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72、第 72 章

蓝白色2017-3-7 13:18:34Ctrl+D 收藏本站

    她不就是那个被媒体拍到和蒋彧南出入私人会所的女人么?

    炎凉错愕得直向后退了一步。

    幸好路征适时地扶住了她。

    路征一低眸就瞧见了她满眼的无所适从:“怎么了?”

    “……”

    “身体不舒服?”

    炎凉这才抬头看向他,勉强微笑着摇摇头。

    别墅的一楼与相连的花园及泳池周边都被布置成了宴会厅,宾客满堂,终于等到梁瑞强带着夫人前来敬酒,已是半小时后的事,炎凉与梁夫人年纪相仿,倒是一会儿就聊开了,路征原本还存着一丝担忧,但见炎凉脸色没再出现任何异样,便放心地离开,去会自己的朋友。

    梁夫人确实如外界传闻的那样,对化妆品一行十分感兴趣,也谈到不久的将来有意参股J'appelle,梁瑞强对妻子的宠爱溢于言表,两个女人聊天,梁瑞强这样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就像此时此刻这样,拿着酒杯站在一旁默默地聆听,不时无奈地微笑着摇头、看向自己的妻子。直到梁家的佣人寻了过来,对梁瑞强说:“小姐让您上去一趟。”

    梁瑞强这才拥着自己妻子说了句:“我离开一下。”

    终于此处只剩下炎凉与梁夫人,侍者端着托盘与她们错身而过,梁夫人从托盘上拿下两杯酒,递给炎凉其中一杯:“我们刚才聊到哪儿了?”

    炎凉微笑着接过酒杯,微微一笑间,话锋突然一转:“梁太太可曾认识蒋彧南?”

    梁太太一愣。

    沉默了几秒,喝了一口酒,虚咳了一声,梁太太这才回话道:“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并没有见过这个人。怎么突然这么问?”

    “哦,没什么,”炎凉也虚饮一口酒,做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你刚才说你在认识你先生之前在一家化妆品公司工作任职,还提到了全赢性销售模式。据我所知,全赢性销售模式是CGCM公司首创的。”

    “……”

    “我应该没记错吧?”

    “没错。”梁夫人言谈间依旧嘴角含笑,但这笑容明显已有些挂不住了。

    炎凉兀自点点头,又说:“我只是突然想到,当年蒋彧南就是在任职CGCM的执行总裁期间被猎头挖角到徐氏的。蒋彧南之所以能在CGCM升职升的那么快,甚至最后成为CGCM创立以来唯一一个华人总裁,就是因为当年他提出的全赢性销售模式帮公司赚了个盆满钵满。”

    “是么?这么有能力的一个人……可惜了,我只在CGCM上了几个月的班,这段时间似乎不是这位蒋先生的在任期。”

    面前这个女人的情绪掩藏地极好,就快要被炎凉揪出一丝破绽时,梁太太突然主动与炎凉碰了碰杯:“那边有朋友在叫我,我先过去一趟,咱们回头再聊。”

    炎凉循着她的示意转头望向身后,确实有个白种人在朝她们这边招手。炎凉只得默默地回敬她一下,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惜路征的抗议无效,她自顾自地继续道:“后来也是我亲自把这个人从我心里剜了出来,过程有多痛,连我自己都不敢去回想。你觉得自从那以后,还有人能住进我的心里么?”

    路征终于彻底收敛了笑容。

    “你走吧。”炎凉说着就要关上门。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一切都在宣判着,他的死刑……眼看门扉在自己眼前一点一点合上,而房门内的这个女人的表情由原本的冷漠、渐渐向愧疚过渡而去,路征突然抬手抵住门。

    他从未对她发过脾气,这次却是忽然的爆发,路征推开门,用力过猛到门狠狠撞在墙壁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炎凉似乎早预料到他会如此,甚至已打算欣然接受他接下来可能会有的一切举动,朝她怒吼?揍她一顿?他想怎样都好,可是……炎凉最最最,最不希望的,就是他接下来所做的那样——

    路征微笑着看着她,仿佛瞬间怒意全无,剩下的,只有磅礴的失落感和无可奈何:“知道么?如果我还是那个认识你之前的我,或许我只会冷冷一笑,平静地走掉,没有了一颗树,我还有整片森林。可是……”

    他似乎不知该如何措辞。生平第一次的表白,他词穷,局促,如个孩子。

    顿了顿,路征终于又开口:“我对你姐姐和周程的故事曾有所耳闻。”

    “……”

    “周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会鄙视他吧?”

    “……”

    “可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就是你的周程。”

    “……”

    “我爱你,可以爱得毫无理由,爱得毫无原则。爱得……”

    ……

    没有尊严……

    炎凉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她宁愿什么也没听见,那样的话,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他表现得越平静,她就越……

    心疼。

    路征上前一步来到她面前,彼此之间如今只剩半步的距离,而他们之间那道无形的鸿沟,他又该如何跨过?

    他捧起了她的脸。

    他居高临下地审视这个女人眼中倒映着的、那个卑微的他……

    路征微微俯□体。

    最终只是吻了吻她的额头。

    谦卑,小心翼翼。

    “晚安。”

    ***

    J'appelle在丽铂的打压下,凭着一己之力在夹缝中生存。纽约行的五天是她最后的假期,自此,炎凉又要开始忙着到处奔波。

    炎凉很少在家中呆超过三天,可不论多忙,不论她又飞到了哪个城市,总有一个男人,每天都会对她说一句:晚安。

    我爱你,可以爱得毫无理由,爱得毫无原则。爱得……

    言犹在耳,每一句“晚安”,于炎凉,都是心上的一刀。

    是否要这样一刀一刀割掉她心口的疤痕,这颗心才有办法再接纳一个人?

    这个问题的答案,炎凉宁愿累死在办公桌上也不愿去想。

    J'appelle的首家旗舰店开业,炎凉人在外地原本已不打算赶回来参加,已通知了助理,让副总代替她剪彩。庆幸的是她在外地提前完成了签约,终于挤出时间,没来得及通知助理,已自己买机票赶了回去。

    终于赶上了旗舰店的剪彩。司仪在门店外主持,正一一宣布剪彩嘉宾的名字,副总也正打算从休息室出去,突然看到炎凉推开休息室的门进来。

    在座的所有人无不惊讶:“炎总!”

    其他人都是欣喜万分,只有助理一人几近惶恐,但很快也换上一副欣喜的样子:“您怎么回来了?”

    炎凉笑笑以作回答,也顺便歇口气,之后便与公司高层及品牌代言人一同下楼。

    代言人是位居一线的明星,旗舰店门外早被影迷与媒体围堵,场面十分热闹,司仪宣布剪彩,炎凉从一旁的服务生的托盘中拿起剪刀,剪下在J'appelle的发展史上极具历史意义的一刀。

    媒体疯狂地按着快门捕捉这一镜头,炎凉配合地抬眸面对无数镜头微笑。

    “噼里啪啦”的快门声中,炎凉作势扫一眼诸家媒体,实则闪光灯早已迷蒙了她的眼,她什么也看不清。

    就在闪光灯中断的那零点几秒间,炎凉短暂的恢复了视线,对面人山人海,光影攒动……她的目光猛地怔住。

    人群中的某一处……

    炎凉不曾想到,自己竟会是在这种地方再次见到蒋彧南……

    ……

    闪光灯却不给她时间分辨,零点几秒后又“噼里啪啦”地响起,赐予炎凉一片明亮的空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