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75、第 75 章

蓝白色2017-3-7 13:19:49Ctrl+D 收藏本站

    早上10点,J'appelle一周一次的例行会议。

    营运总监和财务总监相继发言之后,广告部公布了一则好消息:“我们已经投到了卫视台黄金时段的15秒广告。”部门负责人一边说,一边命人将相关文件发放给与会的诸位。

    这是J'appelle第一次突破丽铂的围堵,争取到有利的广告时段。

    可这也是炎凉在整个会议流程中的第四次走神。

    直到助理提醒:“炎总?炎总?”炎凉才猛地回过神来,四下看看众位,惊觉该轮到自己总结发言了。

    会议结束后炎凉回到办公室,电脑的办公系统里、办公桌上……全是等着她去处理的文件。两年前被搁置的雅颜新品项目如今重新启动,够她忙碌好一阵子了。一想到下午要去视察新品研发中心,晚上的饭局她还要和那些路征替她牵线的老滑头们周旋,炎凉就头痛。

    一晚上没睡,看文件看得眼皮打架,脑子不知不觉的又开始走神,等到猛然回神,一看自己在纸上写了些什么东西,炎凉当即被自己惊出一身冷汗——

    “你不能有事。

    千万。

    千万不能有事……

    不对。这是报应。

    报应……

    报应……”

    炎凉烦躁地将纸揉成一团扔进废纸篓,用力捏一捏眉心,一边打开一份文件一边拨内线电话给秘书:“帮我泡杯咖啡。要特浓的。”

    “好的。”

    很快就有人敲门进来,应该是秘书送咖啡来了,醇厚的咖啡豆香气由远及近,炎凉余光瞄到咖啡杯被放到了她手边,因为正签着文件就没顾得上抬头。

    直到迟迟没能听到秘书离开的动静,炎凉才疑惑放下笔,抬起头来。

    路征就这样抱着双臂斜倚着桌边,等着看她什么时候会发现自己似的。她惊讶的模样引得他淡淡地失笑。

    “你怎么来了?”

    “正好路过这里,就上来看看。”

    炎凉笑一笑算作回应,又拨内线给秘书:“给路先生泡杯咖啡进来。”

    挂了电话又抱歉地对路征笑笑:“我手头有事要忙,就不招呼你了。”

    路征对此倒是极无所谓,只是扫一眼满桌的文件,免不了替她担心:“我听你秘书说你最近几天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再忙也得多注意休息。”

    “还有……”路征慢慢地凑近,突然就朝她俯□来,颈项一向是最敏感的的地方,炎凉当即连人带座椅往后退了退,如此的戒备令路征眸色一暗,但也很快被他粉饰过去,继续道,“你身上怎么一股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

    “生病了?”

    她能告诉他自己最近每晚都去医院,却什么事都没做,只是干坐在那儿一整晚又一整晚么?不能。于是只能笑笑。她知道他是绅士、不会追问。

    ****

    晚上的饭局虽有路征这个牵线人在场,J'appelle的市场部经理等一帮子人也一直在旁陪同,可炎凉作为东道主,还是免不了喝得头晕耳热。

    在座的都是些手握资源的大型分销商,许多J'appelle目前无法触及的二三线城市的市场都握在这些人手里,虽然这些人都是明庭集团的老朋友,也与丽铂无直接的利害关系,但炎凉如今有事相求,还是要亲身上阵,奉陪到底的。

    要的也不过就是他们口中的一句:“行!没问题!明天就去你们公司签合同。有路总这么大的面子在,咱们合作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么?”

    酒酣耳热后一众老总被助手搀扶着走出饭店,炎凉接下来还为他们安排了后续活动,一群人一边在夜风中散着酒气,一边等座驾开到面前。

    炎凉的司机很快也把车开到了饭店门口,她上了车刚要告诉司机夜总会的名字,路征不期然地走到她的车旁,俯下半个身子吩咐司机:“送你们炎总回家。”

    炎凉这才转过头去看他。

    路征拨了拨她额前的头发,轻声说:“我跟他们说了,放你先回家。我继续陪他们喝下一场。”

    “……”

    “睡前记得喝杯蜂蜜水散散酒气。”

    路征说完就重新站直了替她关上车门。司机见炎凉没别的吩咐,沉默的发动车子。炎凉手臂搁在窗棱上,额头则枕在手臂上,连司机都以为她是睡着了,却不料车厢内突然就响起了她幽幽的声音:“去市医院。”

    司机还以为听错,回头一看炎凉已经坐直了身体,眯着一双醉眼确认道:“送我去市医院。”

    说着便降下车窗,任夜风灌进。

    车子驶进医院大门时炎凉的酒气已被风吹清了大半,下了车,抬头望天,只见一片星空璀璨。她每晚都来,已经是轻车熟路,很快就来到了重症病房外,直接瘫坐在了墙边的长椅上。

    重症病房的大门她至今还未曾有勇气推开,只是每晚坐在门外,只要没有看见医生因病人突发意外而面色匆匆地赶来,天一亮,她便可以安安心心地离开医院,回公司上班。

    来去的时间都掌握得很好,她不用担心会与李秘书碰到面。

    不免有些值夜的护士上前询问她:“您是哪位病人的家属?”

    她也不回答,起身去吸烟区抽完一支烟再回来,护士早已离开。今天依旧有护士从她一旁走过,估计因为她一身酒气,护士免不了狐疑地打量她一番,炎凉也不与对方目光相触,直接起身离开一会儿,抽支烟再回来。

    不料一回到病房外就听到等着换岗的护士站在那儿聊天:“……听说之前一直在私人医院治疗,这次是突然发病才被就近送到咱们院的。”

    “这就难怪了,他明明有自己的医疗团队,按道理说不需要借用我们公立医院的设施才对。”

    “我问过林主任,林主任说怕现在转院把他的命都转没了,估计要等到病情稳定,才会转回私人医院。”

    “哎,也不知道他活不活得到病情恢复稳定的那一天……”

    炎凉全身的力气被一瞬间抽干了似的,倚着身后的安全门一点一点地跌落在地。

    怕现在转院把他的命都转没了……

    也不知道他活不活得到病情恢复稳定的那一天……

    言犹在耳,渐渐地炎凉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仿佛只是眩晕了一瞬,又仿佛是已经昏睡了数年,炎凉再醒来时,睁开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一片昏暗,一时之间脑子一片迷茫。

    依旧是冲鼻而来的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她试着动了动手指,这才发现自己并不是瘫坐在安全门边冰凉的地面上,而是柔软的病床上。

    炎凉又动了动手指,发现有一股力量正紧握着她的手,才低眸看去。只见一个人坐在床边,趴着睡在那儿。

    就是他,正握着她的手。

    手被握的发麻,炎凉试着抽回手,原本趴在病床边浅眠的路征就这样被惊醒。一双惺忪睡眼在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后对上炎凉的目光——顿时,路征欣喜地站了起来,将她的肩膀紧紧地揽了过去:“你终于醒了……”

    他的拥抱用力到令炎凉顿时感到一丝头晕:“你……”

    “我打电话给你,想确定你有没有安全到家,结果一直不通,最后护士接了电话,说你昏倒在医院走廊里。”

    炎凉试着推了推他,路征才反应过来,放开双臂,小心翼翼地扶着她靠向床头架。

    “你足足睡了两天。”他现在说起来还是心有余悸的样子。

    炎凉没说话,只是头晕。

    “医生诊断上说你是极度缺乏睡眠,神经衰弱。你这段时间到底是怎么过的?而且……你怎么会在医院里昏倒?”

    太多疑问,太多关切,太多担忧,以至于一向思路清晰的路征都有些语无伦次了,最终在看到她毫无血色的脸时,路征才猛地止住声音。

    顿了顿之后,路征习惯性地抚了抚她的额头:“你先休息,我去叫护士进来。”

    路征焦急的脚步声消失在了门外,留她一人呆在昏暗之中,自言自语地说道:“两天……”

    两天了……

    他,还活着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