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63、第 63 章

蓝白色2017-3-7 13:14:47Ctrl+D 收藏本站

    63、第63章

    炎凉醒来时是在医院。

    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大水彻底漫过车厢的那一刻。

    昏厥前的最后一幕定格在车窗被锐物敲碎时,那在水中绽开的碎渣。

    窒息的恐慌感至今还卡在喉头,医院特有的消毒水气味又冲鼻而来,炎凉皱一皱眉心,片刻的头痛欲裂。

    有脚步声靠近,炎凉顿生警惕,她想睁开眼睛,眼皮却十分沉重,睫毛几颤,才艰难地撑开眼帘。

    **模样的小姑娘拿着病例牌走近:"炎小姐,你醒了?"

    ""她好不容易看清这**的模样,可她张了张口,却发现从喉管至胸腔阵阵灼痛,根本无法成言。

    "你胃里的积水已经清除了,不过还需要留院观察一晚。"

    炎凉缓缓地从病床上撑起身体,手心一展便隐隐作痛,她低眸一看,十指关节处的裂伤是当时敲击车窗时留下的,医护人员趁她昏迷已替她处理好了伤口。

    "谁送我来的?"

    连炎凉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声音细如蚊鸣,**好不容易才听清,"是这位"**回头看向病房角落的沙发,可除了一件搭在沙发把手上的湿透了的西装,早已空无一物。

    **疑惑地转回头来,对炎凉说,"那人估计刚走"

    炎凉愣愣的看着那件还在滴水的西装,渐渐的心里那根弦越崩越紧,**这就准备出病房,一边走向门一边疑惑地自言自语:"刚刚明明紧张的恨不得把全院的医生都揪来救这女的,怎么现在一声不吭地就走了?"

    就在**的身影即将消失在门边之际,炎凉忽的就醒过神来,呼地抬头:"你有没有看到我那些文件?"

    **探回头来,完全摸不着头脑:"什么?"

    "就是我攥在手里的那些"

    犹记得大水漫进车厢,她报警之后打电话给周程,让他赶紧来接应。漫长的等待中,车厢内水位越来越高,车窗无法降下,她用拳头砸,用肘击,用高跟鞋敲鞋跟敲断了,手脚处处是伤,那扇车窗却始终纹丝不动,文件四散漂在水面上,她赶紧将它们归到一处死死攥着。窒息的恐惧维持了多久?逃出生天的此刻再去回想,那感觉依旧如此鲜活,大水即将漫到车顶,她站在驾驶座上拼命汲取那最后一点点的空气,直到水漫过她的下巴,夺走她的呼吸

    死亡离她那么近,她几乎要看清它的模样了

    直到"砰"的一声。

    紧接着又是一声,"砰!砰!砰!"

    那声音一下又一下地敲击在炎凉险些停滞的心脏上,越来越猛烈,终于重新令心脏起搏,炎凉几乎是回魂一般,猛地咳嗽一声。

    是敲击车窗的声音?炎凉望向窗外,大水弥漫之中,她仿佛看到一张脸,一张平静的沉着的脸。

    是死神来取她性命?

    还是

    "砰!"伴随最后这一记重击,在她之前的百般努力下仍丝毫无法撼动的车窗,在水中应声炸裂。

    有人猛地攥住她的手。

    那人拥有坚毅的掌心,将她拉出破碎的车窗,那力量连死神都无法撼动

    持续不断的大雨打在她的脸上,新鲜的甘霖将炎凉原本已昏厥的神志换回一丝。她上岸了?

    适度的力道有节奏的按压她的胸腔,冰冷的唇贴上她的,新鲜的空气阵阵渡进她的口腔。

    是应援的**?

    还是

    "周程"

    她迷糊的声音贴着彼此的唇溢出,对方的唇一僵。

    炎凉感觉到自己被人抱起,继而是狂奔的颠簸感,她完全没力气睁开眼睛,甚至听不清那人焦急地说着些什么,可她分明记得自己的手始终紧攥那些资料,没有丝毫松懈

    那是比她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如今却不翼而飞,炎凉想也没想就从病床上坐起,见她要下床,**赶紧冲回来扶她一把,炎凉根本没力气凭一己之力站起,头晕目眩之下只能反抓着**的胳膊勉强稳住身体。

    "你还穿着病号服呢!你这是要去哪儿?"

    喉咙像被堵着,炎凉提上一口气想说话,声音却卡在那儿,只能一个劲儿咳嗽。这**十分聪明,当即领会了说:"我听说你的车还没从水里拖上来,就算你有什么东西落在车上,现在也找不回来啊"

    ""

    "这次雨灾挺严重的,不久前新闻都播了有人遇到了跟你这次一样的情况,那人可没你这么幸运,淹死在了自己的车里。你刚捡回一条命,有什么事情会比休息更重要?"

    可这女人偏要一意孤行,松开**的手,转眼就赤脚下了地,可还没走出半步,已失力地跌坐回床沿。

    炎凉终于妥协,闭一闭眼,待这阵眩晕过去才睁眼寻求**帮助"能不能电话借我用用?"

    接过**递来的手机,炎凉当即拨周程的号码。

    然而就在她按下最后一个数字时,病房外突然传来一阵焦急的脚步声,听得炎凉耳边嗡声阵阵,短暂的眩晕感攫住她的手脚,令她的指尖不得不悬停在屏幕上,就在此刻房门被人豁然推开。

    周程急迫的身影闪进炎凉的视线。

    他的目光慌乱的在病房中扫视了一轮,看见炎凉坐在床沿,他明显松了口气,脚步却不见半分迟缓,三步两步就已疾走至炎凉跟前。

    这个女人面色没有一点血色,周程下意识地伸手似想要抚摸她脸颊,中途又蓦的收手:

    "你没事吧?"

    难怪**知道她姓氏,原来是周程救了她、送她入院,可炎凉全然顾不上感受这番劫后余生:"文件丢了"

    何止是沮丧,简直是丢了一半性命那般无力回天。等了两年的机会就这样被她亲手毁了。可现在不是懊恼的时候,该如何挽回?炎凉哑着喉咙对周程说:"重建文件档至少需要一天时间,梁瑞强要在国内呆几天?趁他回纽约之前,无论如何要请他再见我们一面。"

    她声音哑得不像话,周程这时才半听半猜的明白过来,可他似乎更一头雾水了,赶紧示意她打住:"你不是已经让人把文件送到酒店了么?"

    炎凉一副茫无头绪的模样,周程看看仍杵在一旁的**,想了想说:“**小姐,能不能请医生过来一下?”

    支走了**之后周程才开始巨细靡遗地梳理事件原委:"我接到你电话之后立马就赶了过去,根本顾不上挽留已经打算送客的梁瑞强,可我还没赶到就接到了电话,对方说你已经被送到了医院,并没有大碍,你也已经差遣他把文件送到了梁瑞强手里。"

    这么好的消息炎凉全然不敢置信,都能教人从如此沙哑的嗓音里听出满腔的忐忑:"那梁瑞强他"

    "我刚赶到医院就接到了梁瑞强秘书的电话,梁总估计是感受到了我们的诚意,终于松口说他本人不排斥合作。"

    心中那根紧绷的弦终于得以松缓,痛觉神经在那一刻重新统领身体,手、肘、膝为了砸破车窗她已遍体鳞伤,如今每一处都在发疼,炎凉静静地坐在那里,动都不敢动,脑中却无法平静,既然已经有了合作可能,接下来她则需要部署更多,后续的每一步,都决定着她的成败——

    她如今仍是负债人,只能借力使力,要打击江世军,最阴的方法莫过于以梁瑞强的名义令江世军上勾,两年前的收购战毁了徐氏的同时也使得丽铂元气大伤,若不是她和蒋南有协议在先,江世军早已打算将徐氏的产品链拆分后转卖,如今她该如何说服梁瑞强不仅要出资,而且还要允许她借他的名义办事?又该如何诱导江世军把徐氏转卖给梁?

    阴险的**悄然燃烧,炎凉已经蠢蠢欲动,看向周程的目光中有着与惨白面色毫不相符的熠熠生辉:“我想亲自去见见梁瑞强。”

    周程兀自领会着她目光中的深意,不可思议的反问:“你是说……现在?”

    炎凉郑重地点头。

    周程当即脸色一凝,拒绝道:“你现在给我好好在医院呆着,哪儿也别去。”

    炎凉正欲接腔,医生恰在此时来到病房,要替炎凉检查身体指征。周程只得暂时回避,见他要走,炎凉叫住他,“帮我去附近商场买套衣服。”想了想又补充道,“过两天出院的时候穿。”

    周程这才点头离去,医生接替而上走到病床边:“请先躺下,我要开始测……”

    话没说完就被炎凉打断:"我能不能现在就出院?"

    ***

    在炎凉的坚持下,医生最终同意放行,待周程回到病房,还没摸清头绪,炎凉从他手中接过装衣服鞋子的纸袋,下床后直接走进洗手间。

    周程见势不对:"你该不会"

    “……”

    简直天方夜谭,周程连连摇头:“你疯了?你现在风一吹就能倒的样子,不在医院好好呆着,难道真打算去见梁瑞强?”

    炎凉却已经二话不说关上了洗手间的门,任周程如何敲门她都不回应半句。

    很快炎凉就换好了衣服出来,一身小黑裙衬得皮肤惨白似纸薄,周程刚要开口,她已先发制人:"医生都已经允许我出院了,我是该听医生的还是听你的?"

    这样伶牙俐齿的炎凉仿佛只存于他的记忆之中,这两年间的她似乎收起了所有的刺,以至于一时之间周**有些无法招架,炎凉趁此机会径直朝病房门走去,周程无奈之下只得沉默地跟上。

    ***

    即刻出院。

    她坐进周程的车里,挡风玻璃外,大雨丝毫不见止歇,自天际倾洒而下,模糊了视线。

    周程不由担忧地看向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炎凉,她脸上不见半分血色,一副下一秒就将倒下的样子。

    可他终究什么也没说,沉默的发动车子。

    周程驾车急驶,雨刷持续不断的工作。炎凉系好安全带后一直沉默地闭着眼,头晕目眩地坐在那儿,脑袋被各种问题塞满:谁在暗处助了她一臂之力?见了梁瑞强之后她能说些什么?怎样促使蒋南破坏协议?除了两年前婚礼当夜,炎凉再没见过他生气,激怒他何其难?怎样诱使江世军踏进陷阱?

    越想越头疼。

    感觉到车子终于停了,炎凉吃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周边景色甚是熟悉。

    这哪是梁瑞强下榻的酒店?分明是徐宅。

    她的耳中还有些事故造成的轰鸣,周程的声音像是覆着一层膜,听起来恍若从远山传来,那样辗转柔肠却又不容反驳:"听我的,好好休息。梁瑞强那边我已经约了别的时间,你现在冒然过去,只会让梁瑞强觉得我们两个在事件处理上出现了分歧,得不偿失。"

    周程说完,不等炎凉开口,已撑伞下车,绕到副驾驶这边拉开车门:"我送你到主楼。"

    "你不带我去见梁瑞强,那我自己去。"

    她还要逞强,握住方向盘就打算挪到驾驶座上,可就是这么一挪,她顿时眼前一黑,不得不趴低。这是身体对她的任性的惩罚。周程半个身子探进车厢,将炎凉搀出来,她终于认命。

    周程将她送到家门外,就此告别,炎凉一人开门进屋,已经是傍晚,雨未停,天幕已黑。

    她径直上楼,浑身跟散了架似的,扶着楼梯把手缓慢挪了一路,终于把自己颤巍巍地送回了卧室。

    可刚走进门里,炎凉就已没了力气,只好手扶着额头靠在墙上歇一歇。

    她因耳鸣没听见屋里的动静,眼皮却感受到侧边突然透过一抹亮光。

    她循光看去,原来是浴室的门被打开了。

    浴室内的灯光向炎凉投影过来,她缓缓看清了光圈中晕着的那个身影

    蒋南?

    浴室里透出的热度,和这个明明洗了热水澡、却诡异的一脸惨白的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来来来猜中有奖,谁在暗处助她一臂之力?

    ps:下章写到楔子部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