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80、第 80 章

蓝白色2017-3-7 13:21:55Ctrl+D 收藏本站

    ***

    套房外那个人,无声无息地来,无声无息地去。走廊上的壁灯将那人的脚步拉得越来越纤薄,直到最终走远不见。

    套房内。

    两瓶红酒,还不够炎凉醉的。

    清脆的一声碰杯声后,炎凉仰起头又是一口饮尽,和她一样席地而坐的路征却只是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淬着酒气一般的朦胧目光,一直打量着对面的炎凉:“今天到底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

    炎凉当着他的面晃一晃食指:“秘密。”

    路征也就不追问了,又给她倒上半杯。

    空调温度有些低,炎凉冷得直搓胳膊,但依旧不以为意,路征见状,立即就放下酒杯起身:“我去帮你拿件外衣披着。”

    路征拿了外衣回来,就见她似乎是真的醉了,正趴在茶几上瓮声瓮气地自言自语。雪融一般的纯白色地毯衬得她的眼睛黑得熠熠生辉,他却没能琢磨透她眼中的情绪。

    路征也坐回地毯上,凑近了听才发现她竟然是在哼歌。

    这是第一次听她唱歌,如果这蚊子哼哼似的也算是在唱歌的话。路征不由失笑,正要拍拍她的肩让她大声一点,他的笑容却渐渐地、渐渐地僵住。

    ……

    ……

    想走出你控制的领域

    却走进你安排的战局

    我没有坚强的防备

    也没有后路可以退

    想逃离你布下的陷阱

    却陷入了另一个困境

    我没有决定输蠃的勇气

    也没有逃脱的幸运

    我像是一颗棋

    进退任由你决定

    我不是你眼中唯一将领

    却是不起眼的小兵

    ……

    ……

    歌声逐渐隐去,路征目视着她慢慢闭上眼睛。

    剩下的酒都被路征喝了,却怎么也喝不醉似的,反而越发清醒,脑中回响着的她的歌声也越来越清楚:

    我像是一颗棋子

    来去全不由自己

    —庭前,周程在庭外见到她,诧异的连忙中断了和律师的谈话,快步走向炎凉:“你怎么来了?”

    “看看恶人的下场。”

    炎凉话语间带了嘲笑,周程似乎被她惹怒了,顿时皱起了眉头。徐子青是这个男人拼了命也要护其周全的,炎凉早已习惯,对他的怒气自然视而不见。周程叹了口气,瞥一眼二号庭的入口,向炎凉讨饶了:“你还是别进去了吧,我怕她看见你,情绪会更不稳定。”

    炎凉朝他笑笑,绕过他径直走了。

    不出半个小时,炎凉就在庭上看见了徐子青。其实并不如周程料想的那样,徐子青一路都低着头,压根就没发现她坐在旁听席,何来情绪不稳一说?

    炎凉其实都已经有些认不出被告席上的徐子青了,容貌倒是一点没变,但是眉眼间曾经的那些灵动、傲气已经半分不存。

    徐子青情绪很稳——绝望,只有绝望。

    直到最终宣判的那一刻,徐子青才第一次抬起头来。

    这一次,徐子青哭得声嘶力竭。

    炎凉坐在原位,一动不动,注定要锒铛入狱的徐子青在她对面哭得那样伤心。她此生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姐姐那样的无助,可她一点儿也不开心。

    但也,一点儿都不难过。

    高律师坐在辩护席上,拄着头万分沮丧,许久才起身走向旁听席上的周程:“对不起。”

    周程死咬着唇咬得直接出了血,才成功把目光从被带走的徐子青身上收回,对高律师说:“别这么说,你已经把服刑年限打到最低。”

    “官司输了,我们只得想别的办法了,尽量让徐小姐能成功保外就医。”

    “也只能这样了。”

    周程说话间,一个身影正与他擦身而过。周程一怔,扭头看去——炎凉头也不回地走向出口,不打一声招呼。

    这个女人,就如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旁观者,冷眼审视着命运对徐子青的审判。用决绝的背影告诉所有人,她要告别这一切,开始真正属于她自己的人生。

    ***

    炎凉真的是如同期待新生一般,期待着丽铂的新品发布会。

    作为丽铂这两年在业内最大的动向,发布会吸引了不少关注。炎凉拿着邀请函,作为路征的同伴,一径踏进大厅,就看到正被记者们堵着接受访问的丽铂CEO,蒋彧南。

    感觉到身旁的她慢下了脚步,路征不由得回头看看。

    冥冥之中似有无声的电波在这个空间中溢开,蒋彧南突然抬眸,越过众多记者的包围望向了外围。

    蒋彧南来不及收回目光,已经引得职业敏感性颇高的记者们也一一回望,当即就发现了新目标。

    记者们自然两边都不想放过,在无数话筒、镜头的推搡下,不一会儿炎凉一行人就被拥到了还在回答记者问题的蒋彧南身旁。

    有唤她蒋太太的,有唤她炎小姐的,炎凉只错愕了半秒就笑着周旋开来。

    记者最感兴趣的反而不是发布会了:“炎小姐,丽铂的通稿里没有写邀请了您吧?您这是……”意有所指的目光不由瞥向另一边的路征。

    显然所有人都猜到了七八分,这身份尴尬的炎小姐莫不是拿着丽铂送给明庭集团的邀请帖来的吧?

    炎凉倒是笑容一点不变,只是原本正笑对记者的目光,慢条斯理的移向了被迫和她挤做一堆身旁的这个男人身上:“虽然我们现在正在办离婚,但还是朋友嘛,蒋总,你不至于这么不欢迎我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