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60第 60 章

蓝白色2017-3-7 13:13:32Ctrl+D 收藏本站

    60、第60章

    婚庆公司在婚宴结束后特安排了一场afterparty,谢绝了全部媒体,邀一些当□星、嫩模助阵,宾客们玩的格外尽兴,直到凌晨两点才结束,终于,曲终人散。d9123.

    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新娘子全程缺席了派对――

    婚宴结束后炎凉就已离开,新婚当夜,她却无处可去,开着车在这深夜的街道上盲目的行驶着,直到最终停下车,她才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回到了徐家大宅。

    这套房产是当年徐晋夫与炎蕊云新婚时,炎凉外公赠予徐晋夫的贺礼。而如今,除了徐家在新西兰的一套房产外,其余的置业都已经挂牌出售,以便炎凉套现,这套宅邸自然也未能幸免。在中介的帮助下,这里卖了个还算不错的价钱,相信新主人很快就会入住。

    梁姨陪着炎凉的母亲去了新西兰静养,此时的徐宅也早已搬空,最后一份备用钥匙留在了炎凉手里,原本炎凉每次回到这里,佣人都会替她开启这道大门,如今的她却只能走下车来,将缠在门上的厚重铁条一圈一圈解下,用尽全力拉开门扉。

    车子停在大门外,炎凉徒步走进。

    道路两旁的景致出自当年最富盛名的园林设计师之手,打从炎凉记事起,每天一早就会有人悉心打理这里的每一处花草,即便是寒冬,也能维持一片春意盎然。然而此时此刻,炎凉放眼望去,只看到一片凋零之景。最终炎凉来到主楼,推开大门,眼前便是空空如的客厅,估计新主人不喜欢原本的装饰风格,才将所有家具搬走。

    酒窖倒是原封不动地保存着,炎凉踏着旋转下行的楼梯走进这香气弥漫的地下室,一边挑选一边想:徐晋夫若是泉下有知,知道她把他收藏的诸多好酒当做赠品送给了素昧谋面的房子新主人,非气得揍死她不可……

    终究只能是自嘲一笑。

    炎凉拿着酒和杯回到客厅,脚步声在挑高的房顶下清冷地回响,没有桌椅,她只能席地而坐,给自己倒上一杯。

    自斟自饮到最后,真的是有些醉了,炎凉晃悠悠地举起酒杯,对着半空酒气蔫蔫地说:“敬你。”

    敬谁?

    敬不择手段的敌人,敬自私自利的亲人,敬……愚蠢至极的自己。炎凉呵呵地笑起来,闭上眼睛仰头一饮而尽。

    她的笑声还没有消散殆尽,就在这时,耳边响起“咔哒”一声――

    门锁转动的声音。

    炎凉迷蒙着眼望向门边。

    只见一侧大门被缓缓的推开,继而一抹高大的身影走进。周围昏暗,除了那挺拔的身形,其余的炎凉都看不清楚,正准备眯起眼睛细看,来者已从昏暗之中走进明亮处。

    一双反着暗光的皮鞋,一条修长的西裤,一件单薄的衬衣,一个眸光清冷的蒋南。酒醒只在一瞬间,炎凉冷笑一声,低下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脚步声越行越近,最终停在她半米开外,低沉的音色悬在她头顶:“你把车停在外头,车门都不关,大衣也落在车上。”

    说着蒋南已将手中的大衣一展,披上她肩头。

    厚重的大衣令炎凉感受不到一丝温暖,相反,恶寒阵阵。他应该已料想到,虚伪的关心只能换来这个女人的不屑一顾,她品着酒喃喃:“这是私人地方,不欢迎你。滚。”

    蒋南似乎笑了一下,很快蹲下来与这女人视线齐平,当着她的面摊开掌心,示意她看他手中的钥匙。

    炎凉当即愣住。

    蒋南顺势就接过她的酒杯,就着她印在杯口的那抹浅浅的唇印,细呷一口。

    反应过来的炎凉摇着头苦笑,她都有些钦佩他了:“是你买下的这套房产?”

    这显然是明知故问。把原本属于徐家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夺走,他干得真是漂亮,身为丧家之犬的她,有什么资格妨碍他感受大仇得报后的快`感?炎凉深深地吸了口气:“行。我滚。”

    炎凉喝了不少,身体不免有些飘着,缓缓地站起来准备走,蒋南突然伸手猛地将她一拉,炎凉便是整个人头晕目眩地跌了下来。

    酒瓶倒了,酒杯洒了,炎凉倒在地上,若不是蒋南的手垫着她的后脑勺,此刻的她或许已经头破血流。

    蒋南半侧着身子,自上而下地看着她。流淌在地的红酒浸湿了谁的双眸?炎凉猛地抵住他的肩膀,他却在下一秒就将她的抵抗瓦解。

    “既然你不肯离婚,就应该料到我不会甘心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

    伴随着蒋南俯身的动作,他眼中最后的一丝光线也随之消失。

    “你确实配不上路征,因为这里……”他的手指点上她的唇。

    他的手顺着曼妙的身体曲线,缓缓落到她的胸口,“这里……”

    他一点一点的撩起她的裙边,“这里……”

    “……”

    “都刻了我蒋南的名字。”

    炎凉惊慌之下猛地偏过头去,他的吻只点在她的侧脸。

    蒋南无声地笑,或怒或气,或只是打算默默欣赏她**到绝境时的反应,一切都无从得知,只是嘴角藏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炎凉目力所及之处,只有那倾倒的酒瓶能够救她,她条件反射地伸手试着去够,却总是差之毫厘,在她胡乱的踢蹬之下,蒋南的腹部狠狠吃了一击,痛得他闷哼一声,炎凉终于摆脱了他钳在她腕上的力道,反手拿到酒瓶就要朝他砸过去。

    “啪”的一声巨响――

    毫发无伤的蒋南目光精准的攫住她手中的酒瓶,劈手一甩,酒瓶砸在不远处的隔断墙上。

    镜面的隔断墙应声碎裂。

    玻璃渣溅向炎凉的脸,炎凉完全没有时间反应,只感觉到一双手护住了她的脸。

    巨响过后是死一般的寂静,护在她脸上的手悄然松开。炎凉耳边似乎还回响着隔断墙碎开那一刻清脆的崩裂声,预想中的刺痛感却并未袭来,而是“嘀嗒”一声,炎凉感觉到一滴温热的液体滴在了她脸上。

    蒋南随意地瞥了眼自己手背上那一道道细小的伤口,毫不在意似的,目光下一秒就回到这个女人的脸上,用指腹抹掉不慎滴到她脸上的那滴血,继而微微一笑。

    他在欣慰她没有受伤?

    不,他只是在嘲笑她的惊慌失措?在此番笑容之下,炎凉转瞬就恢复了狼,气急败坏地推开他。她这次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蒋南被推得险些向后跌倒,手猛地撑住地面才勉强保持住了平衡。

    他的掌心就这样摁在了一地的玻璃渣上,疼么?连炎凉都看到了从他掌心下流淌出的血,可她从他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的痛意。

    这个男人对他自己都这么狠,怎么可能会对她心慈手软?炎凉失笑,终于意识到自己差在哪里――

    在复仇这条路上,他绝对是她的榜样。

    大衣落在地上,早已被红酒浸染得一片脏污,炎凉看着那醒目的猩红,静下心来回想,当初他复仇的第一步是什么?

    是接近她,取得她的信任……

    ***

    蒋南坐在那儿,低着头,黑暗中教人看不出一丝情绪。一地的狼狈,不言不语的他。耳边响起她的脚步声。她还是走了,没有半点的流连……

    蒋南试着动一动嘴角,终究没能扯出一个自欺欺人的微笑。

    她走后,这个世界最后一丝温度,也已离他而去。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不知过了多久,蒋南耳边似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这个幻境他再熟悉不过,她每一次决绝的离开,留他在原地等待,一分、一刻、一时、一夜……他总是仿佛听见她去而复返的脚步声,也总是在惊喜地抬头后,只能看到一室的空落。

    脚步声停在了他面前,静静地停着。蒋南面前的那双高跟鞋正踏在一地的玻璃渣上,那一刻,丧失勇气抬头去接受紧接着就会汹涌而来的失落。

    那样磅礴的失落感,强大如他,也是丝毫招架不住。

    不过,幸好失落和疼痛一样,再撕心裂肺,也敌不过一句“习惯就好”……

    此时此刻,在这个除了他、再空无一人的徐家大宅里,蒋南默默的对自己说,习惯就好――他缓缓抬起头来。

    炎凉站在他面前。

    那一刻,蒋南仿佛忘记了一切。忘了母亲墓前凋零的花,忘了父亲坠楼后血流成河的惨象,忘了刻骨铭心的恨,忘了……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冷着脸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只有她。

    炎凉似乎是一路跑回来的,甚至还隐隐喘着粗气。她的表情除了冷,再没别的情绪,可她递给他的袋子里,却承载了不能明说的一切。

    蒋南打开袋子,纱布,消炎药、止血棉……——

    作者有话要说:蒋太太绝对是个教学相长的好学生……

    **

    给jms拜个晚年,并提前祝情人节快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泡男人一泡一个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