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52、第 52 章

蓝白色2017-3-7 13:10:10Ctrl+D 收藏本站

    52、第52章

    1619号房门外。

    漫长的静置过后――

    直到最终,路征也没能等到她的回应,他终是抬起头来,一双醉眼,心里却是再清楚不过了,因而他只是微微一笑:“是我越距了,对不起,蒋太太。”

    对不起……

    蒋太太……

    这个男人此时此刻的形态、样貌,无一不透着淡淡的寂寥,炎凉那垂在腿侧的拳头缓缓的松开,挣扎着、犹豫着抬起手来,像是要伸手替他抚平那挥之不去的落寞。

    可就在指尖快要触碰上他脸颊的那一刻,她却硬生生的收回了手。

    最终,炎凉只是轻轻的推开了他的肩,报以一笑:“路总,您醉了,今晚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搅您了,再见。”

    她的笑,是疏离的,拉清界限的,路征自然是看懂了,他终是不忍勉强,天生的优越感所造就的超乎常人的自尊心与自制力,也不允许他勉强,因而只犹豫了片刻,便配合的退后了一步。

    可即使是再深切的自制力,也敌不过亲眼看着她转身、一步一步、没有半点犹豫的离开时,那快要淹没他的、痛彻心扉的不舍……

    不知过了多久,路征才回过神来,偏头看那空空荡荡的走廊。这一幕现实把最后一点奢望残忍打破,路征开门进屋。关上门,任一室的黑暗将他吞没。

    关门的余声在走廊上短暂的回响,很快又重新恢复平静。一地的幽静之中,1620号房门无声的打开,房里走出的那个男人,沉着眸看一眼隔壁套房紧闭的门扉。

    她终究还是做成了……

    蒋南面无表情地收回目光,面无表情的调头,直到踏进电梯,光可鉴人的电梯壁上映照着的,也是一张毫无波澜起伏的脸。

    直到电梯里响起他的手机铃声。

    蒋南低眉看一眼屏幕,接起。听筒里传来梁姨的声音:“蒋先生,二小姐临时有急事离开了一会儿,你小心开车,不用太急着赶过来。”

    “好的。”

    蒋南说完即挂断,周围再度陷入一片无声。可电梯重新安静了不过三秒,就猛然响起“砰”的一声巨响――

    手机被它的主人决绝地砸向电梯壁,顷刻间四分五裂。

    电梯“叮”的一声抵达一楼,蒋南踏在四散崩落的手机零件上,面无表情地走出电梯门。

    ***

    这是炎凉有生以来第二次在这个城市游荡。

    第一次似乎是她过十岁生日那一年,她要跟同学朋友在外过生日,被母亲断然拒绝,说是一家人在家为她庆生,可惜那晚徐子青谎称生病入院,所有人都急切地赶往医院,只留她一人在家,怨怒交加,一气之下便拎着足足有她半人高的蛋糕盒离家出走,在外头游荡。最终,她累得走不动了,跌倒在地的同时,蛋糕也没能幸免。

    那时,寒夜中藏在角落纸箱中的猫咪,颤颤巍巍地走到跌倒的炎凉面前,怯怯地看一眼眼眶含泪却执意不肯让眼泪流下的她,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舔舐掉地上的奶油。

    这一次,迎接她的,却不再是流浪小动物那警惕中透着可怜兮兮的目光――

    炎凉推开家门的那一刻,客厅里立即传来她所熟悉的声音:“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

    房里一盏灯都没开,炎凉在黑暗中辨识了许久,才寻找到声音的源头。

    “周程那里出了点事,”她对坐在沙发里的蒋南说,黑暗中无须再伪装出抱歉的笑,“我过去处理下。”

    听动静,他像是从沙发里站了起来,穿着皮鞋不疾不徐地朝玄关处的她走来:“怎么电话也关机?”

    蒋南站定在她面前,可她只看得见他那双在黑暗中依旧熠熠生辉的眼睛,这令她愣了愣才记起要从包里拿出手机捣鼓片刻:“你打我电话了?我怎么没收到?”

    继而了然的举起手机示意他看:“没电了,难怪……”

    炎凉依稀看见他笑了笑,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因这微笑,显得柔和许多:“没事,反正我去婚纱店挑过了,也没有看到中意的。你有没有喜欢的婚纱设计师?我让人和设计师约时间订做。”

    炎凉隐隐松了口气,弯身换拖鞋,才看见他脚上的皮鞋,不由疑惑的抬头:“你也刚回来?鞋都没换。”

    蒋南这才意识到,只说:“刚才一直在想事情,忘了……”

    说完便微微朝炎凉倾身过来,似要拿她身后鞋架上的脱鞋,可下一秒,他却弯臂搂住了她的后腰,作势要吻她。

    此举惊得炎凉下意识退后一步,但转瞬之间又被他搂回,密实的吻略显凌乱地点在她的唇角,下巴,脖颈,在她下意识的后仰间几乎快要向下游弋至锁骨。炎凉不得不用力推开他的肩制止:“早点睡吧,明天周一,还要例行召开董事会。”

    蒋南的动作顿了一下之后,便重新埋头,像是要继续掠夺,可转瞬间他又停住了。这回,蒋南是彻底撒了手,毫无温度的吻印在炎凉的眉心:“那赶紧睡吧。”

    说着便自顾自地坐在了玄关前的矮凳上换鞋。

    炎凉看着他乌黑的发顶,有某种情绪堵在嗓子眼里,如鲠在喉,她闭一闭眼,终是忍住了,俯身在他头顶上吻了一下,淡淡地说:“你也早点睡,晚安。”

    ***

    翌日,周一,例行董事会。

    除两名董事告假外,其余董事都准时出席,徐晋夫死后,董事长席位一直是由炎凉母亲暂代,实际上的最高职权已经落到炎凉手中。这些世伯们,炎凉算是十分了解了,相对于千篇一律的、持续糟糕着的各式报表,显然长辈们更关心炎凉的私事,会议时间还没到,无一不是在问:“世侄女,怎么结婚了都不通知下我们这些长辈?”

    “这可是件大喜事啊,怎么,还不好意思说呢?”

    “如果不是今天来公司看见楼下那么多记者,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什么时候摆喜宴?”

    “蒋南的个人能力我是很欣赏的,做徐家的女婿我觉得还是很称头的,虽然比路家那位……”

    “老彭,说什么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老糊涂了,蒋总做徐家女婿绝对是十分称头,绝对的……”

    炎凉一个一个敷衍过去,有些疲于应付,好在很快会议就开始了,为了缩减投入,尽快让资金回笼,secret暂缓在北美扩张的脚步,雅颜的药妆子品牌的项目资金也相应的削减,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还会通过裁员来精简开支――这些都需要董事们全体表决同意后才能正式施行。

    这次的例会,炎凉自然又重提了裁员这一建议。

    相信此次谈及的这些问题,此时此刻就已经传到了蒋南耳里,这层窗户纸迟早是要捅破的,只是炎凉已经无暇顾及这些。况且敌人跑到明处来,对她或许更有利。

    她的现有资金,以及从路征那儿得来的资本已投入运作,缩减投入后回笼的大部分资金则会被用来增持股票,只要熬过这次的劫数,一切就会雨过天晴,抓紧时间部署一切,则是她现在唯一应该做的事。

    “这次的裁员会从国外的分公司开始……”

    炎凉刚说到此处,就被会议室外传来的吵闹声打断了――

    似乎是保安的声音:“对不起您不能进去!!!!”

    炎凉当即一皱眉,眼神扫一扫一旁的助理:“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助理点了点头之后就小跑着朝门边而去,可就在助理的手刚碰着门把手时,门却从外头被人推开。

    门毫无征兆的被大力推开,门背撞在墙上发出“砰”的一声震响,助理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门外的保安的声音也越发清晰的传进正在开会的所有人的耳中:“您真的不能进去!”

    踏在保安的阻止声中走进来的,是一个嚣张跋扈的男人,炎凉只看了一眼,整张脸瞬间就僵了。

    坐在正对门边的席位上的朱董事已经嚯地站了起来:“江世军?”

    ***

    在朱董事的惊诧声中炎凉醒过神来,戒备的站起来,冷冷一笑:“江总,这儿似乎不是你有资格来的地方。”

    相对于她的怒气冲冲,江世军却是笑得肆无忌惮,门外的保安想要进来,当即被江世军带来的保镖拦下。

    两名保镖堵在外头,会议室的门随后被从外头带上。

    看着江世军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炎凉狠狠按下手边的电话机内线,命令道:“安保部都是干什么吃的?调人来第一会议……”

    话未说完听筒里竟传来忙音,炎凉疑惑地皱眉看去,只见江世军伸手按在了话机的插簧上,替她挂了电话。

    “我怎么没有资格来这儿?”江世军边说边绕过炎凉,随手拖过近旁那个空着的座椅,抬头,看着炎凉,满眼挑衅,“我现在已经是徐氏的第二大股东了,徐小姐,你不可能还不知道吧?”

    ***

    因他此话而僵住的,绝不止炎凉――

    董事会的画面全程被切换到总裁办公室的电子屏幕上,拿着遥控坐在办公桌后的蒋南一言不发,站在一旁的李秘书却是嚯地僵住了脸。

    见蒋南表情丝毫不变,李秘书满心疑惑都写在了眼角眉梢:“蒋总,您之前不是吩咐过暂时不摊牌么?江总这么做岂不是……”

    蒋南摆摆手,禁止他再说下去。

    李秘书只得缄口不语,蒋南则安坐在座椅中,拿着遥控,目光复杂的看着电子画面中、那个女人隐忍不发的脸。

    落地窗外,原本晴好的早晨,早已变天……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