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48、第 48 章

蓝白色2017-3-7 13:8:30Ctrl+D 收藏本站

    48、第48章

    炎凉被短暂的问住了。

    是啊,她想怎么做?

    她又能怎么做?

    寒风冷冽,身后一整片墓地透着的凉意几乎凄厉入骨,炎凉打着寒战醒过神来:“首先,我得确定爸给你的那些股份,现在都还在你名下,没被江世军吞了。”

    徐子青一顿。

    她此番突然的静默令炎凉的心猛地一悬,声音也发慌了:“你该不会……?”

    好在徐子青立即解释道:“这点你放心。”

    炎凉不由得松了口气,继续拾阶而下,一边说:“江世军、宋锦鹏、蒋南……我也相信这一切不可能是巧合。假设恶意收购徐氏的那间空壳公司mt,他们的幕后老板真的是江世军……”

    “不用假设了,”当即打断她,“江世军正在在他的私人会所里,和mt的总经理喝上午茶。”

    “你撞见他们了?”

    “你觉得如果我真的撞见了他们,还能像现在这样毫发无伤地跟你讲电话么?”徐子青的语气是万般无奈、百般自嘲,“我在江世军的车上装了偷听器。”

    这仿佛是一线生机,轻巧的飘进炎凉耳中,不知不觉已走到自己车边的炎凉猛地拉开车门,矮身坐进去,急切地发动车子,语气却比动作还要急切:“你还听到了些什么?”

    “他的车太多了,今天刚好用了装着**的那辆,除了约mt的总经理喝早茶,没什么别的有效信息。”

    炎凉垂了垂眸,略去那一丝失望,握着方向盘拐出停车区,“mt发出的公告显示,他们已经从市场上购买到了徐氏5%的股份,我这边已经稳住了大股东,他们在大股东们这里碰了壁,肯定会把目标转向其他中小股东,如果被他弄到了中小股东手里的投票委托书,我们的处境就会变得更糟,所以……”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炎凉觉得自己和徐子青其实是十分默契的,就比如此刻,她语气一顿,徐子青已经意会:“江世军现在对我还没有设防,我应该能弄到他们正在接洽和试图接洽的中小股东名单。”

    为什么她提到江世军这三个字时,能不带一点埋怨?不带一点爱极生恨的情绪?

    全然不像自己,恨不得把那个叫做蒋南的男人,那个欺骗利用了自己的男人,一片一片撕碎;甚至是只要一想起这个名字,心就如同被美工刀一道一道地划……

    徐子青话音刚落就听见炎凉一声轻笑。

    “你笑什么?”徐子青有些不悦。

    “只是突然想到,我得开始学习怎么去算计自己的丈夫。就像……”

    ……他算计我的那样……

    炎凉说着又是微微一笑,只不过目光比侧窗上凝着的那层冰雾还要冷硬,前话还没说完已改口道:“有消息了第一时间通知我。”

    炎凉再回到家时已是凌晨,累得连鞋都不愿脱,直接踩着高跟走到客厅,“嚯”的一下躺在沙发上,再也不起。

    周围安静极了,她闭着眼睛听座钟的滴答声,昏昏欲睡。她这一整天都在外奔波,至今滴水未进,困得要命却根本睡不着,脑子一团乱。

    反收购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增持股份,这需要一大笔资金,即使变卖了徐家所有的动产、不动产,怕也敌不过这次蓄谋已久的鲸吞蚕食。彻底解决资金问题的唯一方法,或许就只剩下寻找第三方公司充当外援。短时间内上哪儿去找这么一个财力雄厚的财团?这一切都还得瞒着徐氏的ceo,悄悄进行……

    就在这时,轻微的脚步声打断了炎凉的思绪。

    炎凉抬着手臂遮着眼睛,耳边除了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只剩自己如雷的心跳声。有人蹲在了沙发旁――

    对方的手顺着炎凉的膝盖向下略去,为她脱去高跟鞋。

    炎凉听到了他的叹气声。

    是啊,怎么能不叹气呢?演得如此辛苦。

    她在心里笑着的同时,对方拿开了她挡着眼睛的手臂。

    触碰之间炎凉藏不住地一颤。

    她能感觉到对方的动作一顿。肯定已经被发现,炎凉只得睁开眼睛。

    对上的是一双担忧的眼睛。

    面对着这么完美的、静心修饰过的神情,炎凉几乎要有一瞬间的信以为真。“在这儿睡多久了?怎么不进屋?”

    蒋南穿着浴袍,手里拿着毛巾,头发还是湿的,但一身的疲惫似乎还没被洗净,炎凉笑一笑:“这么晚了,还没睡?”

    “刚忙完回来,洗了个澡。”蒋南伸手拨了拨她的睫毛,“你在大宅陪了你妈妈一整天,也很累了吧?”

    “还好。”炎凉勉强一笑,动了动酸涩的肩膀,起身朝卧室走去,头也不回地说,“我也去冲个澡。”

    直到进了浴室锁上门,炎凉无力地倚着门背,对面就是镜子,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觉得那已经不像她……

    洗完澡,吹干了头发,炎凉赤着脚回到卧室,蒋南已经入睡,炎凉无声地来到他那一侧的床边。

    居高临下的审视。人的眼睛有5.76亿像素,却终究是看不透人心……

    炎凉坐在床边,手指点了点他的心口,这坚硬的骨骼、皮肤下,那颗心是不是还包裹着一层硬铁?

    她的手指缓慢地顺着那壁垒分明的身体向上抚触而去,最后停在这个男人的颈项上,另一只手也覆上去。只要像这样掐住他的脖子,用力……

    在一切都还没有付诸行动之前,这个男人毫无预兆地睁开眼来。一个手臂的距离,昏暗中也看得见他的戒备。

    炎凉的身体比思想快了一步,几乎是凭着本能俯身吻住他。这个男人眼里的戒备被倾涌而来的诧异冲刷的一丝不剩,在自己妻子好无理数、毫无节奏的深吻之下愣了片刻之后,紧随其后的,是他更加凶猛的回应。

    浴袍的衣襟转瞬间已被扯开,随着彼此的纠缠,浴袍渐渐堆叠到腰间,最终被这个男人挥手一扯,浴袍飞落到床下。

    她跨骑在他腰上,扯开他的衣扣,咬他,蒋南短暂的迷失在这强势的压迫下,略微撑起的身体很快又被她按回去,只挣扎了半刻,便妥协的配合,扶牢她的腰,任由自己被她的撩拨逼红了眼。

    **危险的跳动,这个男人几近失控的边缘。起身的力道那么猛,炎凉几乎被他掀翻在床上,却也在那一刻狠了心,用了力,扣住他的手,扯过浴袍的腰带,要把他的手腕绑在床头架上,另一只手狠狠掐着他的脖子,这样的疯狂看在身下这个男人的眼里,是极致的近似绝望的**,即使她用劲到几乎要令他窒息――

    回应此番**的,只能是更加的疯狂和激烈,蒋南手腕猛地一挣,超脱出这个女人的掌控之后,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炎凉躺在那儿,终于是失了力气,抬起胳膊挡住眼睛,什么也不愿看什么也不愿想,任由他在自己的身体上忙碌,火热的吻烙在她的皮肤上,带着被她撩拨起来的、燎原般再难控制的**。

    他埋首在她胸口,牙齿咬合带来一丝的刺痛,如同一场蝴蝶效应,那丝刺痛迅速渗进皮肤直抵心脏,引发那被深深压抑在最底层的……痛不欲生。

    第一声哭声冲出喉咙的那一刻,呆住的不止蒋南。

    温暖的口腔、凌厉的厮磨离开了她的胸口,炎凉愣愣地看着天花板,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那是她的哭声。

    蒋南欺身上来,焦急的捧起她的脸,目光闪烁着不确定:“炎凉?”

    炎凉悄然格开他的手,看了他一眼,终究只是抱歉地笑了笑,侧过身去背对他,说:“我困了,睡吧。”

    沉默片刻蒋南却执意将她扳回,面对面地看着她:“炎凉……”

    这么温柔的声音……

    这么,美丽的幻象……

    炎凉看着他,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静置的一秒……两秒……

    终于,失声痛哭起来。

    仿佛压抑了多时,这个女人终于偿还了自己一场淋漓尽致的宣泄。

    一床的凌乱。

    一室的撕心裂肺。

    一个哭得蜷成了一团的她。

    谁又能听到,紧紧抱着她的这个男人,他的心,其实也在滴血?

    ***

    远离卧室的客厅里隐隐回荡着近乎是悲鸣的哭声,长久不息。

    一只女包放在茶几旁,包中的手机无声地进了数条短信。手机已加密,短信三秒后即被隐藏。

    城市另一端的明庭大厦顶楼,路征站在窗边,凌晨的夜空被霓虹映照得如黎明乍现,cBd区的繁华,静静地流淌在清寒的月光中。

    路征低头看着自己刚刚发出的那两条短信,俊朗的侧脸被窗外斑驳的光线切割出锋利的棱角。

    “炎小姐,你下午找我谈的事,我考虑到刚才。我处理过很多比这更棘手的生意,但这次,我不打算以一贯的商业价值来评估合作可能。”

    “不如你给我个理由,我为什么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帮你?”——

    作者有话要说:考研归来!我被我的勤奋感动了,嘤嘤!掌声在哪里!!!!!!!!!!!!!!!!!!!!!!!!!!!!!!!!!!!!!!!!!!!!!!!!!!!!!!!!!!!!!!!!!!!!!!!!

    半个多月没写,这章为找感觉,一找就找到了凌晨rq不过请放心,下章9号晚上10点整放送,不隔夜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