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欢半爱

82、网络版终章

蓝白色2017-3-7 13:22:45Ctrl+D 收藏本站

    江世军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

    消息很快传遍业内,丽铂这座属于江世军的帝国轰然倒塌。

    丽铂涉嫌抄袭一事反倒显得没那么受关注了,不过还是有媒体试图就抄袭一事采访炎凉,电话打到公司,发言人暂替炎凉回答:“后天我们会在发布会后的例行记者会上具体回答大家的疑问。现在我唯一能透露的,是我们之前的配方在试验阶段就发现了问题,后天推出市场的将是经过改良之后的产品。丽铂这次出问题,可能是因为商业间谍偷到了我们废弃的配方。”

    两日后。

    J’appelle的发布会比意料中的还要轰动,之前因丽铂的施压而与J’appelle几乎不来往的媒体,也都对这次的发布会进行了全方位的报道。

    炎凉看着这一条条新闻,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定。

    发布会结束后,炎凉依旧忙到深夜,精疲力竭地回到家,此时正是时段新闻时间,她一开电视就看到了江世军的消息。

    电视屏幕播放着记者从公安局切回台里的画面——

    成功取保候审的江世军遭到了媒体的围堵。公安局外,深夜的天空被闪光灯照的发白。

    江世军全程不接受访问,直接由保镖护着躲进车里扬长而去。

    ●的程度。此时此刻,拿着遥控器的炎凉有些不找边际地想,自己视如养父的人,却是杀害自己生父的凶手,这么残忍的真相,教人如何能接受?

    从小生活在仇恨中的他,又要怎么去面对接下来的人生?

    可这想法在她脑中一晃,便被强行驱除了,炎凉逼自己看着新闻画面中那两道越行越远的车尾灯,脑中强制性地一片空白。

    此时此刻的新闻现场,律师与江世军坐在后座,坐在副驾驶座的江世军助理则一直在拨电话,终于欣喜地回头对江世军说:“江总,电话终于通了。”

    江世军迅速坐直身体,从助理手中接过电话。

    对方却迟迟不说话。

    江世军终于咬牙失笑:“不愧是我江世军带大的孩子,做事这么滴水不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

    “……”

    “你怎么确定是我做的?”那边虽终于打破沉默,但语气着实是波澜不兴。

    江世军叹气,自认人生字典中从没有“失败”二字的他,如今也无力回天了似的:“彧南,我一直把你当自己的亲生儿子,没想到背叛我的人,就是我唯一信任的人。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妈妈,可雅颜那时候才病逝多久,宋锦鹏就想另娶,还假惺惺地来请求我的谅解。我宁愿亲手了结掉他,也不能允许他背叛雅颜,我相信你一定能理解我。”

    蒋彧南的笑从鼻尖哼出似的充满鄙夷:“你现在这么假惺惺的乞求我的原谅,不就是因为担心股东们把你赶出丽铂后,丽铂就会落到我手里么?”

    一语中的。

    江世军一时之间无话可说。

    蒋彧南挂断电话。

    ***

    江世军是丽铂的灵魂人物,业内估计他这次若免不了牢狱之灾,怕是丽铂未来五年都将一蹶不振。

    J’appelle的发展却逐渐风生水起,尤其是进入十二月,才上市一个月的药妆子品牌的订单已经源源不绝,销量自然也随之攀升。

    J’appelle靠这一全新的当家产品迅速抢占市场,其中销量前十的专柜基本全是设在全国各地的名庭广场内。之前她与明庭的合作被讽为攀高枝,如今媒体话锋一转,这就变成“强强联合”了。

    炎凉视察完位于明庭的十佳专柜,顺便去了趟附近的明庭总部。路征的办公室外间,秘书坐那儿,见炎凉来了便起陕意。

    “路总忙么?”

    “不忙,您进吧。”

    内间办公室虚掩着门,她叩指敲了敲,就传来路征的声音:“进。”

    炎凉推门进去才发现路征正在开会,吓了一跳赶紧退出来,坐在外头等了一会儿,里间的会议就结束了,其余人鱼贯离开,路征亲自出来领炎凉进来。

    “秘书没说你在开会,没打搅你吧?”

    “是我吩咐她这么说的,无论我在忙什么,她都得说我不忙,否则等你下次再来找我,就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路大少如此自降身份,炎凉不免咬了咬唇。

    路征倒是铁了心要逗她了:“对了,找我是公事还是私事?我个人更倾向于后者。”

    其实炎凉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可临到现场反倒犹豫起来。路征则是一边等着她的回答,一边拨内线叫两杯喝的进来,这时忽听炎凉说:“帮我订去苏黎世的票吧。”

    “啪——”

    路征手里的听筒掉在了桌上。

    他愣了愣,才慢慢回过身去,怔怔地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中的女人。

    一时之间太多情绪想要抒发,反而是说不出话来了,路征屏了屏呼吸,将一切狂喜妥善的保存,只说:“好。”

    炎凉倒是一把这个决定说出口整个人都轻松了,她起身说:“你忙吧,我就先回去了。”

    ***

    飞苏黎世的机票订在二十号。

    这个时候的这个城市,已经是极寒了。

    路征临行前一晚还打电话来嘱咐:“行李准备好,我到时候去接你。”

    此时的炎凉开着车穿行于夜色之下:“不用了,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结束了我到时候就自己开车去机场。”

    “你可真是大忙人啊,”路征打趣,“到时候可别在苏黎世玩到一半,你又要赶着回来工作。”

    “放心,不会的。”

    是的,不会了,这一晚已足够她向这一切的一切做一个彻底的告别。

    她的车停在了当年徐晋夫长期卧病的医院。下了车,仰头看着极目处的夜空。漫漫长夜,似乎有微小如蚂蚁的导航灯在那里闪烁——那会是纽约飞来的航班么?

    ∩她手里的这些文件……

    “你早就知道梁瑞强的太太曾是蒋总的下属,我之前一直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不顺着这条线索往下查。后来我终于想通了,你已经习惯恨一个人,你根本不想再有什么改变,因为改变就意味着要把原来的伤口翻出来再痛一遍。可你怎么就没有想过,他可能比你更痛?”

    李秘书条理分明却如利刃般的声音刮着炎凉耳膜的声音,她却置若罔闻似的,只是一直低着头翻看文件。直到翻阅到最后一页,炎凉终于无力地垂下手,白纸黑字的真相再度散落在地,卷起她不能自已的呼吸。

    “我知道蒋总在市立医院的那段时间你每晚都会去,我几乎每一天都在猜,你到底什么时候会推门进去看他一眼。可是直到他转院,你都没有做到。”

    原本正低着头看那一地散落的文件的炎凉,忽的抬头,诧异地瞪他。

    “这没什么好意外的,护士都见你好几次了,我自然能收到风声。我原本以为你还是在乎他的,不然蒋总透过侦讯社泄露给你的录音里,分明也有蒋总的声音,你却让人把蒋总的声音剪掉了,这么做,不就是为了保住蒋总的名誉?”

    炎凉心里一抽。

    偏偏这时候她又低下了头去,令人窥伺不了眼中深藏的某些东西。

    李秘书原本愤怒的声音也渐渐无力下去:“可惜,是我错看你了。不过我真要夸你一句,你对他可真够狠的,你对你自己也真够狠的。我答应过蒋总不会把实情告诉你。不过这一次他也管不了我了,因为这一次他八成是要死在手术台上了。我这么说,你满意了吧?”

    ***

    这是再迅速运转的脑子一时都无法接受的事实。

    这个女人被抽离了一般,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李秘书幽幽地丢下一张名片:“或许他下葬的那一天,你可以来检阅一下你的胜利果实。”

    那是一家私人医院的名片,炎凉光是拾起它,手指已经颤抖地不受控制。原来她最害怕的,不是推翻自己之前一切的恨,而是伴随着李秘书的话,她猛然想起一个月前,在丽铂发布会外的电梯间,那个完全看不见希望的吻,以及那一句“再见”……

    炎凉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他……

    真的是在向她道别。

    永别……

    ***

    李秘书留下她一人,朝着原路走了。

    但他的脚步有些缓慢,仿佛还在等待着什么。终于,他等到了身后狂奔而来的脚步声——

    炎凉猛地擦撞过他的肩膀,越过他转眼跑得无影无踪。她的急切,通过衣角带起的风,一丝不漏地传递给了停在原地目送她消失的李秘书。

    心里一颗大石终于落了地。仿佛经历一场战役,李秘书稍一侧身便靠向墙壁,仰起头大呼一口气。他摸出兜里的手机,查看和炎凉对持时进的一则短信。

    只有短短五个字,但一切欣喜一切曙光,都蕴藏在这里:“手术很成功。”

    ***

    候机室里,眼看就要登机,电话却一直不通,路征一边继续打电话一边来来回回焦急地踱着步。

    姑妈见他如热锅上的蚂蚁,也在旁干着急:“电话还是不通?”

    路征回视一眼姑妈,正无奈地摇头,电话竟然通了。路征那个紧绷的神经终于一松:“你跑哪儿去了?就快……”

    “路征。”

    她的声音仿佛在风里,那样动荡。

    却又那样坚定。

    前所未有的坚定。

    “对不起……”她对他说。

    那一瞬间,路征的目光被迫定格。窗外的景色宽阔到几乎没有边际,飞机起起落落,哪一架,伴随着她的声音,在他耳边呼啸而过——

    ***

    不知是飞往哪里的航班陡然划破了长空,入冬后的第一缕阳光就这样自天际洒下,普照大地。亦照在一辆正飞驰着远离机场的车身上。

    车里的女人面无表情地开着车。

    她的声音却不如她的表情镇定:“我得回到他身边。”

    光是想到接下来要说的四个字,炎凉心里就是一番绞痛,可她终究还是凄茫地对着手机蓝牙说出了口:“不论生死。”

    (网络版正文,end……)

评论列表: