眼睛,而几乎是睁开眼睛的同时,炎凉就听见了玄关大门轻声合上的声音。

    这个时间点正是上班的高峰时期,市区的交通十分拥堵,炎凉的车却因为是往郊外行驶,并没有遇上拥堵,十分顺利地来到了墓园。

    昨天的葬礼过后,她孤身一人去见了刚回到市里的刘秘书,都没顾得上看一眼这全新的墓碑。

    墓志铭下的落款写着:妻,炎蕊云,赵清芳;女,炎凉,徐子青。

    炎凉突然觉得,炎蕊云、赵清芳这两个名字摆在一起,看起来似乎也不是那么刺眼了。自己的这个想法,炎凉自己都觉得很荒唐,可再荒唐,也抵不过“逝者已矣”这四个字。

    炎凉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

    照片已有了些年代,边角难免有些泛黄,黑白的影像下,站着笑着的,是那帮徐氏最初的员工。在那个年代,那个相对封闭的大环境下创业的一帮年轻人,包括当年还年纪轻轻的刘秘书,包括那个叫做宋锦鹏的男人,自然也包括炎凉的父亲。

    照片上的徐晋夫是那样年轻,与墓碑上镶嵌的这张相比,眉眼是一致的,只是期间横亘了几十年的岁月沉淀。

    此时此刻,手拿照片的炎凉安静地站在徐晋夫的墓碑前,看着墓碑照片上两鬓斑白的父亲,脑中回响着的,却是刘秘书的声音――

    二小姐,你、你从哪儿听来宋锦鹏这个人的……

    这些往事你其实没必要知道的……

    二小姐,不是我不想说,可实在是……

    ……

    ……

    他是……雅颜的配方创始人。也是你父亲当年的合伙人……

    公司刚成立不久的时候就遇到了资金问题,眼看快要运营不下去,宋锦鹏想和你父亲拆伙,有意把雅颜的配方卖给国外的化妆品公司,可你父亲这边,却很快凭借宋锦鹏手里的雅颜配方拉到了你外公的投资。因为我们这边的雅颜先一步上市了,那间国外化妆品公司损失巨大,于是向宋锦鹏索要巨额赔偿金。之后……我也再没有见过宋锦鹏……

    宋锦鹏的家人?二小姐,你问这个做什么……

    这个我真的是不太清楚……

    ……

    ……

    这张照片是公司刚刚开业的时候,我们这些人在公司门前拍的合照,你看,那时候我们还在租用别人的格子店铺,规模这么小,大家也都这么年轻,我一直以为这张照片会伴着我进棺材的……

    炎凉低头看看照片上的这些人,他们的笑容那样清晰,显得尤其意气风发,有些东西,太清晰的话就显得残酷了,炎凉的视线从手中的黑白照片中抬起,转而看向墓碑上的照片。

    她一字、一顿地说:“可能我上辈子真的做了很多孽,这辈子才会成为你的女儿。不过你放心,无论对手是谁,我都不会让他们把徐家欺负的这么惨的。”

    炎凉站在那里,当着自己父亲的面,毫无表情地撕碎手中的照片,稍一摊开手心,照片便被寒风一一吹散,飘向不知名的远方。而她,无言地、头也不回地离开。

    这个女人的高跟鞋踏在下山的石板路上,不疾不徐更不见一点慌乱,伴随着这种仿佛是无声的宣誓的脚步声,炎凉拨通了徐子青的电话。

    电话通了。

    很显然徐子青知道是她,于是习惯性的默不作声。

    针锋相对了这么久,炎凉发现这真的是她第一次这么心平气和地和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讲电话:“徐子青,我突然发现,我们这样斗得你死我活能有什么用?还不是给了暗处的敌人以可乘之机,最终只会让整个徐家彻底完蛋。”

    “……”

    “……”

    “你想这么做?”徐子青了然地问她——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飞去见导师,因为我马上就要……考研了。好吧离考研不到一个月时间的现在我竟然还有空在这里码字,我自己都有点不可思议,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