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64、第64章

蓝白色2017-3-7 13:15:12Ctrl+D 收藏本站

    64、第64章

    水气氤氲之中的蒋南看见她便是一愣。

    浴室里的光自蒋南身后投射而来,脸上丝毫不见血色的两人,各自站在昏暗与明亮的两端。

    炎凉只觉头晕目眩,因背光的缘故,她看不清这个男人的脸,但他双眸中闪着的暗光令她本能的想要回避。炎凉强撑起精神,勉强站直来朝里间走去。

    以她现在的状态,基本上沾着床就能倒头就睡,可就在炎凉走到床边的那一刻,脚下似乎踩到了些什么,她正要低头看看,却感觉到有熟悉的气息在靠近,与此同时,一个高大的阴影自她身后投射到她面前的床铺上,将她原本的背影笼罩于无形。

    他就站在她身后,不言不语,存在感却那么分明,以至于逼得炎凉一咬牙,直接就掀开薄被就窝了进去,闭上眼不闻不问。

    炎凉翻个身背对他侧卧着,就算他问她缘何脸色这么差,她也已打定主意缄口不语。只要她与他毫无交流,就不会露出破绽,以免他察觉出不对劲。

    她这么想着,就这样闭着眼等待,等着他的质问,或他离去的脚步声。然而蒋南自始至终都沉默地站在床边,既不离开也不吭声,只是站在那儿,看着面前这个蜷着睡去的纤瘦身影。

    伸手,似要将她露在薄被外的胳膊收进被中,却在即将碰触她的那一刻硬生生收了动作,改而蹲下,捡起地毯上那两粒方才被人在无意中踩碎的白色药片

    直到关门声响起,炎凉睁开眼睛,窗外的天不知何时已黑成一片无底洞,直到最后昏昏睡去,炎凉脑中仍是烦绪千千。梁瑞强她该不该把赌注全部押上?

    ****

    梦魇。

    窒息。

    绵延的睡意将炎凉重新带回大水之中、密闭的车厢里,她胡乱的扳着把手,车门却始终纹丝不动。睁不开眼睛,无法呼吸,死亡的恐惧死死卡住喉咙,绝望之下她最后一次伸手,车门却在那一刻奇迹般地被她拉开了,欣喜万分地游出车厢,眼看就要冲出水面重获空气,突然有股力道死死抓住她的脚踝,将她重新往水中拉,她惊恐地低头看,那个死死拉住她要与她同归于尽的人,顶着张蒋南的脸

    炎凉被吓得醒过来。

    耳朵的阵阵轰鸣声将她从梦境带回现实,口腔、鼻腔里却仍像堵着些什么,炎凉只能大口喘着粗气,看着天花板,努力将梦中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窗外,大雨终于收了强猛的攻势,淅淅沥沥的织成漫无边际的雨帘。

    原来她耳边持续不断响着的嗡声并非因为她的耳鸣,而是她手机震动的声音。

    盛夏时节又是雨季,卧室潮湿而闷热,不知谁把空调关了,炎凉早已满头大汗,出汗虽热但也令身体舒畅许多,脑子也没那么晕了,对方孜孜不倦地拨打,震动声停了又起,炎凉循着震动声下了床来到浴室门外,收纳篮中放着湿透的衬衫和西裤,她从中翻出手机。

    手机也是湿的,但还能使用,炎凉刚接听还来不及开口,对方已语气急切地抢话道:"蒋总你总算接了"

    李秘书此人和他主子一样道貌岸然,炎凉语气里装不出半点热情:"是我。"

    手机那端陷入短暂的沉默,但李秘书很快就消化了惊讶,语气一贯的恭敬:"蒋太太,我联系不上蒋总,你们在一块?能让他接个电话么?"

    "找他什么事?"

    "这"

    李秘书欲言又止,炎凉也没打算从他口中套话,拿着手机走出房间,向楼下张望了一轮也不见蒋南的身影,她刚要下楼,正碰上佣人迎面走上楼来,炎凉叫住她:"有没有看见先生?"

    佣人一脸诧异,这家的男女主人一年都说不上三句话,所有人都习惯了这旷日持久的冷战,这位女主人竟破天荒地关心起自己丈夫的行踪来,怎能叫人不惊讶?

    "好像是在客房。"

    炎凉闻言当即调头朝客房走去,门反锁,敲门没人应,她只得差使佣人在门外唤:"先生,李秘书来电找您。"

    门内依旧空无一声。炎凉想了想,只得对佣人说:"去把备用钥匙拿来。"

    佣人很快取来备用钥匙,替炎凉把门打开,炎凉刚走进客房就定住了

    她的正对面,蒋南倒在地上。

    ****

    炎凉脑子刹地一嗡,反应过来时已经冲了过去,跪在地上扳过他的肩:"蒋南!"

    触手处是他滚烫的额头,即使炎凉这样锐呼他的名字,也换不来这个没了知觉的男人的半点反应。

    佣人听见她如此紧绷的声线,当即也冲了过来,炎凉指挥着:"架住他那边的胳膊,帮我扶他起来。"

    佣人连连点头,依言绕到蒋南的另一侧,两个女人试着搀扶起他,可他的身体沉重如铁,炎凉又病得失了力气,以至于还没成功起他,自己就跌坐了回去。

    经过这样一番颠簸,蒋南的睫毛微微一颤,又一颤,幽然间就这样皱着眉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佣人率先察觉,立即欣喜地提醒炎凉:"太太,先生他醒了!"

    炎凉条件反射地偏头看去,那一瞬间仿佛跌进了比窗外的夜色更加深沉难测的无底洞。

    两两相视间,目光虚弱的蒋南瞳仁微微一闪,他仿佛沉湎进了某段回忆之中,就这样看着她,悠悠的抬起手来抚着她的脸颊,微微一笑。

    他的动作那样温柔,仿佛稍一用力这个梦境就会破碎,再也拼凑不回;他的笑容包含了太多,不可言说;他的目光过于沉重,只是这样沉默地对视着就已令炎凉不堪重负,下意识的想要远离。

    炎凉本能地抽回搀着他的手,站起来退后一步。

    这样迅速的逃离,落在这个昏沉的男人眼中,却仿佛被按下了慢进键,蒋南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一点一点的退后,直到最后彻底地调头离去――

    这无异于将整个折磨他的过程拉成一个世纪那么长

    炎凉调头走出客房,回房间拿自己的手机,调出私人医生的电话,请医生立即过来一趟。再回到客房时,蒋南早已重新阖上了眼,佣人已将他搀上了床,炎凉看着那张比墙壁还惨白的脸,后知后觉地想,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她笑?笑得她心跳都漏了一拍

    ****

    炎凉请来的是徐家曾经的私人医生,徐晋夫在世时的病情一直是由该医生负责,至今他与徐家各方人士的关系都还不错,炎凉也就不意外蒋南生病的消息这么快就会传到周程那里了。

    和梁瑞强的第一次会面算不上很有成效,但起码还算愉快,梁瑞强一向不亲自打理投资项目,但只要他对她提出的构想感兴趣,她还是成功在望的,梁瑞强的秘书送炎凉和周程离开,离去的车上,周程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当他第三次透过后视镜瞄向炎凉时,炎凉偏过头去直接目视:“你想说什么?”

    “听说前几天蒋南病了?”

    “发烧而已,小病死不了。”

    她语调微冷,周程点了点头也就没再追问下去,他重新目视前方路况,就这样沉默了片刻,终究是没忍住,带点不明意味地提点她:“看得出来你还是很紧张他。”

    “那是当然,他如果现在就死了,我整个计划都要泡汤。不仅徐氏夺不回来,江世军更不会放过我。”

    “你真是这么想的,还是嘴硬而已?”

    “你觉得呢?”炎凉扯了扯嘴角,像是微笑,可目光中的凌厉等于已经回答了周程的问题。

    周程细细地观察她,想要剥除这个女人目光中的凌厉,去透析她真正的想法,但最终不得不放弃,他已全然猜不透她。

    如今他能做的只剩下提醒:“如果我们和梁瑞强合作成功,你和蒋南那就是一辈子的势不两立。你得考虑清楚。”

    “你以为我坚持不跟他离婚是为了什么?”炎凉已经有些生气了,语气却只是更沉更冷了而已,“我不是你,别把你感情用事的那一套用在我的身上。”

    “……”

    “放心,我考虑的很清楚。”

    ****

    谁也没料到,蒋南的一场小病会令原本陷入旷日之久的冷战中的夫妻关系产生质的改变――并非往好的方向改变,相反,变得越来越糟。

    时隔两年,炎凉又一次成为上流圈子的谈资,夜不归宿,被小报拍到与陌生男人把酒言欢――有人揣测这蒋太太突然的反常,是为了报复蒋南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花边新闻。

    蒋先生对此的态度也被人津津乐道,不知是心中有愧还是夫妻关系真的已经走到尽头,竟对自己太太的放纵行径毫无管束,几乎是放任自流的态度……

    这已经是炎凉这周以来的第三次,在外通宵后回到家里时已近傍晚。蒋南似乎并不在家,但家中佣人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衣装华丽、醉醺醺地上楼去,令炎凉完全相信她又一次夜不归宿的消息很快就能传到他耳朵里。

    这个男人对她包容的底线在哪里?她现在就要划破他的底线。

    炎凉卸了妆之后进浴室冲凉,酒气与艳丽随着流水旋进下水道,剩下的只有一片空白的脑子和疲惫的躯壳。

    她仰着头,任冷水倾洒,就在这时耳边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炎凉一惊,豁然偏过头去。只见门被猛地推开,撞在墙上后一直晃悠悠地停不下来,此刻炎凉心下已是一片了然,湿漉漉的目光继而投向门外,果然看见蒋南直立在那儿。

    硬挺的身影,愠怒的脸。

    炎凉做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收回目光,仰起下巴闭上眼,将头发全部向后撸,他连鞋都没换,炎凉听着皮鞋踏在瓷砖上的声音靠近,迅疾中透露着些什么――炎凉静候着。

    干湿分离间的玻璃门被拉开,她连浴巾都来不及从毛巾架上扯下,就被蒋南拽了出来。

    “你发什么疯??”她明知故问。

    他沉默不语。

    炎凉浑身赤`裸,头发还是湿的,走了一路就滴了一路的水,炎凉脚步跌跌撞撞地被拽进衣帽间,蒋南劈手一甩,炎凉整个人跌坐在沙发凳上。暗红色的沙发凳上滴了水,红得发黑,她对面的那双目光,却是墨黑中压着暴怒的红。炎凉胡乱地扯下衣柜中的一件衬衣挡在胸前,仰起头,对着面前这个表情阴冷的男人怒目而视。

    蒋南什么也没说,动作不耐地在柜中翻找,衣架被他拨弄地乒乓直响,很快蒋南就将一身内衣外衣一齐丢到沙发凳上:“换上。”

    “去哪儿?”

    蒋南咬牙,话自齿缝间磨出:“换上!”

    今天,这个时间点,这件被他丢在她手边的裸色礼服……炎凉知道这些组合起来意味着什么,故而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极不情愿起身。

    对于她的不配合,蒋南神情越发阴沉,刚开始只是沉默地看着她,突然就毫无征兆地欺身过来,俯低了身体捏起她的脸,整个手的虎口掐在她下颚处――

    炎凉终于等到了她期待已久的一句话:“别忘了我们之前的协议。你乖乖听话,而我压下周程的犯罪证据,不拆卖徐氏旗下的品牌。”

    蒋南说完,劈手松开她,炎凉被他的力道带得不得不侧过脸去。她没有再接腔,似乎已沉默的就范,蒋南转身离开衣帽间,炎凉听见他在外头吩咐佣人:“拿浴巾和吹风机过来。”

    ****

    蒋南还记得她的尺码,为她挑的这件裸色礼服极其合身,膝上半寸的长度,无半分的,但将身体紧紧包裹,衬得整个人曲线盈盈。

    两个人分别坐在汽车后座的两端,蒋南闭着眼,炎凉则是看着窗外,又是一个雨天,已经到了下班时间,路边行人撑着伞匆匆而过,没有人告诉她这车正开往何方,但当车最终停在明庭酒店一号店的旋转门外时,炎凉一点也不意外――

    明庭明庭集团的公子在今天,在此,举办订婚宴。

    男方家境显赫,女方又是**之女,她们订婚的消息炎凉早有耳闻,路明庭更是豪置千金,要为未来儿媳创立基金,消息早已传遍街头巷尾,炎凉想不知道都难。

    门童小跑上前为炎凉拉开车门,蒋南下车随后也绕到她面前,朝她的方向微微弯起胳膊,炎凉看着他这番示意动作,并不打算配合,率先朝大门走去,可转眼就被他扯了回来。蒋南抓起她的手就搭在自己臂弯中,她要抽手,但被他强势地按住,彼此就这样暗中较量着踏入明庭酒店,外人看来,却是一双璧人相携着走进。

    区区一场订婚宴,就已是过百桌的规模,路征在自家酒店设宴,炎凉一路行去,随处可见喜气洋洋的服务生,仿佛脸上就写着“东主有喜”四字。

    进了电梯,只剩下彼此,蒋南不再施力压制,电梯门合上的那个瞬间炎凉就嚯地抽手,抱着双臂退到角落,一副拒人千里的姿态。

    蒋南笔挺的站在那儿,目视前方并为回头看她,声音都是倨傲的:"老情人结婚,你的滋味如何?"

    炎凉想都没想冲口而出:"痛不欲生。"

    从炎凉的角度看,她话音一落蒋南的背脊便是一紧。此情此状看得炎凉当即幽幽一笑,电梯门也在这时"叮"的一声抵达。

    她这时倒十分配合,亲昵地上前挽住蒋南的臂弯,妖娆地走出电梯。

    在宾客簿上签字后,服务生引领他们进场。

    蒋南站在门边微一扫视,场内有哪些重要人士就已一目了然。

    见到正与亲家笑谈的路明庭,蒋南附耳过来对炎凉说:"去打个招呼。"

    炎凉闻言不由看向不远处那个身型硬朗的长者,体态、着装无不是老派资本家的派头。原来这就是路征的父亲?也是协助江世军毁掉徐氏的人之一

    蒋南一路朝那一隅走去,途中不少宾客热情的上前打招呼,蒋南也一一颔首以做回应。然而待蒋南与他们错身而过,所谓的朋友们又无一不与同伴窃窃私语,最大的疑问莫过于:"那个蒋太太她不是路大少的前女友么"

    ""

    "打扮得这么光彩夺目来这儿,真不知道她存了什么心。"

    这些年的起起伏伏早令炎凉练就瞬间就能将一切流言蜚语抛诸脑后的本事,纤然地随蒋南来到路明庭身旁。

    路明庭见到蒋南,十分亲和地微笑:"南来了?"

    "路先生。"

    "怎么气色看起来这么不好?"

    "生了场小病而已,没大碍。"蒋南转而向路明庭介绍起炎凉来,"这是我太太。"

    "蒋太太?"路明庭当即看向炎凉,微笑之中有一丝冷意深藏:"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会场另一隅,正与朋友交耳低语的路征经小跑上前的助理提醒,神情一紧的同时猛地抬头望向自己父亲那边。

    时间忽然静止

    ****

    冥冥之中似有警醒,炎凉带点迟疑地抬头,她在这端,那人在那端,彼此相隔一整个会场,却一眼寻到对方。

    沉默一时。

    悠扬的会场音乐循环往复着,恍如当年初见,路征朝她微微颔首一笑。此去经年,此时此刻炎凉唯一能做的,只有狼狈地低下头去。

    这个男人给过她自小就无比渴望的爱,可惜命中注定只能是过客。

    而她身边的这个男人这个借爱之名令她遍体鳞伤的男人,是她自己的选择,终其一切都要后果自负。

    蒋南和路明庭相谈甚欢,炎凉微笑的打断他们:"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片刻后的,炎凉独自一人坐在吸烟区中吞云吐雾。烟不知不觉间已燃了半支,低着头的她听见开门声。

    有脚步声靠近,继而停在了她身旁的凳前。

    那人沉默地落座,炎凉依旧不打算抬头,直到耳边响起:"能不能借个火?"

    她夹烟的手指一时之间狠狠僵住。

    他又说:"好久不见。"

    炎凉隔了片刻才抬头看向路征:"好久不见。"

    强装的笑容没有一丝破绽,看着这样的她,路征也笑了起来:"衣服很漂亮。"

    "我丈夫帮我选的。"

    路征笑容僵住半秒。

    这才是炎凉乐意看到的,这个男人她不配拥有,又何必霸占他的恋恋不忘?这些都该属于他未来的妻子。

    路征从内兜中摸出火机,兀自点烟。炎凉见状不由笑:"你不是有

    火机么,怎么还要借火?"

    她只想让这场对话显得更自然些,但似乎只起了反效果。"要不然怎么有勇气进来找你?"

    炎凉忍不住抬头看他。

    他的目光如沉静的湖水,却有将人卷进的力量。

    烟头即将燃尽,热度灼痛炎凉的手指,逼得炎凉抽回神来,她下意识地松开。

    烟蒂落在地上,火星最后一闪,终熄灭于无声。

    炎凉仓促起身,"不好意思我先出去了。"

    路征并未挽留。知道挽留不了,更知道没有资格。只能默默看着,目送。

    炎凉忽略掉她身后的视线,猛地拉开门快步走出。

    还未走出拐角,炎凉又不得不停下脚步。

    蒋南斜倚在不远处的墙边。

    她定了定脚步,同样也定了定神,这才收起凌乱的脚步,冷冷的与蒋南擦身而过。

    炎凉深知他不会这么容易放过,手腕被他攥住的时候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她只是没料到他会这么说:

    "你最初的爱给了周程,最后的爱给了路征。我呢?我得到了什么?"

    蒋南许久不曾见她像方才那样无措为了另一个男人。

    即便早已心中有数,有时也强迫自己乐见其成,可是

    他的声音透着一丝无力,这是炎凉似曾相识的伪装,免不了要失笑,抬眸看看蒋南,抬手轻佻地、一下一下地拍着他的脸颊,慢条斯理地说:"你得到了我所有的恨。"

    炎凉伸手要拨开他的钳制,反被他连另一只手腕也攥住。

    他稍一用力炎凉就趔趄着跌撞在墙边,"既然这么恨我,恨不得我这就去死,我生场小病而已你至于那么紧张?"

    炎凉嗤之以鼻:"蒋先生,怎么你也学会自作多情了?"

    ""

    "你还真是奇怪,你不是巴不得我恨死你么?怎么突然变得像个快死的人似的,开始渴望别人的原谅了?"

    蒋南像是突然彻底了参透这个事实,沉寂了好半晌才忽的失笑,"是啊,是我糊涂了"

    ""

    他俯底双眸,望进她的眼睛里:"我确实该抓紧时间好好享受你的恨。"

    话音落下,蒋南幽幽偏头看了一眼,炎凉皱着眉头差点也要扭头看过去,蒋南却突然回过身来,牢牢捧起她的脸,衔去她的唇。

    这个突如其来的吻,这个对她来说早已陌生的气息

    炎凉来不及收紧牙关,他的唇齿已长驱直入。

    一时之间炎凉的全部神经都在感受他强加的辗转厮磨。他两年不曾碰她,如今的侵略猛如洪水野兽,舌尖被吮得火辣地疼,炎凉全部的抵抗都被他一一瓦解,就连呼吸都被掠夺。

    直到他满意,愿意松开她,炎凉才最终挣脱开,怒不可遏地扬起巴掌,却被他轻易地架住。

    炎凉胸腔剧烈地起伏着攫取空气,唇色嫣嫣,隐隐有些红肿,蒋南却只是架着她的手腕,平静地看着这样的她。

    路过的服务生频频朝这边张望,炎凉猛一咬牙,抽回手调头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蒋南双手插裤袋,回头看去——

    方才站在吸烟区门外的路征,此刻已经没了踪影。

    ****

    路征缓步走向休息间。准新娘还在里头梳化,路征正要叩门,脑中忽然闪现一幕:缠吻中的男女,百般不愿的她

    这一幕,硬生生逼他收回了手。

    还未转身离开,就有人急吼吼地来寻他:"路少,董事长在找您。"

    路征似有不愿,想了想说:"就说没找到我。"

    说着这就离开,可还没走出两步就听见身后的休息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路明庭拄着手杖从休息间里出来:"你这是要去哪儿?"

    路征叹口气,再不情愿也只能转回头来:"爸。"

    "子楠今天特别漂亮,你不进去看看?"

    "哦?是吗?"路征扬了扬眉,却丝毫没有进休息间一探究竟的意思。

    路明庭看自己儿子心不在焉的样子,眉目一凛:"我替你邀请他们来,就是为了让你彻底死了这条心。"

    路征一愣。

    路明庭失望得直摇头:"世界上的女人多的是,我看那炎凉也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就算在你眼里她再特别,那也是别人的妻子,有什么值得你心心念念到现在的?"

    连他都看出自己的心心念念了?自己的伪装和这两年来持续不断的自我暗示是有多失败

    路征惨淡一笑。

    路明庭一愣,沉默稍许,语气不得不和缓下来:"儿子,你从小到大都明确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也知道要怎么去达成你自己的目标,你应该明白什么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别为了一个女人失了几十年练就的狼。"

    父亲的话句句在理,路征终是无奈地一耸肩:"或许我只是想尝尝为什么人彻底失控一次的滋味,又或许"

    又或许,只是想为了自己真正想要的、而非那些强加于他的责任与喜好,奋不顾身一次

    路明庭的秘书正从另一边寻来,看看面无表情站在那儿的自家公子,一时之间不知该不该打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提醒路明庭:"董事长,李部长到了。"

    路明庭点点头,对路征说:"我去招呼客人,你进去看看子楠吧。"语毕却并不急着离开,而是目光示意秘书把休息间的门打开,目送着路征走进休息间,路明庭随后才离开。

    偌大的休息间,化妆师在收拾妆品,准新娘的密友们围在梳妆台前嬉闹着,其中一人偶一抬头,当即笑吟吟地提醒坐在化妆凳上的年轻女人:"庄子楠,你男人来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齐刷刷望向门边,化妆师微一鞠躬:"路先生。"

    路征朝他笑笑,随后径直走向梳妆台。

    这个被唤做庄子楠的年轻女人即便在此刻朝他微笑,神色也带着点冷冽。某种角度看,像极了一个人。

    他终于可以将这种可笑的自欺欺人抛诸脑后了

    "我能不能和她单独谈谈?"

    听路征这么说,所有人面面相觑一会儿,再目光询问下庄子楠,这之后才鱼贯离开。留这对恋人单独相处。

    应该算恋人吧?每周六看电影,周末陪她去敬老院或孤儿院做义工,每周共进晚餐两次,若有事耽搁,会电话通知彼此交往的这一年里,两人的独处时间总是井井有条到没有半丝人情味。

    他欣赏她想要从商的野心,而她,渴望拥有明庭这个绝佳的平台发展自己的事业。这种政商联姻,本就意味着各取所需。

    沉默半晌,路征突然说:"记不记得你曾经问过我,为什么我收藏了那么多双高跟鞋。"

    "怎么突然说这个?"

    ""路征笑笑,"那些都是纽约一个独立设计师的作品。每一双鞋上都刻有设计师的花体签名,,中文名,炎凉。"

    庄子楠的脸色微怔。

    炎凉

    这个从来独善其身的男人的唯一一个绯闻对象。

    "纽约"多么遥远的回忆。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她那时被家人送出国研读金融,却不务正业,改学了设计。"

    ""

    "你应该也知道我母亲这些年一直定居纽约。"

    庄子楠点点头,表情已不怎么好看了。

    "由于这个缘故我经常两边飞。那时她应该是改学设计的一年吧,和朋友合开的店铺濒临倒闭。我发现她,因为当时她正与店铺外和房东谈条件,以免被赶出去。一边用英语求,一边用中文偷偷骂,很有趣。可惜当时我没能停下来好好欣赏,回国后才偶然想起,抱着一试的心态请我母亲的佣人替我去那儿买一双鞋。那双鞋,我送给了我母亲。"

    ""

    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回忆,竟令他嘴角含笑?

    庄子楠微微垂下了目光,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正视这个男人前所未有的沉湎的、和煦的样子。

    "可惜那双鞋我母亲一次都没穿过。可想而知她当年的水平并不高。"

    "自此之后的每一个月我都会请我母亲的佣人替我去那儿。每一双鞋都附赠了她的亲笔信,除了一如既往的感谢,她偶尔还会写一些现状,谈一谈梦想。我只见过她那么一次,可其实,我对她早已深知。"

    ""

    "连我都看得出来她的设计越来越好,可一年之后,她在感谢卡里告诉我,她和朋友已打算收掉店铺。"

    ""

    "直到她为了雅颜能入驻明庭广场来求我,我才知道她重蹈了我的覆辙,为了家业,放弃了自我。"

    ""

    "怜悯与怜爱之间,有时候只是一线之差。"

    庄子楠试图笑笑,嘴角却僵得不像话。

    路征却笑了,如释重负:"庄子楠,我觉得你必须考虑清楚,这样的男人真的值得让你托付终身么?"

    ……

    ……

    订婚仪式开始,西装革履的路征在司仪的引领下走向主桌。

    司仪声音又响:"下面有请庄小姐入场。"

    无人响应。

    司仪不由得一扬声:“欢迎庄小姐!”

    司仪第三遍重复的话语在会场上空响起时,全场顿时陷入服务生面面相觑、宾客们窃窃私语的场面,路明庭当即站了起来。

    准新娘逃婚了

    消息一出,全场骚动。

    蒋南安坐于原位,场内再混乱,也丝毫不影响他清冷的眸光。他旁边的座椅一直空着,直到路明庭与亲家一同焦急地离场,于此同时,蒋南的目光才从身旁这个空置的座椅游弋向台上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台上的准新郎似乎对准新娘的无故离场毫不讶异,视线反而一直定格在蒋南身旁这个空着的座位上。

    清清冷冷凄凄。

    ****

    提前离开明庭酒店的炎凉,又一次的通宵不归。

    凌晨时分,炎凉泡了个澡,裹着浴巾从洗手间出来。

    她在里头呆的时间太长,男人已经睡着。

    炎凉坐到床边,不客气地伸手在男人脸上拍了两下,他仍未转醒。这个男人拥有古铜色的皮肤,是她近来常去的那家地下酒吧的dj,手指漂亮,笑容**。如今这样仔细观察他的睡颜,炎凉只觉得这张面孔,陌生的很。

    突然间升起一丝恐惧。

    总统套房,圆形大床,一地凌乱。炎凉起身,在一地凌乱中找回自己的衣服换上,从包里翻出皮夹,抽出小叠钞票放在床头柜上。

    银货两讫,一夜之后,陌路人。

    走到套房门口,正欲拉开门,炎凉看到对面穿衣镜中的自己,不由停下脚步。

    镜子里的女人,美则美矣,毫无灵魂。

    一双眼睛空洞的很。

    回到家时已是凌晨。

    她开车回去,半截车身刚驶进车库,佣人已快步奔到她车前,告诉她:“太太,先生在客厅等你。”

    “知道了。”

    嘴上虽这么说,实际上是阳奉阴违,炎凉停好车,直接从车库那里的外接楼梯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头就睡。

    睡得迷迷糊糊,手机开始震动,炎凉摸索着拿过手机,是一串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我一个大男人,再怎么样也不会要女人的钱,更何况我们什么都没做成。”

    炎凉仔细回想自己是什么时候把联络方式留给对方的,还没有头绪,突然间听到转动门把的声音,她条件反射把手机丢回床头柜,闭上眼。

    有脚步声靠近。

    感觉到身上薄毯被掀开,床的一侧微陷下去,炎凉烦得很,闷声翻个身,到床的另一侧去睡。坐在床沿的蒋南看着被单上她刚睡出来的那一处凹陷,掌心覆上去,还能感觉到她留下的余温。

    他扭头看一眼角落的古董座钟――凌晨两点。

    距订婚宴上的那场闹剧已经过去将近十个小时……

    蒋南俯身靠近,为她重新盖上薄毯。而就在这时,他看见了女人白皙侧颈上的那几枚清晰吻痕……

    炎凉被愤怒的男人揪着头发拽起了身。

    她痛呼一声拉住男人的手腕,却被他反手一甩,整个人克制不住地向后跌撞,台灯被碰倒,屋里的光线顿时凌乱起来。

    斑驳错落的光影下,炎凉依稀看见他那一巴掌正要朝她落下,却在中途停了动作,仿佛就在那一瞬间他已恢复狼,停顿片刻之后,几乎是和缓地勾起炎凉的下巴:“今晚又在哪儿嗨?也不知道洗干净了再回来。”

    他对订婚宴上她的提前离去只字不提,此时此刻,动作亲昵且声线克制,此番转变太快,看得炎凉一愣,随后才挑衅地笑起来:“我很累了,请你出去。”

    “出去?”他冷哼一声,居高临下地审视她的同时,双手意有所指地移到她的胸前――

    “呲啦”一声,炎凉的衣领被扯开。

    炎凉拼尽全力捉住他的手,徒劳,这个男人轻易便提起她的上半身,将她压回床上。

    他像是要掐死她,却控制着力道,只逼她侧过脸去,露出侧颈,而他,毫不犹豫的俯身,张口就咬。

    用野蛮的方式覆盖那儿的吻痕。

    炎凉想扇他的,但被扣着手腕和下巴,只能歇斯底里的尖叫:“蒋南!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蒋南松开牙齿,火一般的气息哼在她凉薄的侧颈,声音明明低沉的可怕,却又仿佛带着某种蚀骨的优雅,一字一句,慢条斯理:“我是守法公民,哪有胆子要你的命?顶多把周程的商业罪证交出去,送他坐牢而已。”

    女人的眼眸因为周程这两个字,猛地一滞。

    这不是她要的结果,撕毁协议、答应江世军、把徐氏的产业链拆壳兜售――那才是他该说的话,蒋南却已是话音一落就猛地扯下了她的底裙……——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字数多吧……我自豪~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