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55、第 55 章

蓝白色2017-3-7 13:11:26Ctrl+D 收藏本站

    55、第55章

    中午12点左右。

    大雾笼罩下的明庭大厦。

    董事长办公室内。

    针对明年即将启动的、迄今为止明庭的最大型投资项目,路征与父亲、以及确定加盟该项目的财团负责人已商讨多时。恰逢此时有人敲门进来,路征抬眸一看,是自己的秘书。

    秘书恭敬地立定、微微颔首:“董事长,厉总,路总。”

    打过招呼之后就直接走到路征身旁,附过来与路征耳语:“炎小姐刚打电话来,说想要见您,我请她一点半左右来这儿。”

    路征看了眼手表,点点头表示认可。刚把注意力转回,就看到自己父亲正严肃地看着自己。父亲很快收回目光,路征也没有太在意,1点20不到,三人会议就提早结束了,路征替父亲送这位厉总下楼。之后便回到自己的总裁办公室,算算时间,她差不多快到了……

    1点30……

    1点35……

    1点40……

    路征干坐在那儿,频频看表,他两点还有另一个行程,要离开公司,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路征一咬牙,倾身而去拿起电话,刚欲拨出号码,被敲门声打断。

    秘书随后进来,面色有些迟疑,欲言又止一般:“路总……”

    路征一皱眉:“恩?”

    “炎小姐……可能不会过来了。”

    路征无奈:“非得我问一句你才说一句?怎么了,到底?”

    秘书这才进门来,把手里拿着的那本掌上电脑递给路征:“刚才各大门户网站都登出了类似的新闻……”

    路征拿过掌上电脑一目十行地看了一遍,脸色越来越僵。

    手指在屏幕上滑着,几乎每一篇新闻都在说着同一件事――“对于近期徐氏在证券市场上不合常理的走势,有知情人士透露,那是由丽铂集团与徐氏的收购与反收购行为导致。自今日截稿时止,徐氏股价再度跌停,该知情人士表示,那是由于徐晋夫之女炎凉在反收购战中惨败,资金链断裂,预计损失超过1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

    ***

    路征已无需再看下去,当即扯过搁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大步朝门边走去,一边吩咐秘书:“替我备车。”

    秘书回过神来,赶紧跟上去,顺便替他拿下挂在衣架上的大衣。可刚追到半路,秘书就见前方不远处正欲走进电梯的路征猛地停下了脚步。

    令一向处变不惊的路征如此错愕地愣在原地的,不仅仅是正站在电梯里的、路明庭的首席秘书。还有……首席秘书身边站着的江世军。

    明庭大厦的顶楼只有两间办公室,一是父亲的董事长办公室,第二间则是他的总裁办,显然这位江总并不是他路征的客人……

    就在他**的这片刻,首席秘书问路征:“您这是要出去?”

    路征很快掩饰了情绪:“对,有点急事。”

    打了照面的江世军与路征,彼此都只是微微颔首向对方致意,并未交谈,路征稍侧身让他们先出电梯,而当路征随后走进电梯、正欲按关门键时,首席秘书却说:“路总,董事长请您也一道过去。”

    在路征拒绝之前,首席秘书不由分说,已经对站在几人后方不敢轻举妄动的路征的秘书吩咐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替你们路总把行程延后。”

    路征无奈之下只得再度来到董事长办公室,首席秘书在办公室外把门带上了。

    而与路征一同进门的江世军,一看见起身来迎的路明庭,立即热络地打招呼:“老路,咱们又见面了!”

    路征脸色忽的一阴,下意识地紧盯自己父亲的反应――只见路明庭和煦一笑:“你上次约我与夫人去的那家承德菜馆,实在是难订,什么时候借你的光,再去吃一顿?”

    糟糕至极的预感顿时侵入心头,路征强压下那丝不安,不动声色地听着江世军的回话:“那家私房菜是出了名的难订,**巨贾照样得提前预约,碰巧我一月前又续订了一桌,到时你可千万得赏脸。”

    路征在旁默默听着,只能叹,江世军果真是只老狐狸……

    正当他正无声地、冷冷地在心中苦笑着,仿佛峰回路转一般,江世军的一席话,似乎才是真正道出了实情:“想当初还是南那小子告诉我,你夫人是承德人,我才想到正好有这么家私房菜馆的。”

    路明庭对这个年轻人赞不绝口,“提到蒋先生,我可得再说说象棋的事了,什么时候约他出来跟我这个老人家切磋下象棋?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和他一样象棋下得那么好的了……”

    ***

    蒋……南……

    路征仿佛在这几个字眼中终于嗅到了一丝来龙去脉,又或许是,某些**……

    二人朋友一般闲话着家常,路征瞄了眼不远处的座钟,心思早已不在这里,却在这时,又被江世军的声音狠狠地扯了回来:“不过我这次来呢,是想说说正事。”

    “……”

    “徐氏股票跌停的新闻,想必你也听说了吧。”

    路征心里忽的七上八下,却只能装出一副感兴趣的模样,目光从座钟上移开,转而落到江世军身上,江世军若有所思地回视了他一眼,才继续:“我们收购徐氏已成定局,到时,国内的整个化妆品行业将会有很大变动,上半年全国各大城市的明庭广场都有徐氏的品牌进驻,我希望徐氏的品牌撤柜后,能由我丽铂的产品接替。”

    这一刻,路征是真的再也坐不住了,起杀接说:“我有急事,您俩先聊,我暂时就不奉陪了。”

    说完直接走。

    路明庭的目光追随着他而去,起初并没有叫住他,知道看到他的脚步由原本刻意压抑着的缓慢、渐渐变得迅疾,最终几乎是“嚯”的拉开了门――

    而就在这一刻,路明庭无比失望地开口:“路征,你一向公私分明的,怎么现在会为了一个女人乱了分寸?”

    路征的脚步,在踏出办公室的前一秒生生停住。

    而在僵直了背脊的路征身后不远处,江世军叠着双腿坐在那儿,悠哉自得的、笑着补充:“还是个已婚女人……”

    这音量不大不小,刚够路氏父子二人听得一清二楚。

    路征沉了口气,这才回过头来,无视掉江世军那阴险的微笑,只淡淡地说:“爸,这事你就别管了。”

    他的平静和笃定彻底激怒了他的父亲。路明庭音量陡然增大,几乎在偌大的办公室上空回响开来:“你要是敢踏出这里半步,我就拿掉你的ceo头衔,看你还怎么帮她?”

    ***

    一夜之间,全世界都知道徐家**到绝路了。商场之中,弱者永远不是用来同情的,而是用来践踏……

    公司去不得,公寓回不得,徐宅更是不能去了,每一地都有记者把守,仿佛只要拍到她哪怕一张落魄样子,都已经是无限的收获。

    助理这一晚也在炎凉的酒店套房里落脚。这已经是大半夜了,房间里的火气却不小,助理浏览完各种新闻,狠狠地关掉页面,仿佛以此发泄心中怒气,“什么知情人士?一定是江世军把消息透露给传媒的。墙倒众人推,现在全世界都对徐氏避而远之,银行贷不到款,朋友不敢出手相助,江世军就能趁机把徐家一网打尽了。”

    炎凉听她这么说,竟笑了。一切都是江世军的错?炎凉觉得自己心里清楚答案:真正的高手藏在暗处,做尽一切坏事,却不惹半点骂名。

    注定是个无眠夜了。

    徐家的理财顾问发来了结果:截止凌晨,徐家负债15亿美元。

    和新闻里报道的数字几乎无差。

    他连她会损失多少都算到了……

    炎凉除了坐在床上发呆,手边的笔记本电脑上还亮着理财顾问发来的数据,她另一手拿着手机发短信,写了删,删了写,好不容易组织成一句:“妈,如果我说,我想要变卖我名下的不动产,套现的钱我想全部用来对付丽铂,你会不会……”

    可最终,她还是一闭眼,猛地将文字全部删除。

    她闭着眼睛停了半秒,突然又睁开眼,拿过手机――炎凉的动作突然变得十分迅速,仿佛多给自己一秒的时间,她就要反悔。

    炎凉就这么拨出了一串忘都忘不掉的手机号码。

    此时已是凌晨3点,电话响了两声,对方接听。仿佛早已料到会接到这个电话,又仿佛,对方等这个电话,已经等了整整一晚。

    炎凉看着另一张床上熟睡中的助理,开口:“蒋南……”

    “……”

    套房里仿佛回荡着她绝望的呼吸:“见一面吧。”——

    作者有话要说:把这章提前给闺蜜看了,闺蜜直言:其实我是倾向于见了面直接拿把刀捅死他的。

    你们觉得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