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50、第 50 章

蓝白色2017-3-7 13:9:20Ctrl+D 收藏本站

    50、第50章

    被压制到了极点,往往意味着不顾一切的反击――

    徐子青便是如此,被人这样逼到了生死边缘,一切惊恐早已烟消云散,困兽犹斗的气势直冲头顶,令她再也不急着仓惶逃离,而是猛地回头,嘲讽的看向江世军:“谢谢江总告诉我这些,比我用**听到的信息有用多了。”

    徐子青说着已拿出包中的手机,当着江世军的面作势要拨号:“相信我妹妹听到这些消息后会比我还要感激江总。到时候徐氏成功击退了敌人,我们等于欠了江总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可惜她的这番话并没有击碎面前这个男人的自信,他仿佛对她的这番话没有半分忌惮,徐子青想要解读他嘴角那抹有恃无恐的微笑,可惜一头雾水,她警惕地上下扫了眼江世军,继而失笑:“这是公众地方,难不成你还敢杀了我灭口?”

    江世军依旧安安稳稳坐在那儿,丝毫不为所动,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跳梁小丑,他的这番表情令徐子青皱眉的同时,江世军悠悠地说:“内线交易、挪用**……你觉得我把这些罪证交给警方之后,你会做几年牢?”

    徐子青拨号码的手指刹那间僵住。

    “还有,你不会真以为我用来收购徐氏的资金只有45-50亿吧?”

    仿佛被利器瞬间刺中要害,徐子青的双眸嚯地圆睁,满眼的不可思议。

    那不可置信的样子,那如受惊小动物似的惶恐地闪烁着的瞳孔……江世军极其享受地一一审视过后,又说:“我早就发现了你的**,你觉得我为什么直到今天才揭穿?我放给你的那些假消息,能够一步一步地引诱你妹妹赌上一切资本去翻盘,只可惜这会是个无底洞,只要你妹妹一天不放弃,那么不久之后她就会失去徐氏,并且债台高筑。”

    “……”

    “无论你们做什么去挽回,结局永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江世军的语气刻意一顿,在这个女人脸上看到了令他十分满意的濒死般的表情后,才慢条斯理地落下最后一记重击,“――破产。”

    ***

    所有的反击都被这个强大的敌人的三言两语给攻破。

    周围突然安静极了。

    徐子青许久之后才彻底反应过来,她的目光已不是惊恐,而是一片绝望――比起害怕,绝望才是最可怕的。

    这个时候,江世军终于站了起来,踱着步子走到徐子青身旁:“要知道你爸爸已经把徐氏交给了炎凉,这里面根本没你什么事,如果不是你硬要插手进来,我其实是可以放你一马的。”

    江世军一边说着,一边仔细的看着这个年轻女人的脸,最终抬起手来,怜爱地抚了抚她僵硬的侧脸。随即而起的劝慰的笑容,比他的这番动作更加虚伪:“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你妹妹,她就算倾家荡产也会继续守着徐氏。你呢?难道也愿意陪着她倾家荡产?”

    “……”

    “你妈妈可是做了大半辈子的小老婆,才好不容易替你、替她自己争得了那么点遗产。”

    徐子青心中某根弦顿时被残忍的拨动,她机械地转头看他,一片空白的眼睛里,悠悠地滋生出了一道正中下怀的光,这自然没能逃过江世军的眼睛。此刻的江世军,就像个劝人向善的过来人,拍一拍徐子青的肩:“你虽然愚蠢,但是你起码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自私。你大可以把我告诉你的这些转告炎凉,只要你不怕坐牢出来之后,你会变得一贫如洗。”

    “……”

    “要是我是你,我就拿着我得到的这些遗产,到国外过自己的安稳日子,不趟这淌浑水。”

    语毕,幕落,江世军收起那一脸的劝慰,也收回了放在徐子青肩膀上的手,带着满心满眼的冷然离开。留徐子青一人,站在这空荡荡的办公室里,面上毫无表情,心中那根弦却是直到许久之后,才重新恢复平静。

    徐子青低头看了看手机上那一串没来得及拨全的号码,摇摇头,似乎想要挥去某种可怕的想法。她继续拨号,动作却是一点一点缓慢下去,直到最后,彻底停下。

    明明是安静的、似乎连呼吸声都没有的办公室,徐子青却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幽幽地在耳边回荡:

    你大可以把我告诉你的这些转告炎凉,只要你不怕坐牢出来之后,你会变得一贫如洗……

    一贫……

    如洗……

    ***

    三天后。

    炎凉起了个大早。

    这段时间都是蒋南负责做早餐,这一天炎凉却破天荒的打算勤快一回。

    蒋南则是在经历了一段漫长的噩梦之后,从梦境中惊醒。相同的梦在这段时间里频频上演,以至于蒋南也早有准备,猛地睁开的眼睛的同时,已成功的令自己的神智从梦境中抽离。

    只可惜在看到见空无一人的床边时,不起然地又堕入某种惶恐。

    空落的床,没有她存在过的痕迹……这一幕,和噩梦的开头何其相似……

    就在这时候,门边突然出现一抹身影。蒋南循声看去。目光是半秒的板滞,半秒后,已将一切粉饰:“起这么早?”

    他笑问。

    炎凉也是回以一丝甜笑:“快起来,再煎个蛋早餐就算完成了。”

    蒋南有点不置信,可见她围着围裙手里还拿着锅铲,只得已最快速度洗漱完毕、来到饭厅。果然有一桌卖相不怎么样、但看了却让他食指大动的早餐。

    见他站在餐桌边一动不动,炎凉踮起脚尖自后搂住他的脖子:“愣着干嘛?”

    蒋南那复杂隐忍的目光在扭过头去回视自己妻子的那一刻,已经被一派的轻松惬意所替代:“如果我说,这是我十多年来头一次吃到别人为我做的早餐,你是不是能允许我不忍心把它们吃了?”

    炎凉眸光一怔。

    但很快她就带着埋怨地笑开:“谁信?堂堂蒋南,多得是女人愿意为你洗手作羹汤,怕我做的难吃,还找这么个理由。”

    说着已双手按在他肩膀上,把他按坐进餐椅里:“我现在命令你,全部吃光。”

    蒋南也没再解释,她手又环上他的脖颈,半趴在他身上,等着他吃第一口后发表些意见。蒋南却只是笑着,切了片培根,回身送到她嘴边:“你今天还回徐家大宅陪你妈妈?”

    “是啊。”炎凉面带担忧,“我妈妈最近心情不好,身体似乎也比以前差了。我想多陪陪她。”

    ***

    说完此话的半小时后,炎凉坐上了前往明庭集团的车——

    作者有话要说:转眼又凌晨了。

    我会说本来今晚某色化得ppll的去相亲,结果却是半途躲到网吧来码字么?个中原因……哎,苦逼到不想说,哎……

    13号晚上更新下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