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51、第 51 章

蓝白色2017-3-7 13:9:45Ctrl+D 收藏本站

    51、第51章

    除了原定的合同之外,双方还签署了保密条款,资金到位之后,他增持徐氏股票的进度也将随之加快,徐子青交给她的中小股东名单,她也要加快步伐、逐个攻破了――

    炎凉还没走出会议室,已经在心里默默部署,可就在助理替她拉开会议室的门、炎凉大步朝外走时,身后突然有人开口叫住她:“炎小姐。”

    炎凉闻言回头,正瞧见路征从主席位上站起。

    路征没继续说下去,倒是路征的秘书做了传声筒:“炎小姐请留步,我们路总想与您谈谈。”

    炎凉点点头,吩咐自己的助理:“先去停车场等我。”

    助理领命离开,路征的秘书也随后出去,顺手带上门。会议室里就只剩下了这俩人。

    路征伸手示意了一下他旁边的座椅,炎凉也配合的坐了过去。

    “刚才有外人在场,有些话我不方便问。”

    炎凉立即正襟危坐起来。路征似乎也观察了一下她的反应,才继续道:“我们现在合同都已经签了,你是不是能够卸下心房,告诉我mt的幕后老板是谁?”

    炎凉当即被问得一噎。

    在他审慎的目光下,炎凉犹豫了许久,也沉默了许久,终究是仰起头来朝路征抱歉一笑:“有了明庭的资金介入,我的反收购行动也隐藏不了多久,到时候mt的幕后老板肯定会坐不住,**的主动现身。”

    路征略显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你还是很不信任我。”

    炎凉以为他会继续追问,可路大少似乎并无意于此,转念即说:“那……这个周末晚上我想约你吃饭,你总能赏脸了吧?”

    这似乎是一个交换条件,他可以不追问,但她必须答应这个晚餐邀约。

    炎凉没有过多犹豫,很快点头答应下来。约好了时间和餐厅之后,炎凉当即道别离开。她没有工夫再耽搁,离开明庭大楼之后,直接驱车赶往徐家大宅――

    几位被江世军列入游说名单的股东今天要去探望她母亲。

    想来也是讽刺,她堂堂徐家二小姐想要约见股东,还得这么偷偷摸摸,还得借着丧父的名头。

    稍微值得庆幸的是她已经稳住了大股东们,按照徐子青提供的消息,江世军已经**把目标转向中小股东,只要她这次抢先一步获得半数以上小股东的支持,她就能就此止住颓势。

    她回购市场上流通股的行为会抬高股价,股价涨到一定程度肯定会引起江世军的注意,到那时,某些人的真面目估计就再也藏不住了。

    ***

    炎凉的车子驶进徐宅的大门,正朝车库方向而去,炎凉余光瞥见前方停着的那辆颇为熟悉的轿车,惊得猛地刹住了车――

    那辆明明是,蒋南的车。

    炎凉不得不降下车窗探出头去仔细看,那确实是蒋南的车。

    她坐在自己的车子里思来想去,心尖越悬越高,她现在不敢贸然进家门,只好先拨打家里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耳机里响起梁姨的声音:“二小姐?”

    知道反收购行动的,目前只有炎凉和她的几位得力属下、刘秘书、炎母以及徐子青,连梁姨都被蒙在鼓里,炎凉目光紧盯停在前头不远处的那辆车,面对梁姨,却只是问:“蒋南来看我妈了?”

    “是啊,蒋先生说是来和太太谈些事情。不过事情好像已经谈完了,蒋先生刚……”

    梁姨的话还没说完,炎凉耳边突然传来敲车窗的声音。

    炎凉一惊。偏头看向车窗,蒋南就站在她的车边。

    同一时间,耳机里传来梁姨的后半句话:“……蒋先生刚离开,估计还没走远。”

    炎凉没来得及给梁姨任何回应,已经本能的挂了电话,降下车窗。

    在缓慢下降着的玻璃上,炎凉看到自己是如何一点一点粉饰好表情的,当车窗全部降下,她已经是一副惊喜的模样:“你怎么在这儿?”

    蒋南的目光有些莫名,在她脸上逡巡了一轮之后才接话:“我来和你母亲谈一下我们对外宣布婚讯的事。”

    炎凉的脸色隐隐的僵住。

    这个历来能读懂人心的男人,却似乎没有注意到她这番反常的反应,只继续道:“我们领证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却一直没有对外宣布婚讯,我想……现在应该是时候了。”

    炎凉沉默了许久,完全不知该用何种表情面对面前的他。思来想去最终只能问:“我妈怎么说?”

    “她尊重我们的意见。”

    炎凉了然似的点了点头,实则心里一点主意也没有,只有满心的慌乱,蒋南看看她,又抬腕看看表,“你先进去吧,我晚上来接你。”

    说着便俯身而来。

    蒋南的手臂伸进车厢,微托起炎凉的后颈,炎凉**仰头的同时,轻柔的吻落在她的唇角。

    他随后直起身体,道别后就要朝自己的车走去,

    可没走几步,蒋南就又停下了。炎凉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刚撤下那伪装的笑容,就看到蒋南回过头来看向自己。

    炎凉短暂地一愣。反应过来之后立即笑问:“怎么了?””突然想起某件事,“蒋南只是淡淡地说,“我来这儿的时候碰见徐子青了。她妈妈最近身体很不好,似乎是旧疾复发,徐子青这段时间要陪她妈出国治疗,来向你们道别。”

    “哦……”

    终于,炎凉目送着他坐进前方的车里,继而驾车离开。

    炎凉手肘搁在窗棱上,透过倒后镜,看着他的那辆车越行越远,直到最后消失在徐宅的大门外。

    婚讯……

    一想到这两个字,除了满腔自嘲,炎凉什么其他的想法都没有。

    ***

    什么时候对外宣布婚讯才最合时宜?

    在炎凉有模有样地扮演着正在为此事发愁的节骨眼上,万恶的媒体已经悄无声息地替她踢爆了一切……

    这一天早晨,炎凉照旧和蒋南一起出门,迎接他们的,不仅是这个冬天以来最好的一个阳光天气。

    记者们手上的闪光灯可比阳光要刺眼百倍。

    刚走出公寓楼的炎凉完全没有料到迎接自己的是这么大的阵仗,当即瞪大了眼。

    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已经有记者闹嚷开来:“炎小姐……不对,应该说是蒋太太……你们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一个站在稍后方记者要把长柄话筒强行塞过来,差点撞到炎凉,紧要关头,一双手及时地扣住炎凉的额角,按低了她的头,炎凉这才幸免被撞――

    而蒋南所作的这一系列保护她的动作,不仅没逃过记者们敏锐的目光,也没逃过那此起彼伏闪着闪光灯的相机:

    “难怪我们之前在你的单身公寓外守了那么久都一直没看见你,原来你早就已经搬来和你丈夫同住……”

    “为什么结婚了却要秘而不宣?”

    “听说是婚姻登记处的工作人员泄露了消息,你们会不会控告她呢?”

    炎凉低着头,想要在眼前无数双记者的鞋子中找到哪怕一丝缝隙,以便自己突围出去,可有这么多记者堵在门口,她想要前进半步都是奢望。

    因她低着头,错过了许多,但是仍旧能感受到蒋南一直护着她,沉默但强势地替她开路,一直按在她肩上的那只手终于将她领进了车厢里,炎凉这才抬起头来。正巧看见还站在车外头的蒋南猛地关上门。

    蒋南则很快绕到驾驶座,发动车子,将一众记者甩到了后头。

    “没事吧?”

    他一边看着前边路况一边问。

    炎凉一直在透过后视镜看着那些记者,听他这么问,才收回目光,摇摇头。为了平复情绪,炎凉下意识地扭开车载广播。

    广播里,dj那带着兴奋也带着调侃地声音一针针的刺进炎凉的耳朵:“这可真是爆炸性新闻啊,徐家的二小姐前段时间才和路征传过绯闻,谁能想到女方其实早就结婚了……”

    炎凉烦躁极了,伸手就要关掉广播,蒋南却先她一步,狠狠的伸手按掉。炎凉下意识的偏头看去,只看见蒋南的目光短暂的陷入阴霾之中,但下一秒就恢复了正常,继续淡然地看着前路。

    ***

    经记者们这么一闹,炎凉想不公布婚讯都不行了。

    但在此之前,她最需要担心的,似乎不是外界对她的看法,而是这个周末她还要赴路征的约。

    因为她,路征俨然成了众人的笑柄……某种程度上来说,路征是她的恩人,炎凉完全不知道自己要怎样向他道歉。

    直到周末下午,她还没有接到路征的电话。这顿晚餐注定是要取消了,原本约好的晚餐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然过去,炎凉一直坐在婚纱店中,看着梁姨不知从哪儿拿来的婚纱册子。

    “二小姐,就算暂时不办婚礼,也得先把结婚照拍了吧。把结婚照送到媒体那里,暂时堵住他们的嘴也好。”

    炎凉心下烦躁,扶着额头一声不吭,梁姨以为她不想拿主意,又说:“蒋先生待会儿就过来了,你拿不定主意的话,等他过来挑也一样。”

    就在梁姨暂时离开炎凉身边、去向店员要更多的婚纱册子时,炎凉的手机响了。

    走着神的炎凉一惊,从包中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时,又是一愣。

    她犹豫着接起。

    对方不说话。

    她犹豫着该如何开口。

    对方却先一步开口:“你迟到了……”

    电话那头的路征带着一丝笑意说。

    ***

    梁姨欢欢喜喜的抱着一大摞婚纱册子回来时,正看见炎凉夺门而出的身影。

    “二小姐!?”

    梁姨诧异的惊呼没有换回炎凉片刻的回头。

    炎凉赶到之前与路征约定好的餐厅时,餐厅已经打烊,但她还是一眼就看见了餐厅最里面的那一桌――

    一盏孤灯,一张椅子,一个独斟独饮的路征。他的背影被灯光拉得纤长,几乎让这个身材挺拔的男人显得脆弱了……

    炎凉默默走近,即便心里犹豫万分,脚下却没有多少迟疑。

    走到了桌边,炎凉听清了站在路征另一边的服务员在说些什么:“路总,已经开好楼下的房间了,1619,我领您过去?”

    原本低垂着目光的路征这时候抬起头来。并非因为听见了服务员的话,而是感觉到……

    她来了。

    路征只是看着她。只是这样而已,就已经让炎凉无所遁形。

    路征却没对她说半个字,悠然地站起,理了理西装领口,径直朝餐厅门口走去。

    炎凉看着他有些不稳地步伐,拿走服务生放在桌上地房卡,解释了一句:“我送你们路总过去吧。”之后就朝路征快步跟了上去。

    ***

    这个男人明明已醉得不轻,却不需人搀扶,炎凉只是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不远处,直到路征停在了1619号房门口。

    他抬头看了看房门上的号牌,要伸手握住门把手时,身体一晃,差点趔趄了一步,炎凉赶紧伸手扶他。

    路征这才终于正眼瞧她。

    “我……”

    炎凉刚说一个字就被他制止。

    “真可惜……”路征的食指点在她的唇上,笑着说。

    “……”

    “我晚了一步……”

    他是真的在微笑,可他越是这样,炎凉越是难以自控地紧咬着嘴唇,快要被歉意所吞没。

    路征的食指离开她的唇,脸却一点一点的靠她更近,仿佛要在醉意朦胧之中看清她。最终却是心念一动,缓缓地吻了上去……

    ***

    那个女人,始终僵立在那儿。

    紧挨着1619号房的1620号房,无声的关上了门。

    蒋南靠在门背上,脸上没有表情。

    半个世纪那么长的沉默后,蒋南拿出手机,拨出一串号码。

    对方不说话。

    蒋南冷冷的,没有一点表情的问:“为什么要让我看见这些?”

    ***

    “……”

    “……”

    终于,电话那头的江世军轻声的笑了开来:“你那么聪明,不可能没发现一点异样。”

    蒋南那原本锐利如刀的目光,似乎因被对方戳破了心思,而猛地一滞。

    江世军的声音还再继续:“我不想你继续自欺欺人下去。我让你亲眼看看这个女人为对付我们,都做了些什么事,帮助你想清楚,她值不值得你真心相待。”——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