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68、第 68 章

蓝白色2017-3-7 13:16:53Ctrl+D 收藏本站

    炎凉的手还抚在他额上,就在这时,这个男人像是睡得正香却被人无端打搅,忽的皱起眉头、动了动肩,炎凉脑子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下意识地缩回了手。

    蒋彧南撑开沉重的眼皮,眸光有半刻的模糊,渐渐聚焦直到最终看清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是谁。

    他的眸光似有一瞬的闪烁,然而下一秒就已恢复了一贯的清冷目光。蒋彧南坐直了身体,理一理衬衫衣领,站起来,抬腕看了看手碑后,才终于冷冷地瞥了炎凉一眼:“走吧,边吃边谈。”

    简短的说完便收回目光,绕过办公桌要往外走。炎凉看着他明显急于离去的背影,满脑子莫名其妙的疑问,却又说不出到底是哪儿透着诡异,眼看他都要走出办公室了自己却还在原地愣着,炎凉突然就忍不住开了口:“你脸色不太好。”

    蒋彧南的背脊一怔。

    顿了两秒,他竟回过头去看她,语带芒刺一般:“这么难得?竟然关心起我来了?”

    一切疑虑都被他的似笑非笑瞬间打消,炎凉心里自嘲的不行,头一低一抬间,眼中、脑中什么情绪都没了,炎凉冷冷地往外走。

    “你都这么难得的约我一起吃午餐了,我就算装、也要装着关心你一下吧。”

    完美的反击。炎凉话音落下,这个男人脸上的嘲弄顷刻间消散。

    蒋彧南选在离公司颇远的某家餐厅吃饭。

    靠窗的座位,炎凉多少有些坐立难安,并非因为她对面坐着蒋彧南,而是……她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来这儿用过餐了。

    同样的午餐时间,同样的靠窗的这个位置,她上一次来这里,还是刚领了结婚证后不久。当时的他们为了掩人耳目,不能在公司的餐厅用餐,而这间餐厅新建不久,环境清幽,不会有人打搅。她就像现在这样,坐在这个位子,喝着这样一杯柠汁,一边和对面的他聊着早上的工作,一边低头喝一口柠汁。

    他呢,则是静静地看着她,沉默地听着她说,不经意间她额前的一缕头发垂了下来,他便自然而然地伸手替她把头发拨到耳后。她抬起头来看他,看到的是比窗外的艳阳还要暖人的目光——

    这一幕清晰地仿佛就发生在昨日。

    可是此时此刻,他再无需虚情假意,自然也不会替她整理头发。她?更不会那样柔柔地回视。

    有的只是公事公办:“很快就是我们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你难道不觉得有必要办场派对,来打消你我各自传得漫天的绯闻?”

    炎凉喝着柠汁,头也不抬:“别扯上我,你的绯闻确实一直都不消停,可我最近乖得很,没闹任何花边新闻。”

    “你以为你去医院探望路征的那些照片打了马赛克,就只有我认得出是你了?你再跟路家这样牵扯不清,江世军如果觉得受到了威胁,你不会有好果子吃。”

    他又露出那样似笑非笑的样子,为了掩饰什么?掩饰对她的关心?只可惜她炎凉已经不吃这一套,回应他的也只剩下嘲讽:“看来你之前玩消失的那一个月里,还一直关心着我的动向。你在担心江世军会不会对付我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担心一下,我有没有给你戴绿帽子?”

    她调笑的话语如一把锋利的匕首,顷刻间狠戳进心脏最软弱的那一处,以至于克制如他,都忍不住双肩狠狠一僵——

    鲜血淋漓。无声无息。

    恰逢此时服务生前来上菜,炎凉的目光错过这一幕,她瞟了眼服务生,再回眸看他时,已是一切如常,蒋彧南的目光如结冰的湖面,没有波痕,没有温度:“一切都不需要你操持,派对那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席就行了。”

    ****

    负责派对的公关公司不时派人送礼服供炎凉试穿,均被原封不动地退回——她没心思、更没时间浪费在这个以晒幸福为目的的派对上。

    明眼人都看得出她的婚姻有多不幸,她又何必自欺欺人?

    倒是两周年婚庆前夕,炎凉没料到竟会迎来连连好事,周程被警方传唤的次数急剧减少,他虽没向炎凉透露任何,但猜都猜得到,警方把嫌疑转到了别人身上,而从高律师近来频繁走动警局不难猜到——这个“别人”,就是徐子青。

    江世军终于松口,不再紧咬着二十五亿六千万这个数字不放,相信很快他就能和梁瑞强在金额问题上达成了一致,签约自然也就指日可待。

    谁能想到梁瑞强身后还有一个她正在暗度陈仓?成功的那一天,她或许该买束花去探望探望父亲,在他的墓前告诉他:“你最讨厌的这个女儿,替你把家业拿回来了。”

    而在此之前,她还得继续伪装——

    秘书敲门进来:“炎总,公关公司的人又来了。”

    估计又是来送礼服的。炎凉刚结束与J'appelle的经理的谈话,放下听筒后直接说:“让她们把东西放下就走吧。”

    “好的。”秘书正欲带上门退出去,突然“啊!”的一声尖叫。炎凉豁然抬头,只见一个身影猛地推开秘书,直接闯进门来。

    徐子青?

    炎凉站了起来,目视着徐子青气冲冲地朝自己走来。

    徐子青很快走到她身边,几乎是怒目而视了。

    炎凉还没领会过来,徐子青扬起手照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下来。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迅速而准确,秘书刚追着徐子青的脚步跑过来,就看到炎凉的侧脸已经是一大片红印。

    徐子青转眼又要给她一巴掌,这回终于被炎凉捉住了手腕。徐子青用力要挣脱炎凉的牵制,炎凉只得猛地一甩手,她是避开了,徐子青却因为被她不其然的甩开了手,整个人跌靠在桌边。徐子青站直了又要上前,终于被秘书拦下了。

    “看我坐牢你很开心是不是?”徐子青伤她不着,只能徒劳的尖叫。

    炎凉冷漠地看着她:“你发什么疯?”

    “我这两年做什么赔什么,不也是因为你一直在背后搞鬼?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次不就是你举报的我么?我还当这两年里你终于肯消停了!原来就是为了找准机会狠狠捅我一刀!?”

    炎凉没搭话,秘书奋力替她拦着徐子青,炎凉快速拿起电话机拨给安保处:“叫两个保安上来我办公室,这里……”

    炎凉当即被怒不可遏的徐子青打断:“看在徐家欠了你这么多的份上,还有周程求我的份上,我本来想把这件事隐瞒一辈子的,可你现在要置我于死地,我不妨告诉你,你根本就没资格替徐家惩罚我!”

    炎凉一愣,抬眸看徐子青——她正傲慢地低视着她。

    炎凉心念一转,转手把听筒斜搁在桌上,漫步走向徐子青,扬起手……

    “啪——!”的一声,炎凉狠狠还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直接令徐子青嘴角见血。

    徐子青偏过头去愣了足有5秒,突然诡异地平静下来,看向炎凉,竟微微一笑:“爸在留给我的遗信里写的清清楚楚,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孩子。”

    整个世界瞬间安静……

    *****

    深夜适合买醉。

    炎凉喝趴在吧台边,低着头垂着眸,手中是喝空了的酒杯。

    夜场的靡靡之音和混乱的光线织成了细密的网,网住她。

    耳边是徐子青的声音,在一遍一遍的回响:“当年你妈知道了爸在外头有了我妈,还生了我,当时就被气的流产了,你不过是你妈领养来掩人耳目的,爸他不拆穿你们母女,就是因为觉得对你妈有那么一丝亏欠。”

    “……”

    “你不是从小到大都觉得我是野种,瞧不起我么?其实——”徐子青目露凶光地、手指一下一下地戳着她的肩头,“——你才是!”

    “……”

    “那封信我给周程也看过,不信我的话你大可以去质问他。”

    “……”

    “你根本就不是爸的女儿。”

    “……”

    “你不觉得讽刺么?我这个真正的徐家血脉都不想报仇,只想过自己的安稳日子,而你呢,却搭上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去为徐家报仇……”

    “……”

    “蠢货!”

    她终于挽起最后一丝力气,颤巍巍地从包中掏出手机,调出通讯录中周程的号码之后还想要点按下拨出键,手指却抖得不成样子,她用力摇摇头想要醒一醒神,可惜仍旧看不清手机屏幕。

    酒保又为她倒了一杯,见她痴痴迷迷的样子不由得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炎凉极其缓慢地抬起头来,打了个酒嗝:“帮我……打、电话、给……他……”炎凉刚说完手就一脱力,醉倒在吧台上。

    迷迷糊糊不知等了多久,炎凉赶到一阵颠簸,似醒非醒间,有人将她搀扶下了高脚椅。

    片刻后炎凉就被人架上了车。副驾驶的门在她耳边“砰”地关上。

    炎凉依稀听见那人坐进驾驶座,车子即将启动,要带她这个醉鬼去哪里?炎凉脑中剩下的最后一丝的清明令她下意识地恐慌起来,可她拼死都睁不开眼睛,那人凑过来替她系上安全带,熟悉的气息突破满车厢的酒气侵进炎凉的鼻尖——对方的气息是她熟悉的。

    “周程?”她喃喃地问。

    对方的手覆上她的手背,用力地握了握,似乎在回答她:“是我。”

    这终于令炎凉安下心来。

    车子启动了。

    炎凉偏过头去,搂着安全带,突然就笑了:“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没有人理会她的自言自语,密闭的车厢中,除了她的酒气和呓语,那个司机安静得就像是根本就根本不存在。

    炎凉想到周程此刻会如何强忍着一言不发,笑容就一直挂在了嘴边不见半分消隐。可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笑有多苦:“那我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

    “……”

    他没有回答。

    “我整个幼年、少年时期都在怨恨自己的爸爸、姐姐……现在才告诉我,他不是我的爸爸,她也不是我的姐姐……”

    炎凉依旧笑着,几乎是酒醉后的痴态了,悄无声息间,一滴泪就这样从紧闭的眼角滑落,滑过她嘴角的那抹笑容。

    “我之前一直以为我妈是为了我,才委屈她自己来维持这个家庭的完整……现在才告诉我,我只不过是她用来保住当家主母地位的棋子……”

    原来眼泪是可以没有阀门、源源不断的。

    “如果我不是徐家的女儿,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

    “一贫如洗?流落街头?成为一个特别平凡的人?平淡但知足的过完自己的一生?”

    “……”

    “那样的话……我就不用嫉妒徐子青嫉妒得发疯;就不用躲到纽约读那么多年书,有家不能回;就不用放弃自己真正喜欢的工作;就不用成为现在这个心理阴暗、满脑子只有仇恨的炎凉。”

    酒精真是好东西,唤起那些她在清醒时不敢承认的一切:“那样的话……蒋彧南就不会费尽心思接近我,就不会有那么多温柔陷阱,我就不会……不会爱上他……”

    车子猛地刹住。

    周程还是那样一个温柔的男人,他的手轻柔地托起她的下巴,她满脸的泪水令他的手指止不住地微微颤抖么?可炎凉已经感受不到这些,她还沉浸在自己的自言自语之中:“如果我没有遇到他,我是会……更幸福?还是,更不幸……”

    炎凉的声音被凶狠的吞没——

    她的唇被攫住。

    这个男人那样用力,那样绝望地吻着她……

    没有温度,万念俱灰。

    仿佛有一道惊雷在脑中炸响,那一刻炎凉突然意识到,这个男人……他不是周程!!!

    炎凉觉得自己尝到了泪水的咸涩,却不知是自己的泪,还是对方的。可是酒精已将除此之外的一切感知都麻痹,炎凉连眼睛都没力气睁开,还来不及分辨拥着她这样深深的、没有退路地吻着的男人到底是谁,她就已彻底醉死过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