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57、第 57 章

蓝白色2017-3-7 13:12:16Ctrl+D 收藏本站

    57、第57章

    炎凉赶到警局,周叔在走廊上焦急地踱着步,略有些佝偻的背脊与频频望向审讯室那紧闭的门扉的目光,看在炎凉这个小辈眼里,是阵阵心酸。

    听见炎凉的脚步声,周叔回过头来,仿佛在惊涛骇浪中找到了一展银行等般,他看向炎凉的目光中升起一丝希望。炎凉却在这般的被注视下越发无地自容:她到底能帮上什么忙?周程现在的处境,都是被她和徐子青连累的……

    她艰难的将一切情绪隐藏,走上前去,扶周叔在长椅上坐下。

    时间一分一秒地在清寂的长廊中流过,炎凉提了几次:“要不您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等周程。”周叔都摆摆手拒绝。

    炎凉陪着周叔在这儿等,却片刻不得休息,强尼韦尔那边她得另派人手去接洽,但除了她和周程,公司里再没有人比他们更熟悉情况。而周程连夜被带回来审讯,一直到现在还没能从审讯室里出来,不知不觉中,外头的天已经微亮,炎凉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早上7点。她派去的人还在飞往纽约的航班上,而两个多小时后大盘就要开市了……

    一旁的周叔,不知是因为熬夜抑或是因为太过忧心,双目布满了血丝。炎凉实在担心他,“您这一夜不归,伯母还不知道情况,她肯定会担心的,我让人送您回去。”

    无视周叔的拒绝,炎凉已经开始打电话叫司机来警局接人。

    很快司机赶到,周叔犹豫片刻之后,终是决定暂时离开。周程的妈妈本就身体不好,一急就更容易急出病来,夜里发生的这一切,周叔都瞒着妻子,如今再不回去,怕是要露出马脚。

    临走时不忘交代炎凉:“有情况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临近8点警方终于放人,炎凉正在打电话,听见开门的动静,立即中断了对话,起身冲过去。自打开的那扇门中走出的,却不是周程。

    炎凉因震惊而下意识地收住脚步,听着面前的**对徐子青说:“徐小姐,我们随时会再请你回来接受调查。”

    徐子青满脸不耐,正欲说些什么,却在这时目光随意的朝旁边一瞥,就是这样,她的目光撞上了炎凉的。

    徐子青愣了半秒之后慌忙闪开视线,待**离开,门外就只剩下这两个女人,在炎凉冷冷的目光下,徐子青僵硬着脸艰难一笑:“炎凉……好久不见。”

    炎凉不由得冷哼一声:“你不是应该正陪着你妈妈在国外疗养么?”

    徐子青的脸部表情几乎是扭曲了一下,终究对此不置可否,避开炎凉的目光,看向再度紧闭的审讯室门:“周程应该也快出来了……”

    炎凉不说话。

    她目光中的不屑、鄙夷,一刀一刀刮在徐子青身上,也一点一点拨开了那歉疚的假面,徐子青倒是委屈:“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是江世军,是他骗了我,如果我再继续和他对立下去,照样救不了徐氏,相反我还会死得更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你不能怪我!”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多么实在而不容人辩驳的理由。

    如果她有悔意,那她就不是徐子青了,和这种人说再多都无济于事,炎凉现在唯一能做的,只剩下为周程争取这最后一次:“徐子青,我只说一句,周程为你做了那么多事,你这次如果还敢让他替你背黑锅,我不会放过你的。”

    就算再恨,也敌不过如今的无能为力,炎凉的威胁听起来是何等的微弱,而显然,徐子青也在试图避开这个话题,对周程再也只字不提,反倒突然劝说炎凉:“我本来已经打算一辈子不再回来的,可国内的代理人突然告诉我,在不动产的处理上出了点问题,我才不得不偷偷回来一趟,结果我刚到酒店**就上门了。这里面肯定有江世军在搞鬼,他太狠,太绝,炎凉,你斗不过他的,趁还没有满盘皆输,赶紧抽`身吧。”

    徐子青换话题换得如此生硬,炎凉觉得自己已经明白她在周程这个问题上的态度……

    炎凉无意再多说,反正她已一无所有,还有什么能令她惧怕?徐子青,却是无意之中的一语,即刻戳中了她的要害:“还有那个蒋南,炎凉,我也劝你,能离赶紧离。”

    “……”

    “除非你打算跟他们死磕一辈子,否则根本斗不赢。换做我是你,宁愿破产也不愿下半辈子夜夜跟仇人睡在同一张床上、脑子里还要想着如何让对方生不如死。”

    心里的那道口子就这样被徐子青轻描淡写地撕开。

    夜夜跟仇人睡在同一张床上,脑中想着如何让对方生不如死……这样的生活,会有多痛苦?

    可她的一切都被他毁了,要她这么轻松的放过他,看着他去过好日子?

    她不甘心……

    “江世军花了大半辈子的时间去谋划怎么报仇,蒋南更是从小就生活在仇恨中,他们有多痛苦,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成功了,很、成、功。”炎凉咬牙切齿地讲述着敌人的成功,终是换来最后一抹惨淡微笑,“凭什么我不行?”

    ……

    ……

    等到周程被放出来,徐子青早已走了。当周程走出审讯室,见炎凉独自一人倚着对面墙壁等着她,周程眼中最后一丝光都被堙没了……

    你以为徐子青会等你出来?――

    炎凉想了想,终究没有把那么伤人的话说出口,只轻描淡写地说:“走吧。”

    此时9点已过,炎凉和周程结伴走出警局。站在阶梯旁,抬眼看天边那抹乌云压境。

    这是这个城市最漫长的一个冬天。

    炎凉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来电显示,接听电话,心境始终没有半点起伏,死水一般的平静。

    对方的声音也是不带一点波澜的:“时间到了。”

    “……”

    “你的答案。”

    ***

    无需炎凉做任何事情,一天之内,她的婚讯已传遍整个圈子。

    徐晋夫下葬不到三个月,女儿就打算风风光光的举办婚礼?而且事先在媒体上刮出的风声,都可以让人料想到,这俨然会办成一场豪华的世纪婚礼。

    这样的一桩婚事,不轰动全城都难。又会有多少人背地里笑她这么做绝对是疯了?套用一句老话,自己的父亲那还是尸骨未寒……

    即使知道于事无补,梁姨还是忍不住要劝她:“二小姐,对外取消婚约吧。那个混蛋不值得你嫁。”

    “嫁!为什么不嫁?他虽然用卑鄙手段夺了我家业,可我毕竟马上就要成为蒋太太了,他的财产不就是我的财产么?”

    炎凉说得字字咬牙切齿,嘴上却仍有微笑。

    “把自己的婚姻拿来做牵制他的筹码,值得吗?炎凉,别为了家里的事情把自己的幸福赔掉。”

    徐子青之前早对她说过类似的话,面对看着她从小长大的梁姨,炎凉只是微笑,不说话。

    带着满眼的恨意,笑容灿烂到眼眶发红——

    作者有话要说:后天下午6:00不见不散~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