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66、第 66 章

蓝白色2017-3-7 13:16:3Ctrl+D 收藏本站

    “回医院。”

    李秘书话音落下的同时,司机启动了车子。

    车身后的徐宅,二楼的那扇反光的窗户后,炎凉就站在那里,撩着窗帘一角,悄然地目送。直到蒋彧南的车子沿着下行道驶出徐家大宅的大门,她才放下窗帘,转头看看身后这冷清的卧室,突然之间失却了某种胜利在望的喜悦,心中只剩一片空茫。

    至此,蒋彧南音讯全无。

    一场未完成的订婚宴令路征成为媒体的焦点,他入院的消息也在不久后不胫而走,但不少媒体都拍到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频频出入医院照料路征,这又为这位路大少的感情归属问题添了不少悬疑色彩。

    这些消息实则都是由炎凉命助理爆料给媒体的,虽然她提供给媒体的照片打了马赛克,但熟识炎凉的人,应该都能认出她——

    炎凉以这样的方式,挑战音讯全无的某人的底线。

    路征痊愈出院已是半个月后的事,有了明庭的帮助,梁瑞强终于接受炎凉之前的提议,炎凉在周程的陪同下特意去了趟纽约,与路征在那儿碰头之后,一同前往会见梁瑞强。

    秘密签约之后,挂着梁瑞强名义的公司J'appelle正式成立。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敌人掉入陷阱。

    终于在这一天,炎凉接到了蒋彧南的电话。

    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炎凉心里“咯噔”一声。

    “是我。”他说。

    不知是手机的音质问题或是其他,这个男人简简短短的两个字,仿佛透着无尽的疲惫。这令炎凉愣了足有三秒才回过神来反问道:“我还以为你打算就这样彻底消失了。”

    “呵……”蒋彧南冷冷的一声笑。

    直到这时炎凉才醒过身来,方才只不过是她的错觉,他的语气中哪有半点疲惫?有的只是冷酷。而他接下来所说的,更是不留半点情面:“我打电话来只是为了知会你一声,我们之前的约定从今天起,宣布无效。”

    宣布……

    无效……

    “你……”炎凉刚来得及说出一个字,他已“啪”地撂了电话。

    蒋彧南的下一步会是允许江世军拆卖徐氏?还是会举报周程?很快蒋彧南就用实际行动解答了她的疑问——

    翌日,江世军宣布召开临时董事会。

    董事会上,江世军那意气风发的样子已经令炎凉嗅到了一丝蛛丝马迹。

    果不其然,炎凉终于从江世军口中听到了她已期盼数月之久的一句话:“这次临时把大伙儿叫来,就是为了告诉各位一个好消息。梁氏财团的梁瑞强梁总,有意接手原徐氏旗下包括雅颜、secret、肌肤钥匙在内的十余个子品牌。”

    话音一落,董事们无一不是愣怔在当场,充满同情的目光自然而然地投向炎凉。

    “当然……”随即,江世军意有所指的目光也投向了一言不发的炎凉,“……我料到有人会反对,到时候大可以在股东大会上投票表决。”

    众目睽睽之下,炎凉努力的保持着面无表情,不让自己笑出来。

    会议结束后,炎凉第一个从座椅中站起来,疾步离开的背影落在其余众人的眼里,有人同情,有人担忧,有人无动于衷。

    炎凉则是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了门之后立即打电话给周程,欲告知这个好消息。

    等候音响了短短一声之后电话就通了,炎凉也没料到周程能这么快接听,心情难以平复的她顿了一会儿之后才刻意轻声道,以免隔墙有耳:“老狐狸终于上钩了!”

    听筒那端的反应却不是炎凉预想中的那样,周程似乎一点儿也不兴奋,反而,他这段短暂的沉默显得那样的落寞,终于——

    “炎凉。”周程及其严肃叫她的名字,仿佛是希望她能平静下来,接受他说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正在被押去警局的路上。”周程补充道。

    ……

    ……

    手执听筒的炎凉愣坐在座椅之中,久久不能回神。耳边持续响着的是电话挂断后的忙音,单调而刺耳。

    不知何时,炎凉的秘书敲门进来,神色惊慌地对她说:“炎总!”

    炎凉这才惊醒,抬眸看去。

    “刚才警局打电话来,说找您,我想把电话切进来,可您这儿……”秘书的目光示意了一下炎凉手中的电话听筒,“……却一直在通话中。”

    “什么事?”

    炎凉此刻的声音已经不像她自己的了。喜悦早已不见踪影,剩下的只有撕心裂肺的恐慌。

    秘书似乎被炎凉这副样子吓着了,干咽了一下才继续道:“说是经济犯罪侦查科接到了匿名举报,疑为曾经的徐氏内部人员举报周总监两年前挪用公司款项一事。您作为徐氏的原高层,他们希望能得到您的协助。”

    “……”

    “……”

    “跟他们说我正在出差,不在公司联系不上。”炎凉思忖良久,却只是如是说。

    在秘书左右为难之际,炎凉已经断言道:“就这样吧,你先出去。”

    秘书就算为难,也只得依言行事,退出半步关上门。

    安静的空间本该利于思考,可炎凉如今脑子只剩一片空白,更别提要想出什么对策,她下意识地扯过电话机,想也不想地拨出一串号码。

    可就在即将按下最后一个号码时,炎凉却猛地一顿,突然醒悟过来:现在打电话给蒋彧南能得到他的手下留情么?

    不,顶多得到他的嘲讽与更进一步的加害。

    炎凉耳边就这样不期然地回响起周程挂断电话前说的那最后一句话:炎凉,我父母现在还不知道这事,我现在没别的请求,只希望你帮我想想法子,一定要瞒住他们……

    一定要瞒住他们……

    思及此,炎凉用力按下插簧,挂了电话之后改拨徐家位于新西兰的房子的座机。

    电话是梁姨接的。

    许久不曾接到炎凉电话的梁姨的声音别提多欢乐:“炎凉,你可算想起你梁姨了,太太和我都很想念……”

    满心烦思的炎凉只能打断她了:“梁姨,帮我个忙。”

    “……”

    “……”

    她是梁姨带大的,她的语气里有着何种深意,梁姨不出一会儿就会意了,声线也不知不觉严肃起来:“没问题的。你说吧,出什么事了?”

    “周程出事了,这一定不能让他父母知道,以我妈的名义请周叔叔和周伯母去新西兰玩段时间吧,尽快。”

    “行,我这就给周家打电话。”

    炎凉幽幽地挂断电话。

    要救徐氏,就必须得毁了周程?——蒋彧南,你给我出了个多么残忍的选择题。

    ****

    借着梁瑞强的名义,J'appelle与丽铂集团进行着有条不紊的接洽。江世军开价二十五亿六千万美金,一旦她聘请的职业经理人为她压价到二十亿,她就将一口将原有的徐氏子品牌全部拿下。

    另一方面,经侦部门忙于搜集更多线索,但由于炎凉的不配合,警方未能联系上原徐氏的相关人员,周程一案也迟迟不能定案。

    如今的她学习当年的蒋彧南那样,做一个运筹帷幄的幕后操控者。那么如今的蒋彧南呢?又躲在世界的哪一端?是在想着如何惩治她这个不听话的老婆,还是在想着如何结束这段让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失败婚姻?

    夜,无声。

    炎凉沉沉睡着,噩梦重重,而梦中的最后一幕,生生定格在审判周程的法庭上,周伯母哭着咒骂她,“是你害我儿子坐牢的!是你!”……

    她猛地惊醒过来。

    睁着眼睛躺在床上,额头上一层层的冷汗。

    直到全部神智都从梦境中回到现实,炎凉才发现自己的床边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坐在那儿,静静地看着她,不知看了多久。

    而她,仿佛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了某种……要漫过人眼眸的、庞大的心疼。而就在这一刻,就在二人彼此对视的这一刻,他的目光迅速回冷,炎凉同样,迅速地竖起了全部防备。她拥着薄被从床上坐起,冷笑道:“蒋彧南,你终于舍得出现了?”

    蒋彧南始终沉默着,这时也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之后便径直躺倒在床的另一侧,一言不发地闭上眼。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