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62、第 62 章

蓝白色2017-3-7 13:14:22Ctrl+D 收藏本站

    62、第62章

    两年后。

    大雨延绵不绝。

    许久不见天日早晨,炎凉披着睡袍下楼吃早餐。

    餐厅亮着顶灯,一侧玻璃墙面被大雨持续洗刷,花园中绿植在这盛夏时节雨水摧残下提前迎来凋零。

    如今徐家大宅早已按照蒋南喜好重新装修过一番,炎凉在这个装饰一新家里生活了两年,却没能生出半分熟悉感。而她这两年间在家用餐次数,一只手就数得过来,也不能怪这些这两年间新请佣人至今还不熟悉她忌口,炎凉低头看着这一叠一叠被端上桌早点,煎饺、葱油饼、小葱米粥、葱花鸡蛋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碰,只拿起那杯蜂蜜水喝。

    佣人见她表情冷淡,下意识地看了看炎凉对面那张空置着座椅,自顾自领会了一番之后,会错意道:“太太,先生还不知道已经从新西兰度假回来了,他昨晚加班,所以才……彻夜不归……”

    炎凉对此却似乎充耳不闻,放下水杯,拿起另一旁那叠熨烫得整整齐齐报纸,一边随意翻看一边问:“行李呢?”

    “已经帮收拾好,全部放回**间了。”

    炎凉点点头,正欲把报纸放回,目光却是一怔。

    她愣了两秒之后又把报纸拿回,逐字逐句地看起这则险些被她错过娱乐版新闻。

    自丽铂集团成功收购徐氏之后,相关人士在报章杂志上沉寂了两年,但不妨碍丽铂现任ceo蒋南与神秘女子共同出入私人会所这一新闻,一经发出就霸占了娱乐版头条。

    新闻最末,意味深长加了一句:“截止记者发稿时止,还未见二人离开会所。”

    照片拍摄时间就在昨晚,虽是夜间,还下着雨,照片拍摄不算清晰,教人看不太清那女人容貌,但那绰约身姿也可以令人想象出、这是什么等级尤物。

    而蒋南样子,就算化成灰,炎凉也辨认得出。

    佣人当即声音都哆嗦起来:“太太,先生他……”

    炎凉依旧什么也没说,把报纸放回原处,脸上表情也还是那副兴致缺缺样子,可愣是一个没注意,竟夹了只煎饺塞进嘴里,葱香味当即盈满齿间,炎凉醒过神来,只得勉强咽下,佣人还站在一旁焦躁地看着那份报纸似想将它拿走,而炎凉这时已经放下了筷子,这就准备起身离开,自己都没发现自己语气有多糟糕:“记住,不吃葱。”

    她打算回二楼,可刚调头朝楼梯走去,耳畔传来一声:“蒋先生……早!”

    炎凉下意识得顿住脚步。

    皮鞋声音由远及近,随后是椅子被拉开声音,炎凉以为他要坐下来吃早餐,正准备重新提步离开,却在这时,她手腕被人一把拉住。

    “一起吃早餐。”蒋南声音就在她背后极尽处响起。

    “饱了。”炎凉头也不回,只腕间用力,试着挣开。可蒋南再稍一用力,她整个人就被他拉坐回了座椅中。

    蒋南随后在她一旁落座。

    佣人忙备好一套餐具,蒋南头发和外套上都有淋雨后片片湿意,他却不管不顾,接过碗筷大快朵颐起来。

    炎凉也不走了,就坐在那儿看着他吃,冷笑:“昨晚加班加到哪个女人床上去了,现在胃口这么好?”

    蒋南拿筷子手一顿,就在炎凉以为他要继续装作若无其事地动筷子用餐时,他却把筷子搁下了。

    佣人这回终是按捺不住,猛地欺身过来,端起整叠报纸抱进怀里,一个劲地道歉:“是疏忽,……忘了把报纸筛选过之后再端过来。”

    相对于佣人急切,蒋南则是极度从容,拿餐巾试了试嘴角,动作缓慢而优雅,目光却如刀,冷硬地剜在炎凉身上。

    蒋南安慰佣人似一笑:“没什么好对不起。这位口口声声说去新西兰看望母亲太太,不也被人拍到和别男人同游纽约?”

    他说明明是安慰佣人话,目光却一刻不离炎凉。炎凉被他直勾勾盯着,再也忍不住锁紧眉头。

    此时此刻炎凉心下万分焦急,面上却要粉饰一片太平。两年前强尼韦尔曾为徐家引荐财团,却因周程在机场被捕而错失了那次机会,时隔两年,此事惊现转机,她和周程双双前往纽约,就是为了与财团负责人――纽约华人商圈中赫赫有名梁瑞强见面详谈。

    恰逢一众大学同学邀请她前往纽约参加一年一度聚会,有同学聚会做掩护,即便被这个男人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她也能轻松圆谎。

    只可惜原有徐氏旗下产品早已被江世军逐一雪藏,她手头现在只剩下“雅颜”,品牌价值低低微,前景也不被看好,想要以此拉到梁瑞强资本,何其难。她与周程在纽约呆了足足两周,却一直只能和梁瑞强营运总监洽谈,连梁瑞强面都没见上。

    炎凉收拾好心境,对无辜受累佣人说:“先下去吧。”

    佣人显然不愿卷入这对夫妻纷争,点了点头之后当即一路跑开,这时候蒋南已经好整以暇地交叠着双手垫在下巴下方,似笑非笑打量她:“怎么愁眉不展?看来和周程在纽约玩并不愉快。”

    辛辛苦苦辗转新西兰、纽约两地却终没获得一丝进展,她怎能不愁眉不展?该用什么来掩饰满腔失落?只能是她硬着语气质问了:“找人跟踪?”

    “这么忙,哪有空管私生活?是那家报社总编和有点交情,替把新闻压了下来。”

    这个男人似乎并没有发现她和周程同游纽约真正目,炎凉本以为自己能够狠狠地松口气,可不知为何,看着他心情甚好样子,她只觉得顿时喉间被什么东西堵住,令她整个人都分外压抑。

    脑中忽闪过报纸上那张照片,那两个人……相视而笑。炎凉几乎是坐立难安,原本早已设想好同学聚会幌子,顷刻间就被她抛诸脑后,可偏偏还得做一副淡定自若样子:“看来大家都是半斤八两,谁也没资格怪谁。”

    炎凉话音刚落就已经迫不及待起身要走:“还要回公司上班呢,就不打搅用餐了。”

    这回蒋南并没有出手拦她,任由她一路急走,几乎是转眼就上到了楼梯中央。他始终面无表情地目送着她,却在这时突然开口:“过两天一起参加个朋友订婚礼。”

    炎凉脚步一缓,又很快恢复:“蒋先生不是已经有现成女伴了,还用得着陪同?”说话间她已上到二楼,从蒋南角度看,这女人已经快要走出他视线,这时,他才悠悠地补充道:“那可是共同朋友。”

    “……”

    “路征。”

    炎凉脚步生生定住。

    此景此景落在稳坐于餐桌旁那个男人眼里,该有多讽刺?以至于他低了低头不愿直视,而当他再度抬头时,二楼走廊已失了她踪影。

    炎凉进**间换衣服,打算回公司上班,拿起挂在衣架下一套黑色套装时,动作却是不知不觉地停了下来。耳边也不由得回响起一个声音:过两天一起参加个朋友订婚礼……

    路征……

    仿佛上辈子认识人,如今再想起这个名字,炎凉只觉得,恍如隔世……

    她愣在衣架前不知多久,身后突然响起蒋南声音:“抽空去买身礼服,出席订婚礼用。”

    炎凉猛地抽回神志,呆了两秒,终是头也没回。

    蒋南觑一眼衣架上挂着清一色黑白灰:“都快忘了穿职业套装以外样子。”

    炎凉充耳未闻似,当即脱了睡袍,准备换衣服:“不会去。”

    被彻底忽略蒋南却不见半分失落,反而斜倚在门边,“不好奇么,那个对如此钟情男人,最后到底娶了个怎样女人?”

    看她背影,似乎正在做一个深呼吸动作,果不其然,等她调整好了呼吸,竟回过头来给了他一个十分礼貌笑容:“请出去,要换衣服。”

    “……”

    “……”

    他眉梢一挑,看着她,不为所动。

    炎凉短促嗤笑一声,也不推他出去,只是背过身去,直接脱了睡裙,换上衬衣套上半身裙。

    瘦削肩颈,纤细腰身,修长双腿……

    与两年前相比,这女人清瘦不少,可每一寸肌肤上,都淬着他曾熟悉凝白。蒋南倚在那里,动作不变,目光却几度晦暗下去。

    直到最后她“哗――”地一声拉上裙侧拉链,转头从玻璃柜里拿了只皮包出来,之后朝门边走来,自始至终没再看他半眼。

    只蒋南倚在门边,堵住了她前路。

    炎凉只得偏垂下头去,兀自拨一拨头发,等他让路。他却丝毫没有要让开意思,只不咸不淡地说:“爱反面不是恨,而是无视――蒋太太,这两年来很好诠释了这句话。”

    炎凉这回真是忍不住笑了。

    她悠悠地抬起头来,失笑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爱?别拿这个字恶心,当初选,仅仅是因为能帮击垮徐子青。只不过最后自食了恶果,被害家破人亡。们都扪心自问一下,自始至终心里有‘爱’这个字么?”炎凉手指一下一下地点着他胸口,“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炎凉收回指着他胸口手,强行擦撞过他肩膀,离开。

    肩膀擦撞那一刻,些微疼痛感顺着奇经八脉迅猛地直抵内心,蒋南站在那里,感受片刻撕心裂肺。

    然后再一点一点恢复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有脚步声寻上楼来,蒋南依旧站在那里,背对楼梯方向,那脚步声就停在蒋南身后,随即响起,是李秘书声音:“梁瑞强专机一个半小时后抵达,蒋总,们是时候出发了。”

    蒋南这才回过神来似,捏一捏眉心,回头面无表情地说:“走吧。”

    说完便随着李秘书朝楼梯走去。

    已走到半路蒋南又不由自主地停下,回头看一眼已经空无一人**间,耳边渐渐响起熟悉话语:

    自始至终,心里有‘爱’这个字么……

    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蒋南收回目光,走下楼梯,终将那熟悉声音彻底抛诸脑后。

    ***

    大雨似乎要横亘这一整个夏季,炎凉回国一周都未曾见过放晴碧空,昏天暗地,没有止歇。

    可她却在这样一个糟糕季候中迎来了一丝曙光。

    相信这绝非是她一个人曙光,否则周程打来电话里,声音也不会如此这般兴奋到发颤:“梁总人在国内,已经托关系要到了他住址。”

    好运从天而降,以至于炎凉不敢轻信:“是说,梁瑞强??”

    “现在就在他下榻酒店,他只给们三十分钟时间,把全部资料都带来。”

    三十分钟……

    现在是……下午4点。

    一时之间炎凉脑中就只剩下这个时间点在一直盘旋着,她嚯推开座椅,蹲下,拉开办公桌最下方门。上次前往纽约时她带所有资料都存放在门里这个小型保险箱中。时间紧迫,急得炎凉两次输错密码,终于拿出所有资料,起身拎包,直接冲出办公室。

    周程已把酒店地址发到她手机上。炎凉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要一路疾驰,耳边也只剩下挡风玻璃前雨刷持续工作声音。

    原本抄近道只为能更快抵达,可当炎凉看到车前那段下行路面已被大雨彻底淹没,她当即心下一紧,猛地刹住车。

    她如雷心跳声早已盖过了雨刷声音,炎凉看一眼手表,如果现在改道,30分钟肯定无法赶到目地。

    路面淹不算深,她一咬牙,重新发动车子,直接驶进这条下行道。

    眼看她快要驶到道路中央,此时水面只淹到一半车窗,炎凉估摸着车子应该可以顺利通过这条路,终于可以松口气,也不由得换挡加速。

    就在这时……

    “嘶――”一声。

    车子竟自动熄火了……

    ***

    窗外雨势更猛了……——

    作者有话要说:《予你半生苍凉,许我一世情殇》

    《予我半生炎凉,不诉一世离伤》

    这两个名字,哪个更好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